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2017年中國大陸經貿情勢展望 (亞太評論)
譚瑾瑜

2017/04/01

本文刊登於亞太評論,第3卷第1期

壹、前言
2017年為十三五時期的第二年,中國大陸在進行十三五規劃時,提出新常態的看法,並降低對於經濟高速成長的要求,然而為了實踐2020年小康社會經濟翻兩番的目標,十三五時期的平均成長率仍需高於6.5%以上的水準,始能達成目標。2016年中國大陸在經濟新常態的挑戰之下,經濟成長達6.7%,未來能否持續維持6.5%以上之水準,為中國大陸實踐小康社會的重點觀察指標。

   
觀察2017年經濟成長,除了審視當前海內外經濟動能之外,2017年亦將舉行中共第十九屆全國代表大會(以下簡稱十九大),因而自去(2016)102427日召開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提出「習核心」之後,接連於2016年年底所舉行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進一步昭示未來一年中國大陸經濟政策走勢,以習為核心的基調,在當前中國大陸經濟邁入新常態之際,將可能進一步影響十三五規劃之推動及十九大的人事權力移轉,上述政經動態亦將影響著中國大陸經濟發展。

   
本文擬先簡介全球預測機構對於中國大陸經濟成長預測之看法,進而分析中國大陸各經濟指標走勢。基於美國在全球經濟成長之重要性,本文將就川普當選之後對於中國大陸經濟成長之影響列入考量,並在彙整中國大陸經濟發展政策重點之後,就中國大陸當前新常態所引發的政經路線做進一步分析,以此提出未來中國大陸經濟政策走勢及觀察重點。最後總結上述分析,提出2017年中國大陸經貿情勢展望與挑戰。

 

貳、中國大陸經濟成長預測分析   
相較於2016年,各國際預測機構均預測2017年經濟較趨活絡,全球經濟成長預測將在2.5%3.4%之間(表一),其中世界銀行(WB)表示,2017年世界主要經濟體,尤其是美國,將在政府政策的刺激下加速全球經濟成長,世界貨幣基金(IMF)認為,因2016年下半年經濟活動有所增強,預期美國將實施擴張性財政政策、貨幣政策回歸正常化,發達經濟體前景改善,美國在溫和成長的政府支出與私人投資支應下,將有效促進個人消費成長,因此各預測機構預測美國經濟成長將從2016年的1.6%,提升至2017年在2.2%2.4%之間。

   
然而各預測機構均直指美國在川普當選之後,新政府政策的不確定性,將可能造成今年各預測機構經濟預測出現較大變異,IMF提出經濟活動面臨之主要負面風險,包括轉向封閉政策和保護主義、全球金融環境緊縮、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加劇、中國大陸經濟增長幅度可能出現大幅減緩等,仍需持續關注。

   
IMF
則提到2017年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經濟成長將加快,經濟成長率將從2016年的6.3%上升至2017年的6.4%;亞洲開發銀行(ADB)則直接點名儘管全球經濟充滿不確定性,但亞洲整體經濟發展仍屬穩定,開發中亞洲國家經濟成長率將從2016年的5.6%上升至2017年的5.7%

   
其中,作為亞洲主要經濟動能之一的中國大陸,雖然經濟學人(EIU)點出其成長步調將走緩,各預測機構亦一致預測中國大陸2017年經濟成長率將低於2016(表一),然而相較於已開發經濟體,各預測機構預測2017年中國大陸經濟成長仍高達6.2%6.5%之間。

   
檢視各預測機構對於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的看法,普遍認為中國大陸未來將採取財政政策刺激景氣,以因應新常態經濟成長走緩的頹勢。以ADB為例,ADB觀察到中國大陸近年來薪資穩定成長及城市中所創造的工作機會,逐漸使消費成長成為促進其經濟成長的動能。展望未來,雖然中國大陸的政府投資支出可能持續成長,然而當前商業環境不佳及出口成長不確定使得民間投資卻步,中國大陸經濟的下行壓力,恐將來自於勞動人口下降、成長由投資和製造業出口轉向消費和服務,以及逐漸步上高所得經濟體成長趨緩之路等,ADB亦提出解決之道在於推動提高生產力之結構性改革。

   
中國大陸現在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出口地區、第二大進口地區,以及前三大對外投資及外人投資地區,自2013年起成為以服務業為主的產業結構型態,顯示中國大陸正從開發中階段邁向已開發階段,若再審視中國大陸近幾年的經濟走勢可以發現,中國大陸的確面臨結構轉型的關鍵期。

   
中國大陸於2015年起正式邁入新常態,經濟成長低於7%。雖然外需進出口雙降,但是在進口大幅衰退之下,2015年貿易順差大幅成長55.05%,達5,929.99億美元,2016年中國大陸進出口持續衰退頹勢,以美元計價的出口衰退7.7%、進口衰退5.5%,貿易順差則略縮至5,099.63億美元。貿易順差已連續兩年緩和內需不振的隱憂,使得2015年及2016年經濟成長仍高於6.5%以上的水準。

   
全球經濟曙光未現造成中國大陸出口衰退,並進一步使得中國大陸逐漸產生工業成長趨緩及投資不振的隱憂。規模以上工業成長率於2014年年底時仍達8.3%2015年年底迅速降至6.1%2016年年底僅微幅上升至6%;投資方面,不含農戶固定資產資金額成長率則從2014年的15.7%降至2015年的10%2016年進一步下降至8.1%,而民間固定資產投資成長率則從2014年的18.1%降至2015年的10.1%2016年間大幅下滑至2.1%的低點後緩步上升至3.2%


中國大陸長期依靠外貿及外資兩大成長引擎帶動成長的模式,在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及接連發生的歐債風暴之後被迫面臨調整。在歐美先進國家經濟成長力道薄弱下,內需成長必須迅速支撐外需疲弱,才有可能在當前全球經濟尚未復甦之際,維持穩成長局面,此亦為十三五時期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的關鍵之一。    中國大陸近兩年的確亦靠著消費及政府支出成長,稍加減緩進出口雙降及投資減緩的衝擊。以消費成長為例,2016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仍有10.4%的成長,反而成為支撐中國大陸內需成長的主要動能。

          表一 2015年至2017年世界暨主要經濟體經濟成長率預測

註一:東亞及太平洋國家包含中國、印尼、馬來西亞、蒙古、菲律賓、泰國和越南。

註二:東協五國為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和越南。

資料來源: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A Shifting Global Economic Landscap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2017/01, <http://www.imf.org/external/pubs/ft/weo/2017/update/01/ >.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February 2017 Main report”, EIU.com, 2017/02, < http://www.eiu.com/FileHandler.ashx?issue_id=205017604&mode=pdf  >.

Asian Development Bank, “Asian Development Outlook Supplement: Asia's Economies Steady Despite Global Uncertainty”, Asian Development Bank, 2016/12, < https://www.adb.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216421/ado-supplement-dec-2016.pdf  >.

The World Bank Group, “Global Economic Prospects Weak Investment in Uncertain Times”, The World Bank Group, 2017/01, < http://www.worldbank.org/en/publication/global-economic-prospects#downloads  >.

           表二 中國大陸各項支出成長率及PMI指數
                                      單位:%           


註:1月份無數值之資料,其2月份之成長率為12月之總成長率。

資料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7/1/20。〈201612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10.9%〉,《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701/t20170120_1455968.html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7/1/20。〈2016年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長3.2%〉,《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701/t20170120_1455950.html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7/1/20。〈2016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增長8.1%〉,《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701/t20170120_1455946.html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7/1/1。〈201612月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為51.4%〉,《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612/t20161230_1448652.html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7/1/20。〈201612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6.0%〉,《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701/t20170120_1455945.html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6/1/19。〈201512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11.1%〉,《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601/t20160119_1306103.html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6/1/19。〈2015年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長10.1%〉,《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601/t20160119_1306106.html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6/1/19。〈2015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增長10%〉,《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601/t20160119_1306141.html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6/1/1。〈201512月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為49.7%〉,《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512/t20151231_1298837.html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6/1/19。〈201512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5.9%〉,《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601/t20160119_1306102.html 〉。

投資級經濟指標使用指南,2017。〈中國海關進出口貿易統計〉,《投資級經濟指標使用指南》,〈https://stock-ai.com/grp-Mix-cnIE.php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7。〈國家財政支出(不含債務還本)_當期值(億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data.stats.gov.cn/easyquery.htm?cn=A01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7。〈工業增加值_累計增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data.stats.gov.cn/easyquery.htm?cn=A01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7。〈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億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data.stats.gov.cn/easyquery.htm?cn=A01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2017。〈進出口差額_累計值(千美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data.stats.gov.cn/easyquery.htm?cn=A01 〉。


 

總體觀之,2016年中國大陸經濟成長雖然高於6.5%,然而中國大陸仍未脫離以外需為成長主要動能的發展模式,因而世界經濟榮枯對於中國大陸經濟的影響仍大,雖已成為第二大經濟體,然而仍受到歐美先進國家經濟穩定與否的影響很大,內需帶動成長模式仍有待努力,亦為中國大陸時三五時期達成2020年實踐小康社會GDP連兩翻的目標。

 

參、川普經濟政策對於中國大陸經濟成長之影響

除了面臨經濟結構轉型及邁向新常態的挑戰之外,中國大陸與全球其他經濟體一樣,受到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美國的影響。唐納川普(Donald Trump)2016年底當選美國總統,並已於2017120日上任,川普四大主軸政見分別為:消除貿易赤字、減稅、減少聯邦政府管制措施及降低能源成本等。川普經濟政策主張以美國利益為優先的核心思想,籌畫貿易政策、減稅、提振美國就業並放寬管制等措施,由於其經濟政策相較於歐巴馬時期多有不同(表三),其經濟政策之轉變不但影響全球經濟,亦將對中國大陸經濟成長有所影響。

        表三 歐巴馬與川普經濟政策主張之比較

資料來源:譚瑾瑜、林姿儀,2017/3<美國大選後亞太經濟金融發展與美國金融監理動向之前瞻>,中央存保季刊。
 

川普四大經濟政策主軸,對於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的影響,主要體現在區域貿易政策更迭、消除貿易赤字及提振美國就業等方向,而有以下四大挑戰需要面對。第一,由於川普欲消除貿易赤字,川普特別點名中國大陸及墨西哥,並認為這兩國對美國就業產生較大衝擊,因此美國將優先處理對中國大陸及墨西哥之雙邊貿易關係。而川普新任貿易署(USTR)貿易代表賴海哲(Robert Lighthizer)則提出中國大陸未履行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承諾,美國需要採取更強硬的策略來改變此不公平的貿易關係,美國媒體因而指出,此舉將可能加劇美國與中國大陸以及其它主要貿易夥伴的緊張關係,因此,可以預期美「中」經貿關係及談判將在川普當選之後成為溝通重點之一。

   
第二,川普除了推動美國優先的貿易政策,亦鼓勵製造業重返美國。川普強調製造業對經濟成長與所得創造的重要性,在其經濟說帖指出每增加1個製造業工作可創造4個行業工作機會,且每投資1美元於製造業,將爲美國創造1.81美元的經濟效益,認為製造業才是美國藍領階級提高薪資的機會。因應目前美國製造業就業人口比例從1997年的22%降至8%、遠低於德國與日本製造業就業人口仍維持20%17%的事實,川普將導引美國企業回國製造,川普除加強公平貿易及調降公司所得,亦擬放寬政府管制,並將透過邊界重稅來阻止美國企業設置總部於海外後再將產品賣回美國。除了可能影響中國大陸赴美國的跨境商貿活動之外,未來美國跨國企業及全球生產鏈是否因而調整在中國大陸的布局,均將可能進一步降低外商赴中國大陸的投資意願。

   
第三,川普上台之後立即於2017123日正式宣布退出TPP,將以雙邊經貿談判強化其對亞太地區經貿合作所獲得的經貿利益。中國大陸身為當前全球及亞太地區第二大經濟體,經由RCEP、一帶一路及FTAAP之推動進程,正逐步擴展其在亞太經貿整合的影響力。倘若美國真因川普上任而轉採貿易保護政策,亞太區域經濟整合將有可能因美國拒於門外,而使得整合中心點由太平洋向東亞偏移,中國大陸作為全球及亞太地區第二大經濟體,美國力量退出當然會凸顯中國大陸在亞洲事務的主導力。然而,作為全球經貿自由化先鋒的美國,改採貿易保護政策的機率並不高,加以中國大陸十九大將至,急遽變動美中關係,恐不利於美國政經佈局,較有可能的發展方向是在美中折衝後,獲致雙方可接受的結果。

   
第四,美國聯準會已逐步進行升息,低利率時代結束意味著新興市場舉債成本增加,除了新興國家可能因美國升息而有信用緊縮的挑戰,全球金融市場亦可能引發龐大美元資金需求,美元升值趨勢可期,將有可能因美元需求上升進而帶動美元升值。美元指數自川普宣佈當選之日起已不斷攀升,而亞洲貨幣則呈現貶值態勢,人民幣亦不例外。美國聯準會已於2016年底升息,雖加重人民幣貶值壓力但仍不致貶破6.7元關卡,惟川普當選後顯然有意減少美國貿易逆差並吸引全球資金回流美國,影響中國大陸經濟成長力道,恐加重人民幣貶值態勢。人民幣貶值將有可能拉大美「中」之間的貿易逆差,在美「中」洽談縮減貿易逆差的過程中,中長期將可能朝向緩合人民幣貶值趨勢的方向前進。

 

肆、習、李經濟路線分歧對於2017年中國大陸經濟之影響

中國大陸已體認到經濟發展已邁入新常態、調結構的關鍵期,在十三五規劃中,未來五年的經濟成長速度已轉從高速轉向中速,並以結構調整為優先,然而若未來五年經濟未達6.5%2020年希望達成全面推進小康社會的目標將無法達成,加上2017年將召開中共第十九屆全國代表大會(以下簡稱十九大),因此,在十九大前夕的關鍵時刻,確保經濟成長緩降趨穩,將是重要工作。

   
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於2016102427日於北京召開,在六中全會提出習核心的想法。「習核心」的提出,打破自江朱時期以來,經濟政策制定權在國務院總理的不成文慣例,在面對中國大陸新常態及實踐全面小康社會之關鍵時期,「習核心」若落實,將因經濟路線調整而影響2017年中國大陸經濟政策走向,2016年底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工作重點已可看出若干端倪。

   
從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及供給側改革之內容可以發現李克強總理及習近平總書記在經濟路線上的差異。李克強經濟學強調以創新驅動發展方式擴大內需,達到推升經濟成長的目的;習近平經濟學則是強調結構改革經濟轉型,以提高競爭力和生產力。李克強總理為達成經濟目標,在戮力推動創新驅動的同時,面對新常態的挑戰時,仍然選擇推動信貸擴張、拉抬股市、緩和房市泡沫等振興經濟方案,與供給側改革希望去化過剩產能及清除僵屍企業的走向不同。

   
事實上,中國大陸在2015113日公布《十三五規劃建議稿》時,尚未提及供給側改革,2015111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中,首次提出供給側改革,20151111日,李克強總理仍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中,提出「以消費升級促進產業升級,培育形成新供給新動力以擴大內需」,直至20151117日,李克強總理在十三五規劃綱要編制工作會議中,才提出「供給側和需求側兩端發力促進產業邁向中高端」的想法,稍加貼近習總書記之想法,隔日(1118)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在APEC會議中提及供給側改革的重要,最後終在十三五規劃中正式提出其內容,然而供給側改革的篇幅及內容不若創新驅動發展策略內容完整。

   
十三五規劃供給側改革內容主要在第五章發展主線中闡述, 在提出「習核心」之後逐漸成為2017年經濟政策主線的趨勢。201612月舉行的中共中央工作會議中,直接點出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實行方法包括深入推進”三去一降一補”及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兩項(表四) 201725日更明確提出《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加快培育農業農村發展新動能的若干意見》,提出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內容包括優化產

品產業結構、推進農業提高品質與效率、推行綠色生產以增強農業持續發展能力、壯大新產業新形態以拓展農業產業鏈價值、強化科技創新驅動並引領現代化農業快速發展、補齊農業農村短缺並奠定農村共用發展基礎、加大農村改革力度並激發農業農村內生發展動力等內容(表五)

    
供給側改革的精神,主要仍在強調去除過剩產能,希望透過結構性改革,優化產業結構體系,並逐步走向國退民進的方向。因此,倘若「習核心」確立,2017年真以供給側改革作為經濟發展主軸,則無可避免地會因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杆、降成本、補短板的調整結構過程中,使得中國大陸經濟發展會有陣痛期。倘若此時創新驅動、寬鬆貨幣及財政政策等十三五規劃中有關的擴大內需政策力道同步下降時,各界須防範中國大陸2017年景氣將可能進一步疲軟,進一步加深新常態對於中國大陸經濟之衝擊。


        表四 中國大陸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摘要

資料來源:新華社,2016/12/16。〈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 內容公佈(全文)〉,《鳳凰新媒體》,〈http://news.ifeng.com/a/20161216/50429429_0.shtml 〉。

              表五
農業供給側改革

資料來源:新華社,2017/2/5。〈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加快培育農業農村發展新動能的若干意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http://www.gov.cn/zhengce/2017-02/05/content_5165626.htm 〉。

 

伍、結論

2017年中國大陸仍持續面對新常態的挑戰,各預測機構普遍認為中國大陸未來將採取財政政策刺激景氣,以因應新常態經濟成長走緩的頹勢,然而成長步調將走緩,並低於2016年經濟成長幅度,成長區間為6.2%6.5%之間,仍然高於已開發經濟體,為全球經濟成長的主要動能。

   
中國大陸對外必須面對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後經濟政策的改變,包括美「中」經貿關係及折衝、製造業回歸美國所造成的全球生產鏈變化、美國退出TPP後亞太區域經濟整合之變化、人民幣貶值走勢等挑戰;對內則需面對十九大即將舉行與經濟下行壓力之間的拉扯,若「習核心」確立,供給側改革出線取代創新驅動經濟路線,2017年可能在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杆、降成本、補短板的調整結構過程中,使得中國大陸經濟發展會有陣痛期。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