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動向解析 (今日合庫)
王忠慶

2017/12/20
本文刊登於今日合庫,第516期
近幾年國內機械設備製造業之廠商家數皆維持在15,000家以上,且呈現逐年緩慢增加態勢,然而在生產值方面(請見圖一),2007~2016年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生產值年複合成長率為-0.22%,相較於2001~2007年10.35%的高度成長不可同日而語,此乃受到需求面、供給面和干擾面等不同層面的影響所致。首先在需求層面,雖然2010年起全球經濟持續復甦,但復甦力道緩慢且脆弱,導致有效需求不足,尤其中國經濟轉型,由投資轉向消費、從工業轉向服務業,從外需轉向內需的再平衡過程中,對於那些出口依賴中國需求的交易夥伴而言,中國轉型帶來的成本高昂,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深受其害。在供給層面,自德國提倡工業4.0後,機械設備進入新的應用領域,先進國家機械設備技術發展與我國的差距拉大,而中國則快速的追趕我們,我國所面臨的競爭威脅更加險峻;另外在干擾層面(匯率波動),自從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台後所實施的安倍經濟學,讓日圓匯率大幅貶值,而人民幣匯率則是走升,全球匯率波動自2013年以來明顯加劇,日圓匯率的貶值讓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的訂單流失,人民幣的升值則讓中國機械設備製造業者由出口轉向內銷,衝擊到我國本產業在中國市場的發展。

2017年以來,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景氣開始回升,主要因為美國經濟持續穩健成長,以及川普總統上任後推動基礎建設,此外中國也擴大進口採購,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因而受惠,然而美國採取了「反強勢美元」和「匯率操縱國判定」,匯率波動成為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的隱形殺手,根據以外銷為主的機械業者的財報來看,2017年以來業者的營收已明顯回升,但獲利方面卻因匯兌損失而呈現衰退甚至虧損局面。以下內文將針對2017年以來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所面臨的經營環境情勢、市場分析、企業經營績效,以及未來的產業趨勢及景氣展望作一分析:
 
圖一  1982~2016年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生產值走勢
註:此處生產值為經濟部統計處所公布之機械設備製造業各項產品之生產值加總而成,與經濟部統計之工廠校正數據或機械公會公布機械業產值達兆元有所差異,但產值變動走勢大致相同
資料來源:經濟部工業生產統計磁帶資料、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9月)。


壹、經營環境

一、2017年全球經濟成長動能回升,有利本產業外銷

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以外銷為主,2014年起其外銷比重更達六成以上,故全球經濟成長走勢影響著本產業的景氣表現。雖然全球經濟持續復甦成長,但成長力道緩慢且脆弱,雖然各國採取各項政策刺激經濟發展(需求側),但供給側(潛在產出)仍十分疲弱,因而影響到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的外銷表現。

然而2017年以來全球經濟逐漸好轉(請見表一),美國失業率持續下滑,且就業市場不斷獲得改善,美國經濟穩健成長;雖然英國軟脫歐機率大增,但歷經荷蘭、法國以及英國大選後,歐盟政治風險趨於緩和,歐盟經濟則呈現溫和復甦;中國各項經濟指標維持平穩成長,進出口規模也大幅增加,其PMI的上揚也顯示出中國製造業的擴張;而新南向國家經濟表現,除了菲律賓外,其餘主要國家經濟成長率水準皆較2016年持平甚至上揚。整體而言,全球經濟已開始回升,尤其中國擴大進口採購,此有利2017年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的營運。

 
表一 全球主要國家之經濟成長率估計值
單位: %
資料來源:經濟部國貿局(2017年7月號-國際貿易情勢分析)。

二、雖然全球經濟成長力道回升,但匯率的劇烈波動讓我國機械業廠商獲利受損
川普總統發動「反強勢美元」和「匯率操縱國判定」等話題,並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美元太強,因此反強勢美元立場仍會維持一段時間;其次是透過匯率操縱國的指控以爭取更有利的談判籌碼,2017年4月美國公布最新的《全球經濟與匯率政策報告》,本次未有國家被列為匯率操縱國,然而包含台灣、中國、日本、南韓、德國和瑞士等6個國家則被列在觀察名單中,2017年10月美國公布最新「美國主要貿易夥伴外匯政策報告」,我國已自觀察名單除名,顯示美國的主要目的乃威脅大於制裁。

受此影響,2017年以來亞洲主要國家匯率呈現升值態勢,其中新台幣匯率升值相當強勁(請見圖二)。雖然人民幣匯率的升值幅度相對輕微,若相較於2016年4月,2017年以來人民幣匯率仍維持弱勢態勢,然而為了維持人民幣匯率相對弱勢,近幾年中國所推動進口替代政策,2017年以來已有所改變,轉為擴大進口採購以降低貿易順差規模,故2017年1~9月中國商品貿易順差規模達3,338億美元,較2016年同期大幅衰退23.87%,其中對機械設備也擴大進口採購。

整體而言,川普總統發動「反強勢美元」和「匯率操縱國判定」等政策,對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同時產生利、弊兩種效果。首先中國不願人民幣匯率明顯升值而採取擴大進口,此有助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的出口表現,尤其是出口至中國市場;然而新台幣匯率的強勁升值,卻也讓以外銷為主的廠商產生匯兌損失。

 
圖二 亞洲主要國家匯率走勢
資料來源:中央銀行網站、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11月)。

三、2017年以來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外銷訂單明顯回升,其中又以來自中國的訂單成長最為顯著。
受惠於全球經濟成長力道上揚,以及中國擴大進口採購規模,帶動2017年以來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外銷訂單明顯成長,若以美元計價,2017年1~9月外銷訂單達171.14億美元,較2016年同期成長13.50%,但以新台幣計價,則成長力道僅達6.72%,顯示新台幣匯率的強勁升值已侵蝕到業者的獲利表現。以地區而言(以美元計價),除了東協地區,2017年1~9月我國機械設備業來自中國大陸的訂單成長最為顯著,年增率高達36.96%,來自美國和日本之訂單年增率亦達一成以上,來自歐洲和其他地區則小幅成長,僅東協地區減少對我國機械設備業的採購,年減率為6.39%(請見表二)。

表二  2016年以來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外銷訂單概況
單位:億美元、億新台幣、%
資料來源:經濟部統計處、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11月)。

四、2017年以來機械設備製造業的國內市場需求上揚,卻主要集中於電子設備業。
在國內市場(需求)方面,2017年以來我國製造業生產指數持續成長,且成長力道較2016年上揚(請見表三),然而若以各細項產業分析,則呈現兩極態勢,首先以外銷為主的電子業受惠於物聯網、雲端、智慧車以及新3C產品問市的帶動,電子零組件業生產指數持續上揚,2017年1~9月其生產指數年增率達6.92%,此外多項原物料商品價格走揚,也讓化學、塑、橡膠製品景氣跟著好轉,其生產指數年增率也呈現成長走勢,但受到一例一休和陸客來台人數減少的影響,國內消費較為疲弱,以內需導向的產業遭受波及。整體而言,半導體業者不斷增加設備支出以維持本身競爭力,故對設備需求有所成長,然而傳統製造業的投資意願較為保守,造成2017年以來機械設備製造業的國內市場需求上揚,卻僅集中以電子設備業為主。
 
表三 我國主要產業之生產指數年增率概況
單位:%
資料來源:經濟部統計處、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9月)。

貳、市場分析

(一)國際市場
1.美國
美國經濟穩健成長,川普總統擴大基礎建設,並持續推動製造業回流,但因美國人工成本較高,故選擇回流之企業仍以機械化甚至自動化生產為主,帶動美國增加設備進口需求,使得2017年1~6月美國機械設備製造業進口值達1,129億美元,較2016年同期成長6.59%,擺脫了2015年以來的衰退局面。在出口方面,美元弱勢有助出口競爭,另外亞洲地區半導體廠商彼此高度競爭而擴大資本支出,帶動美國半導體設備出口明顯成長,也讓2017年1~6月美國整體機械設備製造業出口值達793億美元,年增率為4.78%(請見表四)。
 

表四   2013~2017年前6月美國機械設備製造業進、出口值及其年增率

單位:億美元、%

資料來源:美國海關、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9月)

2.日本
日本為全球機械設備主要製造國家之一,且以高階精密設備為主,受惠於全球經濟成長,同時日本政府祭出稅制優惠措施鼓勵企業購買設備,日本企業近年降低在中國的投資規模,順勢擴大在日本境內的投資,帶動2017年1~6月日本機械設備製造業生產值明顯上揚,生產值達7,827億日圓,較2016年同期大幅成長28.21% (請見表五)。而多項細產業生產值亦呈現成長走勢,其中「採礦及營造用機械設備製造業」、「流體傳動設備製造業」、「輸送機械設備製造業」、「農業和木材加工機械製造業」、「紡織機械製造業」以及「半導體和面板設備製造業」生產值年增率高達一成以上。又以「半導體和面板設備製造業」成長力道最為強勁,主要因為各項新3C產品問市,加上智慧科技應用逐漸擴增,而各家半導體廠商為維持製程領先優勢,持續擴充高階製程產能,因此亞洲地區半導體業者大幅增加資本支出,且中國多處面板廠完工開始採購設備,使得日本「半導體和面板設備製造業」。
 

表五   日本機械設備製造業各細項產業之生產值概況

單位:億日圓、%

資料來源:日本經濟產業省、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9月)。

在出口方面,由於全球製造業擴張投資,尤其亞洲電子業設備支出成長強勁,日本因技術先進以及近地利之便,推升了日本機械設備製造業出口值,2017年1~7月出口值達8.63兆日圓,年增率為13.62%。在進口方面,受惠於日本政府祭出稅制優惠措施鼓勵企業購買設備,2017年1~2季日本民間企業設備投資金額(現價且未季調)分別達23.94兆日圓和18.87兆日圓,年增率各為3.6%和3.4%,成長力道優於2015~2016年,顯示日本企業開始擴張對機械設備的採購,此外日本機械設備製造業訂單上揚使其增加對外採購相關零組件,因而帶動2017年1~7月日本機械設備製造業進口值達2.93兆日圓,年增率為10.01%(請見表六)。
 

表六   2012~2016年前6月日本機械設備製造業進、出口值及其年增率

單位:億日圓、%

資料來源:日本海關、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9月)。

3.中國
2017年以來中國經濟成長表現優於預期,製造業明顯增加設備支出,且中國機械設備製造業者在技術層級的提升造成進口替代效應逐漸發酵,同時中國“四大板塊”和“三大戰略”區域發展規劃、加快國際產能和裝備製造合作規劃、《中國製造2025》中長期製造強國建設戰略等逐步深入實施和加快落實;另一方面,工業機器人、智慧製造裝備、環保裝備、城市軌道車輛等新興行業呈現快速發展態勢,在一系列產業發展政策推動下,激勵了中國本產業的內銷表現。此外全球經濟成長以及人民幣匯率相較於其他亞洲貨幣呈現貶值態勢,有助於中國機械設備的外銷,使得2017年1~7月中國本產業營運持續成長局面,其中專用設備製造業和通用設備製造業之主營業務收入分別達2.23兆元人民幣和2.87兆元人民幣,年增率各為12.4%和11.8%,成長幅度較2015~2016年明顯提升(請見表七)。
 

表七   2013年以來中國機械設備製造業主營業務收入及其年增率

單位:億元人民幣、%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統計局、Wind資訊、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9月)。

 

在進口方面,近幾年中國經濟成長趨緩,且中國政府推動進口替代政策,造成2015~2016年中國本產業進口值呈現下滑態勢。2017年中國政府為了降低貿易順差改為擴大進口採購,其中中國電子業朝向更高階技術發展,對高階電子設備的進口需求強勁,加上中國政府加速推動基礎建設,也讓工程機械進口需求增加,另外中國紡織業於2017年擴大設備更換,亦使紡織機械的進口規模擴大,因此在諸多設備進口需求皆強勁成長帶動下,2017年1~7月中國本產業進口值達719億美元,年增率高達14.52%,擺脫2015年以來衰退局面。

在出口方面,受惠於美國擴大機械設備的進口規模,同時中國推動一帶一路,來自新興市場的需求亦明顯上揚;此外,2017年以來人民幣匯率相較於日圓、韓元以及新台幣等匯率呈現貶值態勢,有助於中國本產業的出口競爭,使得2017年1~7月中國本產業出口值達1,068億美元,較2016年同期成長5.82%(請見表八)。
 

表八   2013年以來中國機械設備製造業進、出口值及其年增率

單位:億美元、%

資料來源:中國海關、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9月)。

(二)國內市場

一、產值分析

2017年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生產值已扭轉2015年以來衰退局面,主要受惠於我國機械設備外銷訂單大幅增加,且國內製造業生產指數上揚,帶動企業添購設備;另外政府推動智慧機械產業創新,機械業者技術提升進而產生進口替代,因而2017年1~6月機械設備製造業生產值達3,079億元,較2016年同期成長4.27%,其中金屬加工用機械製造業(工具機)因切入航太產業的高階設備領域,以及中國汽車產業規模持續成長,使其生產值達614億元,年增率為8.70%。專用機械設備製造業雖然多項細項產業產值下滑,但因產值規模最大之電子及半導體生產用機械設備製造業受益於兩岸和韓國採購金額大幅成長,推升整體專用機械設備製造業生產值達1,134億元,年增率為8.66%。僅通用機械設備製造業生產值呈現小幅衰退走勢(詳見表九)。由於2017年第二季以來國內製造業生產指數持續上揚,且整體製造業外銷訂單也呈現成長走勢,若以美元計價而言,外銷訂單年增率更達一成以上,顯示製造業訂單暢旺,有助於對機械設備的添購;此外,2017年第二季以來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外銷訂單亦持續成長,並將於下半年陸續出貨,故估計2017年下半年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生產值可望上揚,而全年產值年增率也將維持成長局面。
 

表九 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生產值概況

單位:新台幣億元;%

資料來源:經濟部統計處工業生產統計資料磁帶、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9月)。

二、進出口市場分析
在進口方面,受益於國內製造業訂單增加,尤其半導體及相關供應鏈業者為維持製程領先優勢,以及因應行動裝置與物聯網、車用電子等新興智慧應用需求升溫,持續添購進口高階設備,而一例一休的實施也讓部份企業提高自動化和精密機械生產,此外新台幣匯率強勁升值也有助設備的進口採購,使得2017年1~6月我國本產業進口值達4,297億元,年增率為6.83%,但因基期已高,同時部分國產品取代進口需求,導致進口值成長力道明顯趨緩。

在出口方面,雖然2017年以來新台幣匯率強勁升值而不利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的出口競爭,但因中國擴大進口採購,且部分機械產品被納入ECFA早收清單中,在關稅稅率調降的優惠下,來自中國的訂單大幅增加。政府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帶動機械設備製造業者積極拓展東協市場,加上2015~2016年機械設備製造業出口值下滑,導致基期較低,因而2017年1~6月我國本產業出口值達3,040億元,年增率為7.29%(請見圖三),擺脫2015年以來的衰退局面。

圖三   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之進出口值及其年增率

:依據中國民國海關對機械業的定義進行統計分析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海關進出口磁帶資料、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9月)。

就主要進口國家而言(請見表十),2017年1~6月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前五大進口國家分別為日本、美國、中國(未含港澳)、新加坡以及荷蘭,比重合計達82.96%,主要因為機械設備進口需求以電子及半導體設備為主。受惠於國內半導體及其他部分電子業者擴大高階精密設備,而美商應材在蝕刻與化學氣相沉積(CVD)領域具領導地位,且成功切入電子束檢測市場,另外美商柯林和柯磊合併後亦明顯提升其競爭力,在國內半導體大幅增加資本支出下,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自美國進口金額達1,160億元,年增率為20.37%,自新加坡進口更是大幅成長79.75%。雖然我國向日本採購半導體金額亦大幅增加,然而2017年國內面板雙虎資本支出卻相對保守,均無投資新廠規劃,造成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自日本進口金額較2016年同期僅小幅成長4.08%。由於荷蘭設備商艾司摩爾(ASML)積極發展極紫外光(EUV)設備,也讓國內半導體業者轉向採購EUV設備,但因製程良率問題和未進入量產階段,致使出貨遞延,也造成自荷蘭進口金額較2016年同期小幅衰退0.82%。此外,因國內傳統製造業投資意願仍保守,對設備採購規模降低,故自中國進口金額較2016年同期顯衰退12.35%。
 

表十  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前五大進口國家進口概況

單位:新台幣佰萬元、%

註:1.依據中國民國海關對機械業的定義進行統計分析  2.中國未含港澳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海關進出口磁帶資料、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9月)。

就主要出口國家而言(請見表十一),2017年1~6月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前五大出口國家分別為中國(未含港澳)、美國、日本、越南以及泰國,比重合計達60.06%。2017年以來中國經濟成長表現優於原本預期,企業對設備採購增加,且中國也擴大進口以降低貿易順差規模,加上我國部分機械設備產品被納入ECFA早收清單中,關稅稅率已降至為零,中國大幅購買我國機械設備產品,使得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出口至中國之金額達927億,較2016年同期大幅成長28.95%。但受到新台幣匯率大幅升值影響出口競爭,出口至美國之金額年增率僅達1.88%,出口至日本甚至衰退5.15%;此外,越南原是同時擁有TPP和RECP之成員國,但受到美國退出TPP協議,使其在亞洲地區經貿地位影響力下滑,也造成本產業出口至越南之金額較2016年同期衰退3.86%,出口至泰國亦衰退0.84%。雖然出口至越南和泰國之金額下滑,但因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出口至印尼和馬來西亞之金額年增率高達二成以上。
 

表十一  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前五大出口國家出口概況

單位:新台幣億元、%

註:1.依據中國民國海關對機械業的定義進行統計分析  2.中國未含港澳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海關進出口磁帶資料、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9月)。

參、企業經營績效

一、2017年1~7月多數業者合併營收呈現上揚走勢,但受到新台幣匯率升值的影響,上半年業者合併本期淨利年增率普遍呈現衰退甚至虧損局面。

在訂單回流的帶動下,2017年1~7月多數工具機業者合併營收呈現上揚走勢,其中亞崴、程泰、高鋒、福裕以及瀧澤皆成長一成以上,僅東台和協易各衰退2.26%和12.06%。新麥則受惠於中國客戶展店、非洲剛果麵包廠出貨、高附加價值連鎖店中央工廠設備等三大動能挹注,其合併營收較2016年同期成長4.16%。

在紡織機械業方面,全球經濟持續成長,消費增加,民眾DIY情形下滑,影響到家庭用縫紉機市場的買氣,導致伸興合併營收較2016年同期衰退5.85%,而高林股因之前工業用縫紉機市況低迷,公司營運保守,精簡人力、降低庫存,景氣回升卻反應不及,導致其合併營收較2016年同期衰退9.80%。在國內木工機械業方面,巨庭受到客戶調整庫存的影響,其合併營收僅達16.95億元,年減率為2.40%;錩泰則隨著代工之機種擴充,以及美國子公司DPEC的自主品牌銷售穩定成長,因而其合併營收較2016年同期成長4.13%。

 

在電子及半導體生產設備業方面,因國內半導體業者持續擴大設備支出,加上中國電子業快速發展,推升電子設備廠商合併營收普遍成長,但部分廠商合併營收仍下滑,其中廣運旗下太極能源公司不再納入合併營收計算範圍,造成其合併營收年減率高達71.63%。另外機械傳動設備製造業受到工具機景氣回升,進而增加對線性滑軌和軸承等相關零組件的需求,也讓直得和上銀合併營收各較2016年同期成長36.67%和27.20%。
 

在獲利方面,雖然2017年以來工具機廠商合併營收普遍成長,但業者以外銷為主,受到新台幣匯率升值而產生匯兌損失的影響,2017年上半年工具機廠商合併本期淨利皆呈現明顯衰退甚至虧損局面。巨庭和錩泰因以美國市場為主,亦受到匯兌損失的影響,導致其合併本期淨利年減率各為80.84%和77.20%。在電子及半導體生產設備業方面,業者獲利呈現兩極態勢,其中德律、旺矽、盟立、揚博、均豪、三聯以及恩德合併本期淨利較2016年同期衰退二成以上;志聖、和椿、弘塑、日揚以及固緯則成長二成以上,而東捷則轉虧為盈(請見表十二)。


表十二  2017年以來機械設備製造業主要業者之營運概況

單位:新台幣佰萬元、%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台經院產經資料庫整理(2017年9月)。

肆、產業發展趨勢

1.持續朝智慧機械發展

2017年2月政府成立「智慧機械推動辦公室」,協助台中機械產業朝向智慧化發展,並提供產業發展腹地與示範場域,藉由生產管理導入數位化、公版聯網服務平台以及產業應用服務模組,協助大中小企業導入智慧化生產,過去我國機械業以單機、零組件的銷售為主,為因應全球製造業的發展趨勢,我國機械業須結合ICT技術,並應用物聯網、大數據、智慧機器人等技術,朝智慧機械前進,提供終端使用者完整解決方案(Total Solution)。我國工具機也將推向航太產業領域,並擴大電子及半導體設備的自給率,以帶動智慧機械產值年成長率倍增。在政府的帶領下,我國將持續朝向智慧機械發展,預計產值年成長率將由2019年的2%,提升至2023年的5%,同時將2025年的整體機械設備製造業產值規模目標訂為1.5兆元。

2.除了中國之外,東協將是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另一重要市場
長期以來,中國為台商在海外市場的最大投資地區,但隨著中國薪資成本不斷攀升,下游製造業將產線外移,也影響到我國業者在海外市場的布局,東協已成為我國業者至海外投資的另一重要地區,根據投審會公布資料顯示,2017年1~7月我國至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越南以及印度等新南向國家之投資金額年增率高達183.56%,顯示在政策推動下,新南向市場已成為我國重要市場,這些至新南向投資的台商,其所需機械設備若能向國內採購,將有助於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在東協市場的發展,同時主要國際研究機構亦預測2018年新南向國家經濟成長普遍優於2017年,將可為我國機械設備帶來商機。

3.企業透過購併、策略聯盟或國際合作等方式,取得技術、品牌及通路之趨勢日益顯著
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普遍為中小企業,應變能力佳,然而面臨中國紅色供應鏈、進口替代,以及中韓FTA簽訂後之關稅減讓,加上國際匯率波動加劇等因素影響,對國內廠商將是嚴峻挑戰。由於企業營運規模小,普遍無力自行研發具有競爭優勢的新產品,故須透過購併、策略聯盟或國際合作等方式取得技術、品牌及通路,其中像友嘉集團正是透過不斷併購方式,使其工具機和產業設備等事業群共擁有46個品牌、74個生產基地,並且擠入全球工具機生產規模第三大廠商;另外政府也持續鼓勵企業採取購併方式來提升本身的競爭力和市占率,因此購併潮也將是未來發展的重心之一。

伍、展望分析

機械設備製造業深受全球經濟成長表現的影響,多家國際研究機構皆對2018年全球經濟成長抱持較為樂觀看法,主要因為美國經濟持續穩健成長、歐洲和日本等先進國家經濟可望回升,而中國和東協等國家經濟亦將維持較為強勁成長態勢,且全球貿易量歷經多年低度成長,2017年開始明顯回升,2018年將持續攀升,全球製造業仍維持繁榮態勢,進而對機械設備的需求增加,此有助於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的外銷。

然而在國內市場方面,根據主計總處預測,2018年我國民間固定資本形成年增率為1.55%,較2017年的1.70%的成長力道趨緩,僅台積電等少數半導體業者仍維持龐大資本支出,DRAM業者恐減少資本支出,而傳統製造業在國內投資意願仍低迷,且受到環評問題、一例一休以及供電問題等疑慮未解,皆對企業在台的投資信心產生不利影響,因此,2018年機械設備製造業的內銷值恐將下滑。
 

整體而言,本產業外銷比重持續提高,在全球經濟好轉,國際企業對設備支出增加帶動下,將使2018年我國機械設備製造業產、銷值可望延續2017年成長態勢,惟受到內銷疲弱的影響,其成長幅度恐將趨緩。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