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TPP、RCEP、FTAAP發展新趨勢及影響 (產業雜誌)
吳福成

2016/09/01

本文刊登於產業雜誌,第558期,「三巨型化FTA發展新趨勢」

一、前言

2016年是亞太地區經濟整合最關鍵的一年。首先是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於今年2月在紐西蘭正式簽署,第二是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力爭在今年底前完成談判,第三是今年11月在秘魯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APEC〉領袖會議,將討論實現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的路徑圖。上述TPPRCEPFTAAP發展新趨勢,似乎宣告著亞太巨型化自由貿易協定〈Mega FTA〉時代來臨!

TPP是美國推進「亞太再平衡」戰略的一環,創始12成員國將建構區域內全面的、高標準的、面向21世紀的自由貿易新秩序,堪稱自二次大戰以來亞太地區最具野心的FTA。(注1) RCEP是東亞區域16國深化經濟整合,並兼顧各成員國不同發展程度,屬於具有「東亞特色」的巨型化FTA。而FTAAP原為APEC 2020年茂物目標〈Bogor Goals期限後的發展方向,美國希望它是TPP的擴大版,且應在APEC之外來推動,中國大陸則堅持達致FTAAP的路徑包括RCEP,並應在APEC茂物目標期限之前進行談判。

面對亞太巨型化 FTA時代來臨,蔡英文總統稍早前在總統府接見全國工業總會全體理監事時曾表示,「加入TPPRCEP是她努力的方向,一方面會透過各種管道,爭取現有成員國的支持,一方面也會作好國內體制調整的準備。」因此本文認為,有鑒於TPPRCEP都是APEC實現FTAAP的路徑選擇,所以事先掌握TPPRCEPFTAAP的發展新趨勢,相對地有其必要性和迫切性。

 

二、TPP逆風而行

TPP協定雖已簽署,仍待各成員國完成國內批准程序後,才能正式生效實施。儘管歐巴馬總統希望把TPP生效實施作為他任內的「政治遺產」,但目前美國「反TPP」風潮當道,參選下屆總統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和共和黨候選人川普都反對TPP,因此今年11月到20171月美國的「跛腳鴨國會」要批准T PP將有其困難。另外,日本國會也已延滯批准TPP審議,並將於今年秋季國會臨時會再審,但因農民反對聲浪大,屆時能否過關仍難預料。由於美日兩國的經濟規模在TPP數一數二,若無法完成TPP批准程序,將直接影響TPP的生效實施,更遑論要展開第二輪新成員國談判。

〈一〉TPP主要內容和特色

綜觀TPP協定內容,英文版本共計6000多頁,橫跨21個領域共30章,除傳統議題的貨品貿易、原產地原則、服務貿易、投資等領域的障礙撤除外,還涉及非傳統議題的國有企業和指定獨占、電子商務、電信、勞工、環境、能力建構、中小企業、反貪腐合作、競爭力與商務便捷化、監督一致性等領域的高標準規範。(注2) 另外,有鑒於WTO架構下與貿易有關的智慧財產權協定〈TRIPS〉對智財權保護程度偏低,以及政府採購協定〈GPA〉並不具強制約束力,TPP也特別拉高標準,予以嚴加規範。

進一步研析,TPP協定內容只是把美國與澳洲、新加坡、韓國各已簽署的雙邊FTA和投資協定擴大到12個國家而已。美國宣稱TPP將為下世代全球貿易樹立新標準,其顯著特徵就是對邊境內貿易規則的廣泛關注。(注3) 因為傳統的貿易談判關注的是邊境措施〈border measures〉,如關稅和非關稅障礙、市場准入等,而TPP則把談判重點從邊境措施向邊境內措施〈behind-the-border measures〉延伸,並試圖規制各成員國的邊境內體制和政策措施。這已呈現貿易規則改革的未來方向,也預告世界經濟進入從邊境措施向邊境內體制開放的新階段。(注4)

最近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提出的政策研究,曾評估TPP如何塑造亞太雙邊和區域FTA的可能性,並作為新多邊貿易措施先例。PIIE指稱,TPP在創新議題的規範將有助WTO未來談判,特別是在全球供應鏈時代有許多新挑戰,諸如在投資、數位貿易、國有企業、環境等議題,TPP都可加強和擴大WTO議程,並作為未來談判努力方向。倘若TPP能激發新的複邊談判並作為未來WTO談判基礎,則可能對全球經貿體制產生積極而深遠的影響。(注5)

〈二〉TPP第二輪談判前景

TPP還標榜是「與時俱進的協定」〈living agreement〉,可隨著經濟成長、成員國擬共同催生的構想等需求而發展與進化,以及保留新成員國加入的可能性。(注6) 正因為TPP具有這種「開放加入」〈Open accession〉特點,也為有興趣加入國家和個別關稅區預留有利空間。TPP協定序言開宗明義指出,將通過鼓勵其他國家或個別關稅區加入,擴大夥伴關係範圍,並進一步加強區域經濟整合,為FTAAP奠定基礎。而根據協定第30章第30.4條,將開放給APEC成員中任何國家或個別關稅區,以及各締約方同意的其他國家或個別關稅區加入TPP(注7)

但在TPP生效實施後展開新一輪新成員國談判之前,TPP將會成立由創始成員國部長級高官組成的「TPP委員會」,負責審核新成員國加入事宜。(注8) 但任何國家或個別關稅區想加入TPP,都必須要與現有12個成員國進行單獨談判,並須獲得一致同意。目前已有韓國、台灣、泰國、菲律賓、印尼等表態要參加TPP第二輪新成員國談判。另外,中國大陸正在緊密關注TPP,將根據國內改革進展,適時選擇加入。(注9) 印度也表示將從長遠視野注意TPP發展,並考慮參加。東協的寮國則正在研究加入TPP課題。但美國貿易代表弗羅曼〈 Michael Froman 〉透露,迄今共有13個國家和地區正在探討加入TPP(注10)

不過,TPP展開新一輪新成員國談判的大前提,必須是TPP已生效實施。根據TPP30.5條規定,自協定簽署之日起2年期限內,創始成員國未能全部完成批准程序時,則本協定應在該期限滿屆之後,至少要有6個創始成員國已完成批准程序之日起60天生效,上述6個創始成員國在2013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合計至少應占TPP全體的85%(注11) 由於美國〈約占60%〉和日本〈約占18%〉的國會都還沒通過TPP批准程序,也導致TPP的生效實施前景籠罩著悲觀氛圍。

儘管如此,批准TPP案應還未到絕望地歨。美國共和黨的競選綱領雖明白反對TPP,但這也是川普的選戰策略,藉由反對TPP來攻擊希拉蕊。但反對自由貿易與共和黨主流觀點完全背道而馳,何況川普從未表現出「一貫的」政治理念,他那強烈的新孤立主義氣息,充其量是一種隨時可根據政治氣氛而發生變化的民粹主義。(注12) 若川普真的當選總統,是否仍堅持反對TPP到底,尚待觀察。

相對地,民主黨的競選綱領則只強調美國未來的貿易協定必須遵守一些原則,包括談判必須透明、具包容性、提供高質量就業和工人薪資、促進國家安全、可執行的勞工和環境保護標準等,這些原則必須適用於包括TPP的所有貿易協定。(注13) 顯然並未把反對TPP的話說死,還留有轉圜空間。何況希拉蕊長期支持自由貿易,也是歐巴馬「亞太再平衡」戰略的執行者,在選戰期間受到黨內競爭對手桑德斯〈Bernie Sanders〉偏左政策影響,為鞏固廣大勞工選票只好反對TPP。若她當選總統,不排除會對「反TPP」陣營採取懷柔政策,並藉由擴大對失業者救濟的貿易調整援助計劃〈TAA〉,最終促成TPP生效成立。(注14)

至於日本,因農民團體持續反對TPP,恐會影響今年秋季召開國會臨時會批准TPP的審議,但從過去在各界強烈反對新安保法案下,安倍首相憑藉堅定的政治意志操作,最後法案也被強行過關了,所以未來要通過TPP批准案並非完全無望。稍早日本已派遣代表團赴美國遊說,爭取把TPP批准案視為歐巴馬總統任期屆滿前美國國會的最優先審議法案,安倍新內閣甚至還指望由日本率先批准TPP,以發揮「leadership」作用,如此一來激發各國批准TPP的機會也就很高了。(注15)

 

三、RCEP曲直向前

RCEP係由東協10國所發起,邀請與東協已簽署雙邊FTA的中國大陸、日本、韓國、印度、澳洲和紐西蘭等國共同參加,又稱10+6,已於2013年啟動談判。RCEP16個成員國人口約占全球總人口50%GDP總值、貿易總額和吸引外資總額均接近全球的三分之一,是當前亞洲地區規模最大的FTARCEP的目標在消除區域內部貿易障礙、創造和完善自由的投資環境、擴大服務貿易,自由化程度將高於目前與其他6個成員國已經簽署的雙邊FTA

但歷經5年複雜談判,RCEP仍在曲直向前。雖然目前RCEP談判在主要的經貿議題已有明顯進展,但因外部干擾因素不少,在TPP各成員國尚未完成國內批准程序之際,美日兩國自然不願看到中國大陸具有影響力的RCEP提前完成談判,加上地緣政治不穩定,中日關係緊張、南海問題惡化,也相當程度影響RCEP完成談判的氣氛。不過,因全球經濟環境不佳,RCEP較多成員國都傾向儘快完成談判,以獲取區域整合的經濟效益,因此中國大陸方面樂觀預期,2016RCEP應可完成談判。(注16)

〈一〉RCEP的發展脈絡
RCEP是東亞經濟合作發展歷史的一個重要轉折。最先是在亞洲金融風暴後,中日韓三國成立了10+3合作機制,又稱「東亞自由貿易協定」。隨後,日本為與中國大陸爭奪東亞經濟合作領導權,就提出吸納印度、紐澳等三國擴大成立10+6構想,又稱「東亞經濟夥伴關係協定」。2011年東協領袖高峰會更進一步邀請已與東協簽署雙邊FTA的夥伴國共同推動建立RCEP的程序。(注17) 換句話說,RCEP是整合中國大陸-東協FTA、日本-東協FTA、韓國-東協FTA、印度-東協FTA和紐澳-東協FTA等五個10+1的巨型化FTA

CEP原本計劃在2015年底達成談判,但各成員國對是否採取統一關稅仍然意見不一,開發中國家對加快市場自由化的態度也頗為消極,達成RCEP談判的既定目標早已錯過。為此,今年3月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博鰲亞洲論壇的主旨演講中特別提醒,應力爭在2016年完成RCEP談判。而這也是各國領導人在201511月東亞峰會上發表的「RCEP領導人聯合聲明」中所提出的要求。(注18)

很明顯的,RCEP談判進程嚴重落後,加上今年2TPP簽署協定文件,已給RCEP談判帶來很大壓力,特別是對中國大陸,更考慮加強與東協的聯繫,以加速談判進程,防止被邊緣化。(注19) 至於RCEP各成員國也都有基本體認,必須加把勁推動談判進程,因此相繼於今年6月在紐西蘭、8月在寮國和越南、10月在中國大陸進行了密集談判,其背後展現的是各成員的一致心願:儘早完成談判。(注20)

〈二〉RCEP力求年內達成談判

RCEP談判最大挑戰是各成員國間存在經濟發展的巨大落差,例如人均GDP值最高的國家〈如澳洲和新加坡〉和最低的國家〈如柬埔寨和緬甸〉相差即有3060倍,也因此很難有一套政策適合所有成員國。(注21)而領導力問題也導致RCEP談判進展緩慢,因與TPP談判由美國強力主導不同,東協作為RCEP的主要推動平台,本身的整合程度還不夠,每一成員國都有自己的談判保留清單,頗有一種「小馬拉大車」的感覺。(注22)

尤其在RCEP歷次談判過程,印度始終要求其他成員國必須提高服務業和投資自由化程度,且堅持專業人士自由跨境移動的簽證待遇,(注23) 並以之作為談判統一關稅時的喊價籌碼,這也間接阻礙談判進程。最近在寮國舉行的RCEP部長會議為例,印度考慮本身對RCEP成員國的貿易逆差問題,對大幅調降關稅持審慎立場,又重申上述要求,由於其他國家無法同意印度的要求,遂導致RCEP部長會議無法達成共識。

據悉,這次寮國RCEP部長會議因成員國對全面自由化立場壁壘分明,已為今年底前完成RCEP談判蒙上陰霾。(注24) 日本經濟產業大臣世耕宏成也坦承,日本對RCEP區域的出口占整體出口超過40%,高於對TPP國家的約30%,也希望RCEP加快腳步談判,但又強調贏得高度自由開放市場,比儘快達成談判更重要。(注25) 中國商務部長高虎城則完全支持RCEP談判立場,並提出四項積極性建議,包括力爭早日結束RCEP談判、照顧不同成員的關切、整體平衡推進談判、支持東協引領談判等。(注26) 另外,印尼方面曾透露,該國早已和其他東協國家貿易部長就推進RCEP2016年底前簽署的路線圖達成共識。(注27)

較為樂觀的訊息是,剛在越南結束的RCEP14輪談判已進入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智慧財產權、規則、經濟技術合作等領域出價要價的關鍵階段,至於尚未達共識的部份議題也決定移至在10月在中國大陸舉行的第15輪談判繼續努力解決,各國均同意儘快完成談判。由此推斷,RCEP力爭在今年底前達成談判,並發布建立RCEP的路線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四、實現FTAAP兩條路線之爭

前瞻亞太經濟合作的發展方向,建立FTAAP已成為主流趨勢。由於中國大陸主張依托APEC架構,在2020APEC茂物目標期限前能進行FTAAP談判,並為後茂物目標設定工作方向。但美方則堅持在APEC之外,以TPP高標準貿易規則作為推動FTAAP的基礎,此舉顯然已對撞中方的FTAAP戰略,並衍生爭奪FTAAP主導權的兩條路線之爭。

事實上,2006年在越南河內召開的APEC領袖會議,美國曾積極倡議建立FTAAP,並納入年度領袖宣言內,如今卻一反過去立場,要在APEC之外推動建立FTAAP,主要原因應與美國不滿意APEC的非拘束原則,以及經濟整合進展緩慢有關。儘管目前美中兩國正在APEC架構下聯合進行「實現FTAAP相關議題之集體策略性研究」,(注28) 但將來達致FTAAP的可能路徑究竟是TPP還是RCEP,以及是在APEC架構下或之外推動,都必須等到今年11月在秘魯舉行的APEC領袖會議才能見分曉。

〈一〉FTAAPAPEC的長期目標

回顧2014年中國大陸主辦APEC北京年會暨領袖會議,在所發布的領袖宣言附件A:「APEC貢獻於實現FTAAP之北京路徑圖」,其中最重要一項內容即為展開實現FTAAP相關議題的集體策略性研究。同一附件還強調FTAAP的五大目標,包括支持多邊貿易體系、必須具備全面性和高品質、搭配茂物目標進展、實現於APEC場域之外、努力縮小與TPPRCEP等現有區域經濟整合機制的負面影響。(注29)

從此之後,亞太經濟整合遂由原先的TPPRCEP博奕格局,出現了FTAAP的第三條道路,而FTAAP無疑地已經被貼上了「中國」標籤。(注30) 中國大陸推動FTAAP兼具有重要的經濟意義和戰略意義,前者在緩解亞太區域內FTA的碎片化,打造系統的國際生產網絡,加強成員國之間互聯互通,提高區域貿易份額,並提升中國大陸在亞太地區的經濟地位;後者的意義可能遠超過前者,因為在APEC架構下推動亞太經貿合作,可以弱化美國主導TPP談判的影響力,提升中國大陸在亞太地區的話語權,並增加與美國博奕的法碼。(注31)

〈二〉FTAAP的實現道路
2015年在菲律賓馬尼拉召開的APEC年會,正式成立了「實現FTAAP相關議題之集體策略性研究」任務小組,負責撰寫研究報告各章節,預計將提報今年11秘魯APEC領袖會議採認。而在APEC馬尼拉領袖宣言中,領袖們已注意到近期本地區FTA的發展和FTAAP可能路徑取得的進展,包括TPP談判達成基本協議,也鼓勵早日完成RCEP談判。(注32) 由此可推論,未來的FTAAP只可能存在三種方式,第一是TPP不斷吸收來自APEC經濟體的新成員而逐漸發展成為FTAAP,第二是RCEP不斷擴大規模發展成為FTAAP,第三則是TPPRCEP融合而成為FTAAP(注33)
 

 

但美國始終認為APEC只是FTAAP的孵蛋器〈incubator〉,加上APEC不具拘束力,所以在「實現FTAAP相關議題之集體策略性研究」的政策建議提出,應在APEC之外進行實現FTAAP的程序,也因此,美國主張從APECFTAAP移轉將導入拘束力的意味很濃;(注34但中國大陸則認為此一集體策略性研究是在過去10APECFTAAP討論基礎上邁出的重要歨伐,所以需要提出戰略性、方向性的研究成果,才能為APEC2020年完成茂物目標後確立新的整合目標,而實現FTAAP只是選項之一,有必要提前在2020年之前進行FTAAP談判,APEC也應制定啟動談判前的指導原則。(注35)

 

顯而易見,中美兩國在推動FTAAP路線上的分歧,必將影響未來建立FTAAP的走向。中國大陸仍會繼續在APEC架構下推進FTAAP,力求能為2020年茂物目標設定新的發展目標,並包容開發中經濟體和已開發經濟體之間的發展差異性。但美國仍將力促在APEC之外,以TPP的下一世代貿易規則為基礎,推動建立較高品質和自由化程度的FTAAP,甚至也可能納入尚未加入APEC的印度和哥倫比亞等經濟體。至於未來到底會採取何種模式推動實現FTAAP,仍須等待今年11月秘魯APEC領袖會議作出指示。

 

 

五、結語:台灣的對策

總結上述,可以瞭解到亞太經濟整合存在著TPPRCEPTAAP三條發展軌道。TPP協定已簽署,仍須各成員國進行國內批准程序後,才能生效實施;雖然美國「反TPP」風潮大,但總統選舉結束後形勢應會調整過來,也就是說,TPP雖逆風而行,最終仍有可能批准。RCEP談判過程也面臨各種困難,但考慮各成員國發展落差甚大,將來達成的協定可能是一個包容的、基礎性的、不是高水準的協定,畢竟這也是階段性成果。而FTAAP正面臨中美兩國主導權之爭,預期在今年11月秘魯APEC領袖會議將有一番激烈論辯。

 

由於台灣尚未能參加TPPRCEP談判,而實現FTAAP的路徑議題在中美兩國交鋒下,短期間內也很難有具體結論。但不論如何,台灣對於巨型化FTA時代來臨,理應要先認知挑戰來自何處?並未雨綢繆,研擬妥善的因應對策,才能逢凶化吉。因此,本文擬從產業界觀點提出以下幾項建議:

 

〈一〉面對巨型化FTA時代來臨台灣應有新的策略規劃

TPPRCEPFTAAP不只要求傳統的邊境措施持續削減剩餘的關稅,還包括撤除技術性貿易障礙、衛生和植物檢疫、價格管制,以及在金融、電信和專業服務等領域的服務貿易障礙,進而將規則調整範圍朝向邊境內措施延伸,企圖規制成員國的國內體制和政策措施。所以面對巨型化FTA時代來臨,台灣應有新的策略規劃,推動高效的結構改革,提前進行相關法規的融合,才能未雨綢繆,應對巨型化FTA時代的嚴厲挑戰。

 

〈二〉落實兩岸經濟合作才能在RCEP找到出路

蔡英文總統宣稱要加入TPP,也要加入RCEP。行政院負責國際經貿事務的政務委員鄧振中坦承,目前TPP變數仍很多,但要參加RCEP主要是卡在中國大陸問題,須思考如何突破。本文則認為可借鏡韓國經驗,韓國很忠實於國家經濟利益,除與中國大陸簽署中韓FTA,也要加入美國主導的TPP,並靈活利用參加RCEP來提高在TP P的談判籌碼,並發展本身成為中美兩大國之間 FTA樞紐〈hub〉地位。(注36所以台灣也應忠實於本身的經濟利益,先落實兩岸經濟合作相關協議,才能在RCEP找到出路,進而在參加TPP第二輪談判擁有籌碼。

 

〈三〉把握兩岸經濟合作以確保海外市場份額和利益

目前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汶萊等國家,已分別加入TPPRCEP,將來還會有更多國家跟進,這些國家的企業對美國市場出口、從中國大陸和印度市場進口原物料和零組件,都將享有優惠關稅和貿易便捷化,這些「雙棲」國家在全球價值鏈上更將擁有相對的成本競爭優勢。台灣是以出口貿易為主的經濟體,對外貿易競爭力恐被上述「雙棲」國家所挫敗,最後將在亞太市場遭邊緣化。所以現階段的權宜之計,應是先把握兩岸經濟合作機會,發揮既有產業鏈合作優勢,再轉進TPPRCEP市場,才能確保台商在海外市場的份額和利益。

 

〈四〉慎防巨型化FTA累計原產地措施重擊台灣吸引外資政策
TPP將採取累計原產地措施,未來的RCEPFTAAP也將援用此一模式。此舉意味著今後某一最終生產國從其他成員國進口的原物料和中間材料,全都可被視為該國原產,並適用TPPRCEPFTAAP的原產地規則,此一累計原產地措施將徹底改變傳統以來企業對外投資的經營模式,使其變得更具有營運效益,並回流母國投資生產,將間接影響各成員國的吸引外資成果。台灣必須慎防這種累計原產地措施對台灣的吸引外資政策帶來巨大衝擊,並儘早規劃應變措施。

 

 

 

 

 


注1 ポストTPPとアジア太平洋新秩序:日本役割」,馬田啟一,《國際問題》No.65220166月〉

注2   TPP非傳統議題對我國的影響及對策」,李大偉副研究員,《國際貿易》,2016年第2
注3 「保持政策定力 從容應對TPP」,霍建國研究員,《國際貿易》,2016年第2
注4 「新一輪國際貿易規則重構與中國應對」,陳燕,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2016-1-18
注5 
Implications of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for the World Trading System」,Jeffrey. J. SchottPIIEJuly 2016

注6 State Department touts TPP benefits at Durham event」,《New Zealand Herald 2016-03-08

注7 TPP Full Text2016.2.5

注8 TPP加盟條項:新規加盟本當かれているのか」,濱中慎太郎,ジェトロ・アジア經濟研究所,2016.06.15

注9 「中國應適時選擇加入TPP」,《學習時報》,2015-10-26

注10 「美貿易代表稱有13個國家和地區探討加入TPP」,共同社中文網,2016629

注11 同注8

注12 「新一屆美國總統與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美國喬治城大學教授車維德,韓國《中央日報》,2016.05.25

注13 TPP成為美國大選犧牲品」,《經濟參考報》,2016-08-09

注14 トランプ旋風後の貿易政策 反FTA姿勢は軌道修正されるか」,渡邊亮司,《ジェトロセソサ─》,20167

注15 TPP早期承認全力 新內閣經濟閣僚」,日本經濟新聞,201685

注16 RCEP勢不可擋 年內或可達成自由程度較高的基本協議」,中國經濟導報,2016-08-13

注17 「動す『アジア地域包括的經濟連攜〈RCEP〉』」,みずほ總合研究所,2101211 12

注18 「共繪充滿活力的亞洲新願景」,李克強總理在博鰲亞洲論壇2016年年會的主旨演講,2016324

注19 「亞太地區發展報告」〈2016〉,李向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201654日發布

注20 RCEP談判年內達成 尚存較大變數」,第一財經日報,201688

注21 WHAT IS RCEP?」,POLICY BRIEF ASEAN TRADE CENTRE May 2016

注22 同注1

注23 RCEP Faces Services Logjam ; India Pushes for Liberalized Visa Regime」, Sourcewww.livemint.com

注24 「東アジア貿易圈正念場 RCEP16閣僚會合 TPP思惑交錯」,日本經濟新聞,201686

注25 同注5

注26 「高虎城部長出席第四次《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部長級會議」,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官網,201685

注27 「印尼貿易部稱RCEP將幫助印尼企業獲得出口優勢」,中國商務部駐印度尼西亞經商參處引述印尼《康談新聞網》報導,2016-01-19

注28 The Collective Strategic Study on Issues Related to the Realization of the FTAAP Terms of Reference Singapore: APEC Secretariat2016

注29 APEC. 2014. “The Beijing Roadmap for APEC’s Contribution to the Realization of the FTAAP”.Singapore: APEC Secretariat.

注30 「盛斌:亞太自貿區─區域經濟一體化的第三條道路」,中國APEC研究院院長盛斌,中山大學自貿區綜合研究院官網,2016-02-22

注31 「中國推進亞太自貿區建設的路徑選擇與對策建議」,作者:王紹媛、李國鵬,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2015年第6期。

注32 2015 Leaders' Declaration -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注33 TPP、“一帶一路”和自貿區建設:關係與前景」,中國社會科學報,2016/07/22

注34 ポストTPPにおけゐアジア太平洋經濟秩序新展開」,公益財團法人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JIIAポストTPP研究會,平成283

注35 2016APEC貿易部長會議舉行 推動亞太自貿區發展進程」,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接受媒體採訪內容,中國證券報,2016-05-20

注36 「韓國TPP參加表明その背景見通」,奧田聰,《國濟問題》,No.65220166月〉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