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亞太區域整合最新發展與影響─兼論東盟博覽會的機遇 (產業雜誌)
吳福成

2017/02/01

  本文刊登於產業雜誌,第563期,「亞太區域整合最新發展與影響」

一、前言

回顧2016年亞太區域整合態勢,最大變數是已簽署但尚待各國批准後生效實施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因美國新任總統川普強硬的「反TPP」立場而前景未明,推動區域整合的重心開始轉向原本談判進程落後的區域全面夥伴關係協定〈RCEP〉。由於去年11月在秘魯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APEC〉領袖高峰會,已對TPPRCEP成為最終實現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主要路徑達成共識,如今美國的「戰略性縮收」已導致TPP無法向前推進,相對地RCEP的存在感更為大增,各參與國也同意儘速在2017年內完成談判。

RCEP是第一個泛亞洲自由貿易協定〈FTA〉,成員涵蓋東盟〈即東協〉10國、中日韓、紐澳、印度共16個國家,人口約占全球總人口一半,國內生產總值〈GDP〉、貿易總額和吸引外資總額均接近全球的三分之一。RCEP成立的目標在消除區域內貿易障礙、創造和完善投資環境、擴大服務貿易。由於過去台灣始終向TPP傾斜,在尋求加入RCEP方面投入的資源相對少,如今形勢翻轉,爾後更應與時俱進,為加入RCEP創造有利條件。

不少人則擔心現階段兩岸關係敏感,在RCEP擁有實質影響力的中國大陸恐不樂見台灣加入。然而,事在人為,找對道路走最重要。有鑒於目前中國-東盟博覽會開辦已歷經13年,並發展成為泛亞洲多領域合作的公共平台,同時也為中國-東盟FTA升級版建設、「一帶一路」建設、RCEP進程等帶來新機遇,而台灣正在推動新南向政策,若能在適當項目尋求與東盟博覽會對接合作,既可降低中國大陸的政治疑慮,也可協助台商開拓新商機,並厚植台灣尋求加入RCEP的有利條件。

 

二、APEC力推FTAAP

去年APEC領袖峰會所發布的領袖宣言強調,將依循2014年「APEC實現FTAAP北京路徑圖」的規劃,致力推動FTAAP的最終實現,並以此作為進一步深化亞太區域經濟整合的主要手段。依此願景,還認可「實現FTAAP相關議題集體戰略性研究報告」和建議事項,並將其作為「FTAAP利馬宣言」〈Lima Declaration on FTAAP〉。此研究報告明確地勾勒APEC中長期發展目標,對於亞太區域整合進程具有里程碑意義。

 

〈一〉FTAAP將通過TPPRCEP等路徑加以實現

根據「FTAAP利馬宣言」,FTAAP將與APEC進程平行推進,並在APEC架構外實現。最終的FTAAP不僅是實現自由化,更應當是高質量、全面的,並包含解決下一代貿易暨投資議題。而在實現路徑方面,FTAAP將建立在已正在開展的區域安排〈regional arrangements〉基礎上,包括通過TPPRCEP等路徑加以實現,同時也歡迎其他區域安排為最終實現FTAAP作出有意義的貢獻。[1]可以預見,目前東協10國建立的東盟共同體〈AEC〉、APEC成員墨西哥、智利、秘魯等國推動的太平洋聯盟〈PA〉,以及俄羅斯主導的「歐亞經濟聯盟」〈EAEC〉,將來都會與FTAAP在一定程度上相連結。

但在推動FTAAP最終實現之前,仍須APEC繼續提供領導力、智慧投入和開展能力建構,以發揮「孵化器」〈incubator〉關鍵作用。除支持APEC本身所確立的於2020年前實現貿易暨投資自由化的茂物目標〈Bogor Goals〉,也要強化支持推動FTAAP目標的相關倡議。[2]另外,APEC也將在關稅、非關稅措施、服務業、投資、原產地規則等領域著手制定工作方案,[3]幫助各成員建立共識。

 

〈二〉RCEPFTAAP都不是由中國大陸所主導

APEC力推FTAAP之際,美國總統大選已塵埃落定,川普新政府上台也意味著美國將出現「戰略性退縮」,之前由美國主導的TPP等經貿機制安排,很可能無法繼續向前推進,亞太地區的FTA建設的重點也就會轉向FTAAP[4]稍早已有聲音傳出,若TPP垮台,亞太經貿架構將出現真空,而中國大陸提倡推進FTAAP建設看起來相當中立,但從另一面看,這也是截獲倡議的一種嘗試,顯然今後主導FTAAP的將不會是美國,而是中國大陸。[5]也因此,外界認為這是中國大陸在FTAAP主導權競賽中超越了美國,甚至認為在最後實現FTAAP的兩大路徑上,由中國主導的RCEP已因TPP前景未明而站上風。

但事實上,RCEPFTAAP都不是中國大陸主導的。中國外交部已公開澄清,RCEP是以東盟為主導的區域經濟整合,中國方面一直在充分尊重東盟核心地位和主導作用的基礎上,與談判各方通力合作,爭取儘早結束談判。而FTAAP則是在APEC架構下推動的區域經濟整合倡議,直到2014年北京APEC領袖峰會才對啟動進程達成共識,此後中美雙方及其他各方一道就此開展了集體戰略性研究。[6]

 

〈三〉FTAAP是第一份中美兩國共同參與的區域自由貿易協定

最近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CG〉發佈的報告,更道出APEC推動FTAAP的原委。該報告指稱FTAAP概念最早係由APEC企業諮詢委員會〈ABAC〉於2014年提出。2006年在越南舉行的APEC領袖峰會,也曾指示各成員應就如何促進區域經濟整合展開更多研究,當時的美國總統小布希特別表示:「FTAAP應給予仔細考慮」。此項研究工作於2009年完成,並建議「APEC應將一份高質量、全面的FTAAP定為目標」。後來亞太地區對FTA的關注很大程度轉移到TPPRCEP,但在中國大陸的努力下,並與美國聯手推進,最後才有「FTAAP利馬宣言」的出現。

所以FTAAP的特殊意義即在於,這是第一份由中美兩國共同參與的區域自由貿易協定,將會給亞太地區及全球經濟釋放巨大紅利。[7]不過,必須注意的是,美方新任總統川普陣營已間接證實川普新政府堅持貿易保護主義的立場,同時在考慮到中國大陸在世貿組織〈WTO〉所起到的作用,今後恐將不再簽署任何為外交而犧牲經濟的「爛協定」,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和TPP,並認為這些只會弱化美國的生產基礎和保護自身及盟友的能力。[8]所以將來FTAAP會不會也被納入川普的「爛協定」名單,頗值得注意。


 

三、TPP前景未明RCEP談判加速

去年1121日川普在網路視頻演講公開宣稱,將在20171月就任總統第一天通知退出TPP的意向,取而代之的是,要能夠重振美國就業和產業而且公正的雙邊貿易協定進行談判。這段視頻演講播放時間,剛好是秘魯APEC領袖高峰會閉幕當天,因此在會場上RCEP頓時成為焦點,連日本首向安倍都不隱諱地指出,在TPP的生效手續沒有進展的情況下,重心無疑地將轉向東亞區域的RCEP[9]

 

〈一〉TPP似已宣告結束RCEP應迅速填補真空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秘魯APEC會議期間已表示,將參加深化經濟全球化的進程,支持多邊貿易體制,建構FTAAP,推進RCEP邁向早日談判結束,頗有藉由推進自由貿易區來箝制川普保護主義之戰略企圖。[10]因此,外界普遍認為亞洲國家從TPP轉向RCEP的可能性越來越高。特別是目前RCEP的存在感大增,成員當中的主要經濟大國中國大陸的發言權也開始增強。

 

另外,亞洲開發銀行〈ADB〉經濟研究暨區域之技術顧問果斯瓦米〈Arjun Goswami〉稍早也表示,美國主導的TPP似已宣告結束,在此真空情形下,中國大陸主導的RCEP應迅速填補。他還強調,TPP批准程序的前景已經消失,RCEP應該儘快完成談判。[11]由於川普不支持TPP,其貿易保護主義已替中國大陸創造了機會,近期中方在全球舞台主張自由貿易,以及推動RCEP期程表,都顯示將在亞太地區建立影響力。

 

 

〈二〉RCEP因「門檻適中」要達成協議相較容易

根據中國社科院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倪月菊的分析,除TPP暫時擱淺之外,RCEP因「門檻適中」,充分考慮16個成員國的發展差異,不僅允許例外存在,對最不發達國家的東盟成員國還給予特殊和差別對待,從而降低了談判過程中討價還價的成本,顯然要達成協議也相較容易些。尤其推動RCEP只需整合現有東盟與中國、日本、韓國、印度、紐澳等五個10+1 FTA,以及東盟之外其他成員國之間的FTA作為基礎,更有利RCEP的儘快達成。[12] 

 

最近中國商務部國際經貿關係司司長張少剛審慎樂觀地表示,目前RCEP談判呈現較好勢頭,傳統領域有實質性推進,電子商務等新議題也進展迅速,特別是作為談判的兩大階段性進展,經濟技術合作章節談判和中小企業章節談判都已成功結束。[13]儘管RCEP作為亞太區域內規模最大、參與成員最多、成員構成最複雜的FTA談判,注定是個複雜的過程,但因各方加快推進談判的決心和意願並沒有改變,將力爭在今年內完成RCEP等談判。

 

〈三〉RCEP談判進展順利擁有四個有利條件 

不過,RCEP談判進展順利並非偶然。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義桅指出,這與RCEP擁有四個有利條件有關,[14]分別是:

 

 1. 有歷史基礎。東亞地區整合在東盟加中日韓的10+3、東盟加中日韓紐澳印度的10+6架構下已取得實實在在的成果,RCEP則順應了以東盟為主導的區域經濟整之合作,將作為成員國間相互開放市場、實施區域經濟整合的組織形式。

 2. 有現實基礎。東盟10國已分別與中日韓、紐澳、印度建立自由貿易區,新加坡和菲律賓也分別與中國大陸及日本簽署FTA,中國與韓國和澳洲也建立了自由貿易區,中日韓FTA則正在談判中,2015年底東盟共同體成立,這些都為RCEP的組建工程創造了有利條件。

 3. 是循序漸進RCEP成員國之間的開放程度,雖然將高於目前東盟與當中6國簽署的FTA,但還是會考慮各成員國的舒適度和可行性,並考慮漸進性和過度性,而不像TPP那樣,一上來就制定了以美國為主導的不切實際的過高開放要求。

 4. 是包容性RCEP涵蓋所有的東盟國家,TPP則沒有,東盟計劃在16個成員國把RCEP建設推進到一定程度後,將會再商談美國、俄羅斯的加入事宜。因為具有包容性,RCEP強調妥善處理分歧,不讓領土爭端妨礙談判,並增強政治互信。

 

〈四〉2016RCEP談判進程轉趨順利 

除上面所述,若再回顧去年11月在菲律賓宿霧舉行的RCEP部長級會議和12月在印尼唐格朗舉行的RCEP16輪談判,似乎可以發現整個談判進程的確已轉趨順利。在菲律賓的會議上,RCEP各國部長們重申各國領導人關於迅速結束談判的指示,也全面評估談判的進展情況,並在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和投資三大核心領域給予戰略指導。部長們理解RCEP談判因參與國的多樣性而帶來獨特之處,所以強調在致力達成一個現代而全面、高品質和互惠協定的同時,談判也須要考慮參與國發展水準的差異。

 

在印尼的第16輪談判上,RCEP各國代表則完成了中小企業章節談判,這是繼在中國天津的第15輪談判完成經濟技術合作章節談判之後又一積極性發展。印尼貿易部長盧基塔〈Enggartiasto Lukita〉公開呼籲,因當前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各類貿易障礙層出不窮,區域內的FTA也有破碎化風險,RCEP談判儘早取得成功將有助於推動建設FTAAP,並拯救全球貿易自由化進程。他希望2017年能完成RCEP談判。[15]最後各國談判代表也決定,RCEP17輪談判將於今年227日到33日在日本神戶舉行。

 

〈五〉東盟成立50週年力爭RCEP完成談判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正逢東盟成立50週年,RCEP談判若能在年內完成談判,將是東盟對泛亞洲區域經濟整合的一項不朽貢獻。尤其RCEP也是東盟聯結全球,要發展成一個「全球的東盟」〈Global ASEAN〉不可切割的一部分,這項建立泛亞洲第一個FTA之舉,也已經納入「東盟經濟共同體2025年藍圖」〈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BLUEPRINT 2025〉。[16]換句話,推動成立RCEP已是東盟經濟共同體2025年發展藍圖的重要任務之一。

 

對於要在今年內達成RCEP談判一事,東盟輪值主席國的菲律賓已準備扮演推手。該國貿易暨工業部長洛佩斯〈Ramon Lopez〉宣稱,RCEP對東盟尤其是菲律賓來說非常重要,因此將致力促成東盟成員國及其他6個主要貿易夥伴國達成協定。[17]過去一直態度消極的印度也轉而表示有望在半年後達成談判,中國大陸針對爭議較大的限制國有企業優惠、智慧財產權保護和電子商務領域的安全保障等議題也傾向採取某種妥協立場,因此在各國之間儘早達成RCEP協定來取代TPP成為亞洲自由貿易的支柱之氣氛出現升溫。不過,日本仍堅持一貫審慎立場,意即相較於達成協定的時程,日本更注重協定的質量。[18]

 

五、東盟博覽會角色升級商機可期 

就在亞太區域整合出現新的發展趨勢,RCEP成為主流的同時,2004年由中國大陸和東盟10國經貿主管部門及東盟秘書處在南寧共同主辦的東盟博覽會,也由原先旨在配合推動創立中國-東盟FTA進程的貿易和投資平台,逐漸擴大功能到服務「一帶一路」建設和RCEP的國際性經貿盛會。此一角色升級和作用擴大,必將有助推進和深化泛亞洲區域經濟合作,同時衍生的商機也可期待,這對正在推動新南向政策的台灣,更應加以關注並尋求參與機會。

 

〈一〉東盟博覽會是推動國際產能合作新平台 

東盟博覽會每年舉辦,至今已歷經13屆,除涉及貿易、投資、經濟合作、物流產業、旅遊、海關、質檢、電力、礦業、農業、林業、技術、環境,衛生、文化、社會發展等領域合作之外,更重要的是成為政治和外交的交流平台。中國大陸通過此一平台已實現「建立對話關係─面向21世紀的睦鄰互信夥伴關係─面向和平與繁榮的戰略夥伴關係」的歷史三級跳。[19]

 

而為替中國大陸企業走進東盟牽線搭橋,東盟博覽會從創辦之初就設立了投資合作專題和國際經濟合作展區。2015年第12屆東盟博覽會首次將國際產能合作納入投資合作專題的重要內容,並成為推動國際產能合作的新平台。[20]去年第13屆東盟博覽會緊扣著2015年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升級版建設、「一帶一路」建設、RCEP機遇,更擴大新增國際展區,相當程度突出了國際產能合作特性,並接受來自RCEP非東盟成員國的日本、韓國、澳洲、印度,還有台港澳地區和其他國家如巴基斯坦、歐美國家的企業參展。活動期間各方簽署80多個國際產能合作項目,涉及能源、航空、金融、資訊科技、漁業合作等領域,總金額超過50億美元。

 

〈二〉重視金融合作、物流合作和跨境電商發展 

除推動國際產能合作,東盟博覽會在促進中國大陸和東盟國家的金融合作也相當受到重視。2009年有鑒於前一年美國爆發雷曼兄弟事件導致全球金融危機,中國大陸正式將東盟國家作為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的境外試點,所以當年東盟博覽會增設了金融展,並首次舉辦金融合作與發展領袖論壇。尤其東盟是中國大陸建設「一帶一路」的首站,而資金融通又是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因此東盟博覽會的金融合作之重要性更加突出。[21]

 

近幾年隨著互聯網、電子商務的迅猛發展,傳統商品貿易面臨衝擊,同時網上貿易額不斷成長,交易效率和規模快速提升,更助長物流產業的蓬勃發展,並成為中國-東盟經濟互聯互通、貿易持續發展的重要一環。2012年東盟博覽會因體認到沒有物流就沒有產業、更沒有區域經濟發展,遂首度舉辦中國-東盟物流合作論壇。[22]2015年東盟博覽會更聚焦在跨境電商發展議題,並提供「網路+渠道」的便利性,以及通過供應鏈管理的創新,推動中國-東盟貿易往來的協同性,並有效整合區域內資源。

 

〈三〉東盟博覽會「五個升級」發展總目標 

東盟博覽會一路發展下來,確實已為中國大陸與東盟、甚至非東盟國家之間的多元合作關係和共同發展發揮重要平台角色,但為因應當前複雜的世界經濟格局,以及「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中國-東盟關係由成長期邁向成熟期、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升級版建設,特別是RCEP談判進入實質性關鍵階段等新課題和挑戰,東盟博覽會秘書處更規劃了「五個升級」發展總目標,包括功能升級、內容升級、能力升級、輻射升級、軟硬體升級,以及要通過「兩提升、一推進」,建成「三平台、一中心」,進一步來實現升級發展總目標。[23]

 

所謂「兩提升、一推進」,前者指的是提升服務中國國家週邊合作的能力,也要提升服務中國廣西開放發展的能力。後者指的則是推進展會專業化、國際化、品牌化、信息水平,並形成與中國國家一類展會相適應的體制、機制和品質能力。至於所謂「三平台、一中心」,前者指的是建構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升級發展的服務平台,以及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多領域交流的公共平台,再加上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合作的核心平台,這些平台將來也會因RCEP的實現而擴張其服務範圍。後者指的則是要發揮「互聯網+」的作用,助推中國-東盟信息港,使東盟博覽會由展時延伸到平時,打造新型貿易投資促進中心。[24]

 

〈四〉我國係以「台灣精品館」形式參展 

對於東盟博覽會此一平台,我國始終都無法以「國家主題館」方式參展,自2011年以來都是由經濟部國貿局主辦、外貿協會執行的「台灣精品館」形式參展。去年在第13屆東盟博覽會的「台灣精品館」主打「智慧生活」主題,涵蓋智能科技、文化創意、運動健康、居家生活等,[25]總共展出宏碁、華碩、微星、大同、捷安特、美利達等代表台灣中小企業優質產品,主要包括電腦及配件、電腦創意應用、移動網路產品、LED照明燈、機械人相關製品、模型引擎、遙控車和飛機、為星接收器等,相當突顯台灣資通訊與自行車產業優勢和品牌形象。

 

六、結論與建議

總結上述,亞太區域整合已呈現APEC力推FTAAPTPP前景未明、RCEP談判加速的格局。而在最終實現RCEPFTAAP的過程,東盟博覽會則可望發揮帶動多元合作,以及共同發展的重要平台作用。從東盟博覽會創辦以來,已為中國-東盟FTA的建立和升級,以及「一帶一路」建設搭建了有效的公共平台,更間接加持以東盟為主導的RCEP之順利推動。面對RCEP將發展成為FTAAP的主要路徑,同屬APEC成員的中國大陸和主要東盟國家應會更加藉由擴大參與東盟博覽會,來為建立FTAAP「保駕護航」。

對於台灣來說,以往過度向TPP傾斜的策略,今後理應轉而投入更多資源來爭取參與RCEP的機會,並進一步為將來加入FTAAP鋪路。特別是未來FTAAP將在APEC架構外實現,台灣雖也屬於APEC成員,但並不保證將來一定能順理成章轉換成FTAAP創始會員,也因此,唯有從現在開始積極參與東盟博覽會,與各相關國家展開深度的多元領域合作,才能爭取各方的認同,為台灣將來參與RCEP創造有利條件。

以下,茲提出幾項建議,作為台灣因應亞太區域整合新趨勢,以及攫取東盟博覽會新機遇的策略參考:

〈一〉根據世界銀行的研究報告,FTAAP成立後台灣將是最大受益者,預估到2030年前實質GDP會成長近20%[26]因此台灣必須更積極參與APEC作為FTAAP「孵化器」的相關計劃,俾對推進FTAAP的區域整合工程作出更大貢獻,以贏得APEC各成員支持,才能確保能在2020APEC茂物目標完成後順利加入FTAAP

〈二〉RCEP可能在今年內完成談判,並超越TPP成為最終實現FTAAP的主要路徑。根據台灣經濟研究院的量化模型運算,台灣若不能加入RCEP,在GDP方面將負成長1.17%,若能加入則將正成長2.3%[27]但從客觀形勢看,中國大陸在RCEP具有很大話語權,連行政院國發會主委陳添枝都坦承大陸有辦法阻擾台灣加入,所以努力維護和改善岸關係應是爭取加入RCEP的必要大前提。

〈三〉台灣正在推動新南向政策,也應充分利用東盟博覽會的公共平台,除參展推銷台灣精品之外,更應擴大參與合作層面,尤其在國際產能合作、金融合作、創新貿易和物流合作等領域。如此一來,不但可幫台商攫取東盟博覽會商機,也可間接化解新南向政策被視為台灣企圖「脫中」、「遠中」的政治疑慮,同時更可與RCEP架構下的中國大陸、東盟國家和非東盟國家搭建較深層的合作關係,長期下去將有助化解台灣爭取加入RCEP的政治因素干擾。

〈四〉東盟博覽會是進入東盟市場最重要的橋頭堡和門戶,在未來台灣與中國大陸及東盟進行貿易投資活動,以及進行國際產能合作、金融合作、創新貿易和物流合作等過程,東盟博覽會都將扮演著極重要角色。特別是在東盟博覽會的功能升級之後,台灣若能充分利用此一公共平台,將更有機會攫取中國-東盟FTA升級版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以及未來RCEP實現的龐大機遇。 

 


[1] Lima Declaration on FTAAP,November,2016

[2] 同註1

[3] APEC宣言:推動最終實現亞太自貿區」,中國外交部網站世界,2016-11-22

[4] 「中國希望在亞太貿易協定“競賽中”超過美國」,俄羅斯衛星新聞網SPUTNIK20161117

[5] 「中國試探川普亞洲政策」,俄羅斯衛星新聞網SPUTNIK20161110

[6] 20161118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記者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20161118

[7] 「亞太自貿協定:後TPP時代的最佳選擇?」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CG〉報告,FT中文網,20161212

[8] Donald Trump's Peace Through Strength Vision for the Asia-Pacific」,《Foreign Policy, ALEXANDER GRAYPETER NAVARRONOVEMBER 7, 2016

[9] 「安倍:TPP如無進展重心勢必轉向RCEP」,日本經濟新聞,2016/11/15

[10] 「中國主導自由貿易圈推進 トランプけん制」,エコノミスト2016.12.27

[11] China-Championed Asia Trade Pact Should Wrap Up Fast, ADB says,Bloomberg, Dec 06 2016 RCEP TALKS SPEED UP AMID TPP FAILURE, The Jakarta Post, December 7,2016

[12] TPP進展受阻將加大RCEP達成率」,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2016-11-25

[13] 「中國商務部:力爭2017年完成RCEP談判」,中國新聞網,2016-12-27

[14] 「美國TPP黃了RCEP火了」,人民日報海外版,2016年12月8日

[15] RCEP Negotiations to Conclude by 2017Trade MinisterJakarta Globe, 2016.12.6

[16] 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BLUEPRINT 2025」,ASEAN Secretariat ,November,2015

[17] PH to work for first Pan-Asia trade deal, Manila Standard, December 17,2016

[18] TPP太渺茫 RCEP存在感增」,日經中文網,2016/12/16

[19] 「廣西東博會:架起中國與東盟溝通之橋」,文匯報,2016913

[20] 「東盟博覽會:國際產能合作再唱主角」,今日中國官網,www.chinatoday.com.cn

[21] 「中國與東盟金融深度互動的“東博會渠道”」,中國-東盟博覽會官方微信,2016-12-19

[22] 中國物流協會副會長蔡進接受中國網財經記者獨家專訪,中國網,2016-09-13\

[23] 「中國會展業巨頭南寧談經論劍 王雷:東博會發展目標是實現“五個升級”」,中國-東盟博覽會官網微信,2016-12-16

[24] 同註22

[25] 「台灣精品再度亮相東博會」,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官網,www.gxzf.gov.cn

[26] Taiwan to benefit more from FTAAPWorld Bank,The China Post, 11 April 2016 

[27] 「台灣加入RCEPGTAP分析」報告,王柏元,台灣經濟研究院,20161227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