專論

全球總體經濟趨勢評析 (今日合庫)
李長泰

2016/03/20

本文刊登於今日合庫,第495期

全球經濟缺乏關鍵成長動能

揮別2015年之後,各界都期待2016年全球經濟能夠擺脫沉悶卻又充滿不確定性的氛圍。舉例來說,國際原油價格在經歷一整年的下跌趨勢後,隨著全球景氣逐漸復甦,油價應有機會出現反彈,若是差一些,即便油價觸底之後呈現走平,也可望去除過去因油價大幅下跌所形成的價格破壞效果。另一方面,美國聯準會(Federal Reserve System, Fed)201512月中的升息動作,也傳達出美國經濟確實已經走在穩健復甦軌道上的訊息。

不過,進入2016年後情況似乎出現轉變,尤其觀察近期景氣走勢,油價及全球股市下跌,使國際經濟進入2016年便瀰漫保守的氣氛,主要機構也下修對2016年全球經濟成長預測。其中美國升息後,經濟表現能否持續穩定,加上中國與東協等新興經濟體持續降溫,以及中東地區政治紛擾等不確定因素,都為未來國際經濟投下新變數。

若針對2016年一月更新之國際主要機構對經濟預測結果來觀察,共有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環球透視(Global Insight, GI)、經濟學人(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世界銀行(World Bank, WB)四家機構進行預測更新,如表1所示,IMFGIWB不約而同地調降2016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幅度約為0.10.4個百分點,三家預測機構也同時調降2016年世界貿易成長率,降幅為0.71.1個百分點。而調降的主要原因,由主要國家的預測結果切入,IMFWB皆調降美國2016年經濟成長預測,而中國方面則主要是WB2016年經濟成長率預測下修了0.3個百分點,顯然美國、中國經濟前景不如預期,為這次全球景氣展望趨於保守的主要原因。

1  2015年、2016年各主要預測機構經濟成長率估計與預測

單位:%


註:()內數值為前次預測值。
資料來源:1.IMF:World Economic Outlook Update, January 2016.
2.GI: Global Insight Inc.(20160115).

3.EIU: EIU Country Forecast World February 2016(forecast closing date:20160118); EIU Taiwan Country Report January      2015(20151208).
4.WB: Global Economic Prospects January 2016.

回顧過去歷史,20082009年金融海嘯以來,雖然仍有偶發事件對全球景氣造成壓力,但也存在關鍵因素支撐經濟成長動能,如中國經濟加速帶來大量需求,連帶拉抬周邊新興國家經濟榮景;手持行動裝置推陳出新,刺激全球電子業軟硬體廠商持續成長等。如今智慧型手機已是相當成熟的產品,中國在經濟調控的政策之下高速成長也難再現,在下一個明星產業尚未出現之際,美國又無法憑一己之力拉抬全球景氣的情況下,未來全球經濟將不易出現明顯復甦的趨勢。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比較2016年與2015年的經濟表現,各家預測結果顯示2016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僅約較2015年增加0.20.5個百分點,2012年至2016年全球經濟成長都在3%上下,呼應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2015IMF/WB年會中強調全球低成長狀態將比預期更久,全球經濟「新平庸」的狀態恐將持續。

主要國家仍以美國領頭

展望主要國家經濟動向,2015年美國以內需為經濟成長主要動能,就目前趨勢來看,相同成長結構可望延續至2016年。其中,持續穩定復甦的就業市場,以及勞工薪資成長,不僅維繫2015年美國消費成長,在2016年將有機會進一步推升民間消費。尤其在勞動與薪資方面,根據Fed201512月發布的褐皮書報告中以「基本上為穩定至成長」來描述薪資成長,也呼應Fed主席葉倫於12月的演說內容,相信美國經濟成長足以達成就業市場好轉和通膨回升。值得注意的是,如今Fed正式於20151216日啟動升息機制,正式結束自200812月以來將利率維持在接近零利率的水準,這樣的動作也可解讀為美國當前經濟已能在較正常或更緊縮貨幣政策之下穩步成長,意味著美國將逐步揮別因應金融危機而採行的史無前例寬鬆貨幣政策。

歐元區方面雖然經濟成長在2014年由負轉正,並且在2015年持續向上,2016年也可望維持復甦態勢,但在復甦力道方面將較為趨緩。於此情況下,加以通縮問題持續困擾歐元區,歐洲央行(ECB)已於2015年底擴大量化寬鬆規模,希望藉此推升歐元區經濟成長,並解決通縮問題。不過,由於美國已確定啟動升息機制,且國際油價在供過於求的情況不易反彈,加上歐元區失業情況仍然嚴峻,解決結構性失業問題曠日廢時,ECB此舉能否讓歐元區脫離通縮陰影仍有待時間證明,再加上撙節計畫仍對歐元區國家財政支出產生抑制作用,因此,整體而言歐元區不論在財政或貨幣政策方面,均不易為經濟成長帶來太多助力。

而在日本方面,雖然2015年第三季實質GDP成長率表現為創下近期新高的1.7%,但進入第四季後似乎也面臨成長動能減弱的困境。就數據來看,2015年第四季整體經濟成長率降至0.5%,其中內需方面,民間消費衰退1.1%、固定資本形成成長率由第三季的2.1%降至1.9%201512月消費者物價成長率為0.2%,較11月下降0.1個百分點,不含生鮮食品的核心消費者物價仍僅上升0.1%

事實上,日本經濟成長的最大關鍵,乃在於國內薪資是否能如政策規劃一般,隨著景氣轉佳而成長。尤其過去這段時間中,日本企業確實因安倍經濟學的推行而獲益,根據日本財務省「法人企業統計調查」結果顯示(如表2),企業經濟利益在2014年第一季至2015年第四季這段期間中,僅大型企業(資本額規模)10億日圓以上於2015年第三季以及小型企業(資本額規模1千萬~1億日圓)2015年第一季出現衰退,其餘時點不論大型企業、小型企業、或企業整體,其經常利益均為正成長表現,但即便如此,企業加薪意願仍然低落,以至於薪資上漲幅度趕不上國內物價上升速度,實質薪資在同期間持續衰退。

2 近兩年日本企業經常利益成長率與實質薪資指數

註:1. 實質薪資指數依實質現金給與總額計算。
        2. 2015Q4實質薪資指數資料以10月至12月指數平均計算。
資料來源:日本財務省,「法人企業統計調查」,201512月;日本厚生勞働省,「每月勤勞統計調查」,201512月。

2015年全年日本實際薪資也下滑,也暗示市場擔心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對企業施加的加薪壓力並不足以提升大部分員工的薪資水準。對此,日本各企業和工會已準備在2016年春季進行薪資協商,不過有關中國經濟成長下滑,及金融市場動盪的憂慮可能讓企業在加薪方面表現更為謹慎,對日本內需成長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為因應日本經濟情勢內外交迫,日本央行在20161月底宣布實施負利率,將商業銀行未來存放央行的超額準備金利率,由原先的 0.1% 調降至 -0.1%,之後更宣示央行寬鬆措施「無上限」,不排除將擴大實施負利率,或提出其他寬鬆工具,此舉更顯示日本官方對於2016年經濟前景充滿憂心。

中國經濟走緩影響東協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和中國社會科學院所發布的2016年中國經濟預測報告,人民銀行認為2016年中國經濟成長率預期為6.8%;而社科院則預計2016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將在6.6%6.8%之間。此外,人民銀行對2016年全年 CPI漲幅預測為1.7%,相較於2015年增加0.2個百分點;社科院也稱2016年中國 CPI 將維持小幅上漲,通貨緊縮壓力將持續。另一方面,呼應兩份報告同時指出在煤炭、鋼鐵、建材等產業產能過剩問題對經濟形成向下壓力,根據中國統計局統計,2015年實質固定投資成長率為12.0%,較2014年減少2.9個百分點;跌跌不休的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則反映傳統產業產能過剩依舊未解,2015年衰退幅度達5.2%,且2016年上半年製造業投資成長率可能持續放緩,201512月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為49.7,雖較上月增加0.1,但連續第5個月低於50之下,顯示多數企業對未來經濟仍不樂觀。

雖然中國整體經濟走緩不過近年來中國官方致力於經濟結構改革的效果也可望逐步顯現。由內需消費作為經濟成長的主要動能,搭配放寬一胎化政策,並持續推動城鎮化,縮小城鄉差距,持續調漲最低工資,以及就業機會增加,都將有助於促進消費成長,讓中國經濟持續朝軟著陸方向邁進。而2015年中國大陸經濟成長降至6.9%,創下25年以來的新低水準。由於不動產銷售降溫,加上官方持續推動結構改革,使得消費及投資成長率雙雙減緩,又外貿在國際情勢不佳及能源價格干擾下,進出口表現同樣不及2014年,不過從改革成效來看,服務業比重持續提升,高技術製造業成長幅度高於平均等結果,皆符合官方的預期目標。

中國經濟持續降溫,對鄰近的東協國家而言自然會帶來負面衝擊,尤其就短期而言,中國仍是東協主要出口地區,考量中國經濟仍會持續降溫下,將對短期出口及經濟成長造成壓力。不過,東協國家於2015年年底成立東協經濟共同體(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AEC),就中長期而言,隨著投資環境的開放,將吸引外資前往投資,也有利東協國家經濟成長。展望未來,儘管企業對前景看法有所回升,但力道並不強勁,以東協各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為例,201512月印尼、馬來西亞、越南及新加坡PMI分別為47.848.051.349.5,雖分別皆較上月增0.91.01.90.3個百分點,但仍是普遍低於50的景氣榮枯點之下,其中印尼、馬來西亞及新加坡分別連續第1596個月低於50之下。

油價續跌拖累景氣復甦

2015年國際油價較2014年暴跌3成,自2013年後僅兩年便下跌至接近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的低點,面對此一情況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仍不願減產,令供給過剩情況持續惡化。此外根據市場報導,即將投入石油市場供給的伊朗,生產一桶原油只需花1美元,低廉的成本將對崩跌的油價雪上加霜。而低迷的油價將使美國、英國等石油商承受龐大壓力,尤其頁岩油產油成本高達40~80美元,過低的油價可能讓廠商退出市場,對經濟成長與勞動市場帶來負面影響。同時,低油價也讓傳統產油國面臨龐大財政壓力,以沙烏地阿拉伯為例,2015年財政赤字高達980億美元,迫使政府推出一系列削減開支措施,使傳統產油國2016年的經濟前景蒙上不小陰影。

 1 國際原油價格走勢(週均價)

單位:美元/每桶

資料來源:新情報贏家資料庫,至20162月第三週。

雖然近期國際油價仍出現破底走勢,但向下空間實屬有限,不過,就整體情勢而言,在全球石油嚴重供應過剩之際,OPEC201512月的會議中討論是否減產,雖然伊朗、委內瑞拉等鷹派成員國要求OPEC減產,拉抬國際油價,但俄羅斯11月原油產量又處於蘇聯垮台以來的歷史高峰,導致會議後不但沒有達成減產協議,而且還放棄官方的原油日產量上限目標。因此,未來在全球景氣仍無法出現強勁復甦,同時全球原油供給因伊朗解禁,及OPEC、美國、俄羅斯等國家均不願輕易減產影響下,國際油價將面臨不論是供給或需求面都不利於油價上漲的環境,對部分產油國家經濟表現的負面影響恐將持續。

另一方面,面對低油價對國內財政產生的衝擊,先前表明不願減產的產油大國沙烏地阿拉伯態度也逐漸改變,在2016216日與俄羅斯、卡達與委內瑞拉在杜哈會談,決議將石油產量凍結在1月水準,不過協議內容為「凍產」而非「減產」,也讓市場對油價後勢難以樂觀。尤其這份協議並沒有美國及伊朗的參與,而過去這段時間國際油價在供給的最大衝擊即源自此兩地,其中伊朗更是急於恢復禁運前的產油水準,因此,短期之內油價仍不易見到大幅度的反彈,以近期國際油價走勢為例,20162月第三週布蘭特、西德州、杜拜等原油現貨價軍仍處於今年低檔,顯示市場對這次協議能為油價帶來多大效果依舊缺乏信心。

金融動盪推升不確定性

除國際油價將持續成為影響世界經濟的重要因素之外,全球金融局勢所扮演的角色也不容忽視。就過去經驗而言,美國作為全球經濟龍頭,世界各國利率政策往往以美國為重要依據,過去美國宣布升息,全球多數國家也都跟進,就歷史資料來看,在美國最近3次升息循環中,升息前的6~9個月美元平均升值近9%,但升息啟動後的6個月內美元平均貶值約6%,也就是說升息循環啟動之時往往意味美元匯價高點已到。不過,2015年美國升息的國際環境與過去大不相同,就目前主要國家貨幣政策及經濟表現趨勢觀察,歐元區、中國、日本相對而言均缺乏升息的條件與空間,因此,這次美國升息對美元匯率帶來的效果,在主要國家兩極化的貨幣政策環境下,可能不會依循過去歷史資料所呈現走勢,使得美國升息對全球經濟帶來的效果更加難以預測。

此外,全球股市在2016年首月表現同樣讓人感到不安,主要市場道瓊工業指數、法蘭克福指數、上海綜合指數、日經指數在1月表現分別為-3.98%-4.72%-16.95%-5.05%(如圖2),這樣的情形出現在歐洲央行、日本央行均實行負利率的狀況下格外敏感,顯示即便央行宣示以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的決心,仍抵擋不了投資人對經濟前景的擔憂,認為主要央行恐怕無力阻擋全球經濟陷入衰退。如此動盪的金融局勢不僅牽動國際主要貨幣出現大幅震盪,連Fed主席葉倫也在國會證詞中表示金融市場動盪也可能會衝擊美國經濟前景與就業市場,影響未來美國升息步調。

2 20161月主要國家股價指數走勢

註:以各指數201614日之收盤價為基準(100)計算。
資料來源:台灣證券交易所。

台灣經濟表現趨於保守

最後在台灣方面,全球經濟雖可望持續緩慢復甦,但就近日國際預測機構如世界銀行、環球透視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所公布之更新數據觀察,整體國際情勢偏向保守,全球貿易成長也同步下調。在全球貿易展望不如原先預期的情況下,不利於國內商品出口及民間消費表現,因此,根據台經院最新預測,2016年國內實質GDP成長率為1.57%,較前次預測下修0.27個百分點[1]

GDP構成方面,內需的部分面對國際經濟表現不如原先預期以及油價下滑,對我國貿易表現帶來負面影響,加上人民幣匯率雙雙走弱造成中國股市大跌,影響全球股市動盪,均對我國消費者信心造成衝擊,此外,國際景氣不佳導致終端需求減緩,影響民間投資意願,因此預估2016年國內民間消費成長率為2.42%,較11月預測減少0.37個百分點;民間投資成長率為2.98%,較前次預測減少1.0個百分點;固定資本形成成長率為3.15%,較前次預測減少0.67個百分點。

在貿易方面,由於美、歐、中經濟情勢展望均較前次保守,不僅影響全球貿易成長,也影響我國輸出表現;輸入方面,全球景氣走緩,出口表現不佳,原油價格持續下探,民間投資意願縮減,均影響我國進口表現。因此,預估2016年輸出與輸入成長率分別為2.02%2.62%,較前次預測值下修0.700.46個百分點。在物價方面,國際油價下跌時間拉長,基期效果須至2016年年底才可望解除,同時國內經濟展望下修,使物價上漲不易,惟央行貨幣政策相對寬鬆,利率下跌與匯率走貶可望對物價形成推升動能,預期2016CPI成長率為0.71%,較前次預測數據下修0.43百分點

3 台灣經濟研究院2016年經濟預測

單位:%

資料來源:台灣經濟研究院,2016/01/25

[1] 前次預測時點:2015/11/25;最新預測時點:2016/01/25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