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希臘的債務困局與出路 (南臺科技大學國際企業系專題報告)
吳福成

2017/05/16

2017年5月16日發表於南臺科技大學國際企業系專題報告

一、前言

著名詩人余光中在一首題為「重上大度山」的詩作裡,曾經提及「星空非常希臘。」這句話從此流傳,並擴大延伸為「今天的天空很希臘」,既古典又現代,完全集浪漫和意象於一體。但是作為全球10大文明古國之一的希臘〈Greece〉,竟因國債危機而與葡萄牙〈Portugal〉、義大利〈Italy〉、愛爾蘭〈Ireland〉、西班牙〈Spain〉淪落為「歐豬五國」〈piigs之一,令人不勝唏噓。

希臘從2010年爆發債務危機以來,歐盟〈EU〉已救助她三次,總金額達2600億歐元。至今希臘仍在仰賴歐元區夥伴提供紓困貸款,今年7月必須先償還75億歐元債務,若無法償還則將面臨破產。最近希臘政府與國際債權人就獲得新的紓困款項達成技術性協議,並承諾進行勞工、能源等改革,以及削減退休金預算和擴大稅收等。514日希臘政府已把有關國際債權人要求實施的新經濟措施法案送交國會審議。該法案內容包括從2019年開始削減退休金、工資、社會福利和加稅,同時還提出能源領域的改革,並要確定2018~2021年的中期財政戰略。而歐元區財長會議也將於522日召開,並批准該協議。

針對希臘政府在國際債權人壓迫下承諾削減預算,希臘全國公職協會〈ADEDY〉已表達強烈不滿,認為接受紓困的政府在過去7年來一直壓榨人民和工人,並將於517日舉行全國大罷工。而希臘海員工會〈PNO〉則提前從516日起舉行48小時罷工,屆時所有港口服務將中斷,渡輪也將停駛,將衝擊海運貨物進出口和觀光旅遊行業。

面對希臘的山雨欲來風滿樓,希臘政府的債務困局益加嚴峻,也勢必影響改革方向,甚至導致經濟重新陷入衰退。此時此刻來探討希臘債務危機及其可能出路,對目前正在推動年金改革的台灣也有參照價值和意義。

 

二、希臘基本資料

希臘〈GREECE〉國情資料

                                             ※自行製表

 

希臘〈GREECE〉經濟概況

                                              ※自行製表

 

三、希臘的昨日和今天

 希臘是西方文明的發祥地,公元前8世紀形成奴隸制的城邦國家,公元前146年被羅馬共和國征服,在這之前的時期被稱為古希臘文明,對羅馬帝國文明產生重大影響,並由之影響西方世界文明。古希臘文明在宗教、哲學、體育、科學、藝術、工藝等領域都有深厚的造詣。第一次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為尊敬神明〉即在公元前776年舉行。哲學家蘇格拉〈Socrates〉、柏拉圖〈Plato〉等人全都是希臘人。

15世紀中期希臘被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統治。直到1821年爆發獨立戰爭並成立王國。後來發生內戰,產生軍事政權,1974年全民公投改制共和,此後由新民主黨和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輪流執政。19756月希臘現行憲法生效,實施「總統議會共和制」,總統為國家元首〈性質上類似法國總統〉,立法權屬議會和總統,行政權屬總統,到1986年通過憲法修正案,才縮小總統的權力。

〈一〉2001年加入歐元區後爆發債務危機

自從2001年希臘加入歐元區後,卻迎來泡沫式的繁榮時期,政府大肆揮霍和提供人民優渥福利,到2009年末政府財政赤字和公共債務占國內生產總值〈GDP〉,已超過歐元區規定的上限,遂爆發主權債務危機。20105月希臘獲得歐元區各國和IMF的援助,暫時避免了還債違約,但當時執政的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執政政府配合國際債權人要求推出緊縮財政政策,遂引發多次大規模罷工和示威遊行。

2014年當時的希臘總理薩馬拉斯〈Antonis Samaras〉因民意支持度低,一度關閉國家廣播電視公司並大量裁員,導致新的政局危機。後來他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在議會沒過關,根據憲法必須解散國會提前舉行大選。直到20151月,激進左派聯盟打著「反撙節」旗號在國會選舉勝利,成為執政黨。同年8月總理齊普拉斯宣佈解散國會,重新舉行大選。9月該聯盟再度獲勝,並與獨立希臘人黨聯合執政。

〈二〉「三駕馬車」政策逼出民怨和民怒

薩馬拉斯的失敗與希臘經濟持續萎縮,失業率高達25%有關。尤其IMF、歐盟委員會和歐洲央行的「三駕馬車」因擔心激進左派聯盟上台,逼迫希臘人裁員、減少公共開支、削減福利、將公營事業私有化等,更造成民怨和民怒。在此一大背景下,齊普拉斯領導的聯盟深刻掌握民心向背,積極表態反對「緊縮換紓困」,並主張要增加政府開支,降低稅額,以及要求國際債權人債務減記〈write-down〉,即賴掉部分債務不還,此一逆向操作終於贏得人民支持。

希臘債務危機出現於2009年末,起源於當時新政府總理帕潘德里歐赫揭發前屆政府的巨大財政赤字黑洞,導致市場擔心公共財政的可持續性,並削弱投資者信心,希臘債務危機種子早已埋下。另外,受到2008年全美國雷曼兄弟金融危機影響,全球市場陷入蕭條階段,希臘最具優勢的航運業和旅遊業也迅速跌入谷底,伴隨著經濟成長的放緩,希臘的財政失衡問題開始浮出水面。

 

四、希臘債務危機

當年希臘加入歐元區時,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曾經利用換匯交易〈swap transaction〉和債券避險的信用違約交換〈CDS〉兩項金融創新工具,順利讓希臘圓夢,最後卻也是惡夢連綿,而高盛的交易佣金多達3億歐元。高盛集團係透過所謂的「創造性會計」〈creative accounting〉以換匯交易方式,來隱藏希臘的財政赤字,逕行調整會計科目會內容,以在表面上符合歐元區的公共負債率規範,並順利成為歐元區的一員。

由於高盛集團提供希臘優惠借貸匯率,使之能獲得更多歐元,並享有10年以上的還債期,以衝減希臘政府的公共負債率,並迴避算入歐元區所需要統計的公共負債率內,結果希臘加入歐元區後,因得以享有低利率的貸款成本,助長了更多的借貸,並利用來解決經濟發展的問題,從此陷入壞帳漩渦而無法自拔。

〈一〉高盛集團栓住德國的銀行來操作CDS獲利

為維持合格的負債率水平,高盛集團很努力替希臘尋找15家銀行達成貨幣換匯協議,其中包括德國的銀行,且還是主要債權人之一,顯而易見,高盛是蓄意要把風險轉嫁給德國銀行業。高盛還向德國的銀行購買20年期10億歐元的信用違約交換〈CDS〉來分散風險,並讓旗下基金作空債務抵押債券,同時收購廉價CDS,一旦市場反轉,當希臘的債務抵押債券價格下跌,CDS的價格就相對地大幅上揚,並從中獲取暴利。

檢視高盛的操作手法,係把歐元區最大經濟體德國栓在希臘的債務鏈上,一旦希臘出現支付危機導致高盛的投資無法收回,那麼出售CDS的德國銀行就得支付高盛10億歐元的虧空。回顧2010年華爾街一度全力壓低希臘主權風險評等,唱衰其支付能力,使得其貸款成本上升。另一方面則輪番拋售歐元,市場引發恐慌情緒,結果歐元大跌,希臘CDS價格飆升,高盛集團獲利可觀。由於高盛集團鼓勵非持有希臘債券的投資人買進債券避險的CDS,希望在希臘倒債時賺取保險理賠,也因此更加深希臘債務危機。

〈二〉希臘債務危機已朝違約方向發展

希臘的總公共債務到2015年初已達3150億歐元,相當於當年GDP175%,其中「三駕馬車」提供的各種貸款即達2267億歐元。希臘政府也只能「有拖無欠」,即承認債務,但設法延期償還。基本上借新債償還舊債此一模式,只能將希臘債務往後推移而已,並無法徹底化解債務困局。後來希臘曾舉行公投反對勒緊褲帶過苦日子攅錢還債,已把希臘債務危機推到違約方向發展。

由於德國是希臘的最大單一債主國,過去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曾數度要求德國為二戰期間所犯罪行作出賠償,但德國總理梅克爾則強硬回應,不管在政治上或法律上,賠償問題早已經塵埃落定了。希臘欠債者要追索債權人德國的歷史債,更顯示希臘政府在還債上已無路可走。投資巨鱷索羅斯都不得不感慨地指稱:現在希臘債務問題已變成一個雙輸遊戲,能蒙混過關就是最好的結局了。

〈三〉希臘債台高築 的背後存在各種原因 

 希臘債務危機正如同整個歐債危機的源頭一樣,都是福利過度支出,常休假、早退休、全民醫療保險和完善的福利待遇所造成,加上政客討好民眾主張過多福利,不斷透支的結果,最終就形成債台高築。通常希臘公務人員享有優渥薪資和社會福利,以及終身工作保障,一直被認為是政府過度舉債而發生財政危機的主因之一。

譬如希臘公務人員享有各種名目的獎金,如準時上班、能說外語、會使用電腦等,都可領取獎金。另外在退休後領到的養老金,則超過他們還在工作時的平均收入之95%。另外,已去世的公務人員其退休金還可由女兒繼續領取。希臘公務人員的退休金計算方式,不是用一生所有工作年數收入來計算,而是採取工作期間的最後3~5年的工作所得來計算,因此導致許多勞資雙方都很有「默契」地在員工擬退休前把其薪資加碼放大。

希臘的國家稅收並不理想,連帶影響社會保障體系。以2016年為例,全國約有三分之一的居民不繳稅,國家稅收受衝擊,特別是因平均薪資持續下滑,導致每10位工人的社會保障貢獻只夠支付1位領養老金者,在金融危機之前則只需4位工人,可見社會保障體系之脆弱,也導致政府必須大量舉債來支撐弊病叢生的退休制度。另外,希臘人均每年未申報產品與服務的支出超過750歐元,個體戶和自由業往往比這還更多。

尤其希臘的「影子經濟」規模巨大,每年約達400億歐元,使得國家每年損失160億歐元的國庫收入和社會保障繳費收入。尤其希臘私人債務總額幾乎高達2000億歐元,已超過GDP總值。涉及的債務範圍包括:消費貸款和信用卡到期債務,不良抵押貸款,專業人士及企業的呆壞帳。在可預見的將來是難以償還。

 

五、希臘改革前景

最近希臘與國際債權人的紓困談判,雙方歷經數個月的努力,已就希臘政府一攬子改革計劃達成最終技術協議,因此通往免除部分債務的談判已開啟,希臘主權違約危機也可望暫時獲得紓解。由於希臘政府與國際債權人達成協議,市場預估希臘借款成本將大降,投資人信心大增,最近股市連番上揚10 多天,而達25%,創下自1999年希臘債務危機前夕以來的最長的連漲記錄。

今年514日正當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和IMF總裁拉加德在北京參加「一帶一路國際論壇高峰會」當天,希臘政府已把有關國際債權人要求實施的新經濟措施法案送交國會審議。該法案內容包括從2019年開始削減退休金、工資、社會福利和加稅,同時還提出能源領域的改革,並要確定2018~2021年的中期財政戰略。但是512日七國集團〈G7〉召開財經峰會,雖然IMF正在努力促成加速減免希臘債務,也有債權人建議可用歐洲穩定機制救助基金來取代IMF所提供貸款,意味著這樣的掉期操作,將有助緩解希臘近期的資金需求。不過,迄今歐盟國家仍然反對免除希臘的債務。

〈一〉希臘最高法院裁定削減退休金計劃案違憲

最近希臘最高法院裁定,在國際債權人壓力下原定要在2019年實施的削減退休金計劃案完全違憲,也違反歐洲人權公約。由於這項削減退休金計劃是國際債權人最關切必須執行的撙節行動,已讓希臘還債後續問題存在變數。根據最新統計,目前希臘債務為3260億美元,占GDP180%,由於人民收入減少、政府又要提高稅收,失業率也居高不下,債務危機仍在,因此希臘政府已被迫不得不下調今年的經濟成長,從原先預估的成長2.7%降至1.8%

希臘的一攬子改革計劃是與國際債權人討價還價的結果,希臘應於2019年再度削減養老金,但可擴大對失業者及低收入家庭的補貼,希臘政府並承諾現行紓困方案於明年告終後,須堅持高水準的預算盈餘目標,以及於2020年降低免稅門檻,以節約2%GDP。另外,還包括勞工改革協議、能源改革協議、削減退休金和提高稅收等改革協議。

〈二〉517日全國性大罷工反對「撙節方案」

針對希臘政府與國際債權人達成紓困談判,將推動一攬子改革計劃,希臘全國勞工總會和全國公職協會已發起於517日全國性大罷工,抗議政府承諾國際債權人要採取新的「撙節方案」。儘管希臘國內勞工團體將舉行全國大罷工,但希臘政府表示這是個痛苦的讓步,並已向國際債權方保證有意願迅速落實撙節配套措施。總理齊普拉斯也堅稱,在2019年任滿之前絕不會提前大選。

據瞭解,希臘政府正在說服世界銀行提供30億歐元財政援助,以用於解決本國內日益嚴重的失業問題。將來若能獲得援助,希臘政府將用此一款項在最近3年內創造10萬個工作機會。面對目前的態勢窘迫,若希臘政府不能渡過今年夏天的還債高峰,甚至因此脫離歐元區,將是統一的歐洲處於分裂的境地,也絕對不符和德國和歐洲的利益,所以外界傾向樂觀認為德國終必出手援助。

〈三〉企業缺乏流動性和稅負重造成經營壓力大

在希臘政府遲遲無法立即突破債務困局之際,隨著融資能力惡化,競爭力日益低下,希臘大多數企業都有嚴重的債務,加上企業財務十分脆弱,約有90%的企業信貸正處於高風險級別,無法獲得銀行貸款。在希臘債務困局和經濟被打擊下,客戶支付供應商的還帳期平均時間持續拉長,有的長達111天,而在去年為95天。另外約有2.5%的票據金額從未兌現,幾乎是西歐國家的2倍。由於企業缺乏流動性,以及企業間交易延期的相關立法效率的限制,給民營企業造成很大的經營壓力。

特別是多重稅負的負擔,嚴重損傷希臘企業的競爭力。例如希臘政府向企業和個人徵收的稅赋高居歐盟國家第二位。希臘稅務體制規定,對企業未來收益損失的稅收補償被限制在5年以內,而大部分歐盟國家都沒有時間的限制。稅務體系的不透明,企業經常遭遇預期之外的高稅率。企業的研發優惠折扣,遠低於其他歐盟國家。

〈四〉從「脫歐入美」、投向俄羅斯到向中國大陸傾斜

過去希臘政府多次揚言,如果歐元區不能就希臘的債務取得協議,希臘可能會「脫歐入美」〈放棄歐元改用美元〉或投向俄羅斯。但歐洲央行德拉基則放話:「人留不住,先還錢!」必須先償還所有積欠歐元區的債務。另外,俄羅斯方面已表示將提供經濟支援,甚至不排除在希臘建立軍事基地。此舉若實現,將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形成威脅,這也是歐盟所擔心的。

除了「脫歐入美」或投向俄羅斯,事實上希臘對中國大陸傾斜的動作最頻傳。日前希臘已成為亞投行〈AIIB〉的會員國,希臘總理齊普拉斯也出席在中國北京召開的「“一帶一路”國際論壇高峰會」,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獲得中資將擴大投資希臘的承諾。

今年下半年希臘第二大城市薩羅尼卡將舉辦世界博覽會,中國大陸已躍登為主賓國。由於中國大陸有在上海舉辦過世博會的經驗,已全面在協助希臘承辦此一重大國際活動,此舉也將有利於陸資在希臘的不動產、基礎設施、物流業、海運業、旅遊業等領域的投入和推動。

事實上中國大陸係把希臘作為對歐洲戰略的基石。早在2008年中國遠航公司已獲得希臘比雷埃夫斯港貨櫃碼頭的經營權,預計七年後的吞吐量將達5倍以上。希臘是全球最大的船東國,控制全球1.64億噸總量的船隻,中國大陸的參與貨櫃碼頭港的經營權,將可創造雙贏格局。特別是中國大陸遊客是希臘很大的旅遊收入來源,2016年有300 萬中國旅客前往希臘觀光,今年內中國的支付寶將在希臘開通,預期今後隨著兩國深化合作交流,中國旅客將達10倍以上的人數成長,這對希臘的國家收入將有很大貢獻。

 

六、結論

古希臘人最早發明公債、匯票等金融商品,而今希臘卻陷入債務危機,經濟萎縮,人民越來越窮,約 120萬養老金領取者生活在貧窮線下,國家資產被迫私有化,堪稱「希臘悲劇」。特別是在國際債權人施壓下,希臘政府被迫實施財政緊縮,降低退休金和提高稅收,國營資產私有化,更掀起全國勞工總會和公職協會大罷工,突顯希臘社會更深層次的信任危機。

目前希臘政府在國營資產私有化方面,已有快馬加鞭之勢。德國Hochtief公司已取得雅典國際機場經營權,加拿大養老基金也將參一腳。另外,德國的法蘭克福機場集團也接手了希臘國內14個機場的經營權。德國、法國、俄羅斯、菲律賓的貨櫃集團已參與投標薩洛尼卡港私有化項目。希臘的亞歷山大魯波利斯港口特許權私有化,也將邀國際投資者參與。

另外,希臘的Hellenic Shipyard國家造船廠,也將拆成若干小公司,並通過國際拍賣程序出售。希臘的天然氣網絡營運公司〈DESFA〉、石油公司也將進行私有化國際招標。希臘政府將出售公共電力公司,也計劃出售國民銀行旗下的Ethniki保險公司。

希臘的旅遊景點科孚島北部Cassiope地塊也將私有化,其他還有奧運會場館資產、希臘郵政公司、高爾夫球場、兩輛空運客機、自來水及污水處理公司、精品酒店系列、網上拍賣房產網站、前美國基地、高速公路沿線週邊地區、鐵路營運公司、鐵路車輛維護公司、溫泉開發項目等約30個項目正由希臘私有化基金在推動私有化。

當前希臘的處境惡劣,在債務困局和經濟危機中,造成企業經營困頓,開始縮減員工雇用,以及改聘用不固定工時員工,已導致勞動市場巨大變動。傳統以來的「朝九晚五」的全日制工作,被大量的不固定就業所替代。這意味著員工的薪資收入大幅縮水。目前45歲到64歲的中高齡居民群體失業率不斷攀高,如今退休已不再是個人一項選擇,即使政府拉高退休年齡到67歲,因養老金的降低也將淪為無尊嚴的窮老人。

由於希臘債務危機,受過高等教育或擁有技術專業的希臘公民大量移居海外,表面上是人力資本已成為希臘的第一大出口來源,實際上是掏空了希臘的人力資本。據統計,他/她們每年產生相當於129億歐元的GDP,遠高於希臘石油產品的72億歐元,以及鋁礦製品的13億歐元。

另外,希臘長期來都是眾多難民和非正式移民從地中海前往歐洲的必經之地,隨中東敘利亞和北非的地緣政治動盪,大批難民經由海路冒險抵達希臘,已給希臘帶來巨大的社會和就業壓力。特別是去年難民危機對希臘在愛琴海地區島嶼的旅遊業造成災難性打擊,飯店、會議、郵輪、航班抵達訂單倍大量取消,影響相關服務業收入。

希臘社會資源有限,經濟收入主要仰靠旅遊業和航運業,加上福利優渥和老齡化,政府財政支出日益沉重而陷入債務困局,又有政黨惡鬥和全國性罷工,希臘天空烏雲密布,人民更是三聲無奈。由於希臘不斷「借新還舊」的債務困局,已導致經濟發展的存在不確定性,至今備受危機困擾的希臘更陷入經濟衰退的螺旋狀態。唯有債務重組,以及希臘政府勇於深化改革,兩相結合才有出路。

看到希臘,想想台灣。台灣也是資源短缺,以及經濟發展仰靠對外貿易,社會也進入老齡化,政府負債不少,未來各類年金給付財源捉襟見肘,恐須劍及履及妥善推動年金改革,才能逢凶化吉。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