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2016年全球經濟展望 (產業雜誌)
花佳正

2016/01/01

本文刊登於產業雜誌,第550期

一、全球景氣回顧

歷經2014年全球景氣持續回溫趨勢,原先市場預期2015年景氣可望持續2014年復甦走勢,但受到美國第一季嚴寒氣候與港口罷工事件影響,導致經濟成長表現不如預期。而後第二季全球因希臘債務危機再起,以及中國經濟持續走緩,新興市場與開發中國家景氣疲弱程度出乎預料,使得金融市場出現巨幅波動,讓市場在年初對2015年全球經濟表現的樂觀期待消失殆盡。由國際預測機構自去年10月以來所公布歷次經濟預測數據變化情形來看,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與經濟學人(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201410月以來,持續下修2015年全球經濟成長預測數值,與201410月時預測數值相比,IMF減幅均為0.7個百分點,EIU減幅則約0.5個百分點,(如表1),也再次驗證當前全球景氣走勢較原先預期疲弱。

1 IMFEIU之全球經濟成長率預測變化

                                                                                   單位:%

資料來源:IMFEIU

 

若針對2015年前三季全球各地景氣表現分別觀察,相較於亞洲地區與開發中國家,歐、美等先進經濟體方面,其經濟表現屬於相對穩定,而其中美國的表現又更勝歐元區。就各項數據分析,雖然美國聯準會(Fed)因應金融危機所實行的量化寬鬆作法(QE),已於201410月完全退場,加上年初嚴寒氣候的負面衝擊,以及美國西部港口發生罷工事件,但以美國經濟成長率表現來看,前三季經濟成長率分別為2.9%2.7%2.1%,考慮2014年逐季走高的經濟成長率基期,這樣的結果顯然表示前述事件並無損於美國穩健的經濟復甦。

此外,影響Fed政策走向的主要指標「勞動市場表現」,以2015年年初至今數據計算,美國平均失業率約為5.3%,低於2008年金融海嘯時期的5.8%,顯示過去在金融海嘯期間所形成的就業市場結構性失業,目前看來已有改善趨勢,前Fed主席柏南克(Ben S. Bernanke)也認為,目前的失業率已相當接近美國的自然失業率。而美國為全球最大經濟體,2015GDP可占全球將近25%的比重,因此美國經濟回溫,加上美國仍是世界最大的進口國與消費市場,在新興市場相繼出現需求趨緩的同時,美國經濟增溫,嚴然扮演起拉抬全球經濟的角色。

歐元區方面,雖然成員國債務問題影響已逐漸式微,但國際油價自2014年中開始崩跌,2015年也無明顯反彈趨勢,使得供給面拉抬商品價格力道疲弱,讓歐元區持續困於通縮陰影之中。不過,由於歐元區成員國之間在相同時點上的物價水準差異並不小,舉例來說,在EIU201510月報告中,2015年歐元區有7個成員國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為負值,另12個成員國則為正值,這樣差異的經濟環境也導致歐洲央行(ECB)的貨幣政策無法及時彈性應變,因此面對市場商品價格受到油價崩跌影響導致物價上漲率難以回升,ECB卻仍無法輕易地以大幅度貨幣寬鬆政策來因應,也凸顯歐元區整體制度設計上的先天缺失。

除貨幣政策之外,在財政政策方面,由於1997年歐盟頒布的「穩定暨成長協定」(SGP)內容中規定,歐盟成員如果希望採用歐元,必須遵守「馬斯垂克條約」(Maastricht treaty),條約限制會員國的預算赤字,不得超過生產毛額GDP3%,以及國家所有債務的60%,但在經濟蕭條期間,大多數的成員國沒有能力遵循此一標準,使財政赤字逐漸升高。不過,在成員國爆發債務問題之後,撙節開支政策讓歐元區在2014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下滑至2.4%,並在2015年進一步展現成果,將財政赤字占GDP比重控制在2.0%。但另一方面,撙節政策雖有利於控制赤字,但卻不利於經濟成長,因此歐元區成員國已在撙節原則之下,開始進行較彈性的財政政策,影響所及,根據IMF預估歐元區2015年經濟成長率可望來到1.5%,較2014年的0.9%增加6個百分點,意味著歐元區經濟活動已逐漸活絡。

相較於歐美地區經濟表現相對穩健,亞洲地區情況顯得較為保守。其中日本方面,在「安倍經濟學」前兩支箭:「大膽的金融政策」、「機動的財政政策」帶動之下,日本經濟於2013年找到震災重建需求以外的新成長動能,經濟成長率自2013年第一季起便逐季走高。不過這樣的趨勢在2014年卻遭到嚴峻的考驗,日本政府為了解決財政上日益嚴重的債務問題,決定在20144月將消費稅由5%上調至8%,而此舉不僅重創國內民間消費成長力道,也使得自2014年第三季以來國際油價大幅下跌所帶來的正面效益完全被抵銷,從2014年第二季開始連續四季經濟負成長,至2015年第二季消費稅效果影響基期因素解除後,才勉強回到正成長的表現。

事實上,安倍經濟學施行之初,日本政府原希望透過強力的財政與貨幣政策帶動經濟成長,同時達成「提高企業獲利、推升薪資水準、消費需求增加、刺激經濟成長、再提高企業獲利、再推升薪資水準」的良好經濟循環,接著進行國內經濟結構與財政問題的改革,為日本奠定未來持續成長的經濟基礎。不過,實際情況卻遠遜於政府原先預想,根據考量需求(「家計調查」等)與供給(工業生產指數等)所合成之「消費總合指數」走勢來看(如表2),各季成長率在2014年第二季至2015年第一季之間均呈現負成長,其後第二、三兩季雖然回復正成長,但成長率仍不足1%,足見安倍三箭的前兩箭效果不佳,日本整體經濟的好循環未如預期出現,使得國內消費無法承受消費稅調高所帶來的衝擊,對整體經濟造成負面影響。

2 日本總和消費指數各季走勢

資料來源:日本內閣府,201512月。

 

而在中國方面,中國經濟成長率繼2014年下滑至7.3%之後,2015年第三季持續滑落到近期新低的6.9%,究其原因,在貿易方面主要因全球復甦力道仍顯不足,以及人民幣實質有效匯率偏高,導致出口成長衰退,同時進口的部分在進口替代政策影響下,同樣呈現衰退現象;在內需消費面,雖然經濟結構轉型希望以消費來帶動整體經濟成長,但在城鎮化逐步推動的過程中,所得分配與社會福利制度改革較慢,使得消費帶動經濟成長的模式尚未顯著奏效;在投資方面,由於政策持續推動結構改革,過去以投資來促進經濟成長的模式正在調整,使得投資無法像過去一樣成為經濟成長的主要動能。

不過,儘管中國經濟成長持續趨緩,但經濟結構確實正朝政策目標轉變當中。如消費占GDP的比重在2014年為51.2%2015年上半年已提高到60%;在產業結構上,服務業占GDP比重在2014年為48.2%2015年上半年提高至49.5%,超過工業占GDP的比重;而在城鎮化方面,近幾年中國城鎮化比率不斷上升,2014年中國城鎮化比率已經來到54.8%

在其他亞洲地區方面,2015年美國景氣持續好轉,失業率逐步下滑,但對面歐洲景氣不明、希臘債務問題、消費需求亦不足的情況下,亞洲發展中國家必須繼續轉向國內需求與拓展更多的新興市場貿易,方能持續帶動亞洲的經濟成長。依據亞洲開發銀行預測,2015年整體亞洲(不含日本)之經濟成長率估計為5.8%,較2014年下修0.4個百分點。然而其中的東亞地區,由於中國在進行產業結構調整面臨經濟軟著陸的情況,刻意減緩經濟成長速度,因此東亞經濟成長率預估將下修為6.0%;而南亞與東南亞地區,ADB預估2015年的經濟成長率,相較於2014年的6.7%4.4%,南亞有機會上升至至6.9%,而東南亞則維持在4.4%;至於中亞地區2015年的經濟成長率為3.2%,而太平洋地區的經濟成長率則由2014年的6.7%微降至為6.3%。至於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預測,不含日本及亞洲四小龍的亞洲開發中國家,2015年其整體經濟成長率為5.6%,較2014年維持在相同的水準。

國際機構在預測2015年亞洲地區在物價表現上,雖然亞洲各國的擴張性財政政策逐漸退場,且並無施行更強烈的擴張性貨幣政策,加上國際原油價格持續維持在低檔,故亞洲整體物價相對穩定,因此ADB評估亞洲地區2015年的物價上漲率為2.3%;而IMF則預估2015年亞洲開發中國家物價將由2014年的3.2%下降為2.6%。在貿易表現方面,由於全球景氣依然未有強勁復甦力道出現,加上中國持續調整產業結構並發展內需市場,加上紅色供應鏈的影響下,使得整體亞洲的出口成長較為有限,但進口成長下滑幅度更大,ADB估計2015年經常帳順差占GDP比率,將由2014年之2.4%上升2015年的2.5%,僅微幅上升0.1個百分點;但IMF估計亞洲開發中國家2015年經常帳順差占GDP比率為2.4%,較2014年上升0.8個百分點。在投資的表現上,由於2015年受到股市不振的影響,中國大陸甚至採取降息以刺激經濟,加上各國出口成長不如預期,導致投資動能不足與消費信心低迷,進而影響投資與經濟表現。

在台灣的部分,由於全球景氣走勢不若年初所預料那樣強勁,台灣小型開放的經濟結構,自然受到更為顯著的負面影響,各項經濟數據中,首當其衝便是國內出口成長出現連月下滑。今年前三季出口金額較2014年同期減少9.45%,自2月開始連續八個月負成長,其中雖然部分因素乃國際油價下跌,使全球商品價格滑落所導致,但令人擔心的是,從經濟實質面角度切入,根據財政部貿易資料統計顯示,我國出口數量年增率(即去除價格因素影響)在出口金額衰退的八個月中,亦僅5月出現微幅成長0.17%,剩餘七個月同樣為負成長表現,另外,若以各季度趨勢來看,今年出口數量成長率呈現逐季下滑,因此,除了商品跌價造成我國出口金額表現不佳之外,出口相關產業的競爭力下滑,可能更是值得關注的焦點所在。

3 2015年台灣各月與各季出口數量成長率

                             單位:%

注:季度資料以該季月別資料平均值估算。

資料來源:財政部貿易統計資料查詢網。

另一方面,出口表現持續疲弱,也逐漸影響國內消費、投資與生產情形,減弱國內需求對經濟成長帶來的推升力道。從消費對經濟成長的貢獻百分點來看,2014年我國經濟成長表現相對優異,其中內需消費的貢獻功不可沒,第一季到第四季均貢獻經濟成長約2.02.5個百分點之間,但進入2015年之後,消費所能帶來的經濟成長僅餘約1.5個百分點左右。此外,令人不解的是,今年以來我國失業率情況持續改善(扣除畢業季影響),物價也因國際油價下跌而相對穩定,對民間消費而言,兩者皆為有利因素,內需消費表現理應獲得部分支撐,但事實卻不然,因此,除了受到國際景氣走緩導致出口表現不佳,所連帶造成的內需走弱之外,國內經濟在結構上,也存在影響內需成長動能的因素,必須及早加以調整。

 

二、全球景氣展望

展望未來,雖然近期國際油價仍出現破底走勢,但向下空間實屬有限,因此,要再出現如2015年般油價崩跌而導致的價格破壞情形,機會應當不大。不過,就整體情勢而言,在全球石油嚴重供應過剩之際,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124日開會討論是否減產,雖然伊朗、委內瑞拉等鷹派成員國要求OPEC減產,拉抬國際油價,但俄羅斯11月原油產量又處於蘇聯垮台以來的歷史高峰,導致會議後不但沒有達成減產協議,而且還放棄官方的原油日產量上限目標。未來在全球景氣仍無法出現強勁復甦,同時全球原油供給因伊朗解禁,及OPEC、美國、俄羅斯等國家均不願輕易減產影響下,不論是供給或需求面都不利於油價上漲。因此,對部分產油國家經濟表現的負面影響恐將持續。

另一方面,中國經濟在政策調控持續進行下,預期將進一步走緩,目前中國官方宣示未來五年經濟成長率下限是6.5%,因此,即便其他主要先進國家經濟表現均可望優於今年,但整體全球經濟在2016年的表現,與今年相比仍難以出現幅度較大的成長。根據國際主要預測機構對全球經濟及貿易成長預測數據來觀察(如表4)2016年全球經濟成長率約較2015年增加0.20.7個百分點,世界貿易成長率則增加0.91.8個百分點,增加幅度都不算太高。

4 2015年、2016年主要預測機構對全球經濟及貿易成長預測

                                                                 單位:%

資料來源:IMFUNGIEIUOECD

美國將持續引領全球復甦

2015年美國內需為經濟成長主要動能,就目前趨勢來看,相同成長結構可望延續至2015年。其中,持續穩定復甦的就業市場,以及勞工薪資成長,除了是維繫2015年美國消費成長的重要因素之外,在2016年將有機會進一步推升民間消費成長。尤其在勞動與薪資方面,Fed 122日發布的褐皮書報告中,將薪資成長描述為「基本上為穩定至成長」,這份褐皮書與Fed主席葉倫122日的演說內容相呼應,她相信美國經濟成長足以達成就業市場好轉和通膨回升。此外,根據美國公布11月就業報告顯示,新增就業人數達21.1萬人,同時每小時工資穩定上升,而失業率也持平維持在5%2015年美國平均失業率約為5.3%,已較2014年平均失業率6.2%大幅下降0.9個百分點,而根據EIU的預測數據觀察,2016年將來到4.8%接近金融海嘯發生前的水準。

而在貿易情勢方面,受惠於2016年全球經濟與世界貿易均略優於2015年,美國對外貿易也可望同步成長,根據EIU預期結果顯示,2016年美國輸出成長率可達2.9%,輸入成長率可達3.2%,較2015年分別高出0.80.2個百分點。此外,在經常帳方面,在輸出成長優於輸入成長的情況之下,美國經常帳逆差對GDP比重也將下降0.2個百分點。

除了上述內需與外貿基本情勢之外,在匯率與利率方面的變動趨勢也將牽動美國各方面經濟數據表現。自從2014Fed結束每月購債的量化寬鬆政策之後,市場便開始預期Fed升息時點將在2015年下半年,如今Fed正式於當地時間1216日啟動升息機制,正式結束自200812月以來將利率維持在接近零利率的水準。而Fed今天調升利率,也可解讀為釋出當前經濟能在較「正常」或貨幣政策更緊縮之下穩步成長的訊息,也意味著揮別因應金融危機而採行的史無前例寬鬆貨幣政策。

與過去不同的是,美國作為全球經濟龍頭,利率政策往往成為世界各國調整利率的重要依據,過去美國宣布升息,全球多數國家也都跟進,因此就歷史資料來看,回顧美國最近3次升息循環,在Fed展開升息前的6~9個月,美元平均升值近9%,但升息啟動後的6個月內,美元平均貶值約6%,意謂一旦真正邁入升息循環,美元匯價反而走下坡。但就目前主要國家貨幣政策及經濟表現趨勢觀察,歐元區結構性問題難解,中國經濟持續走緩,日本剛擺脫調整消費稅的負面影響,均維持貨幣寬鬆環境,甚至加碼寬鬆,相對而言缺乏升息的條件與空間,因此,在此次美國升息對美元匯率帶來的效果,在主要國家兩極化的貨幣政策環境下,可能不會依循過去歷史資料所呈現走勢。

5  2016年美國GDP與組成結構成長年增率

                                                                  單位:%

資料來源:EIU, Country Data, 201510月,2016Q1~Q4預測值。

歐元區復甦趨勢應可延續

歐元區經濟成長在2014年由負轉正,並且在2015年持續向上,2016年可望維持復甦態勢,惟在復甦力道方面恐較為趨緩。其中在內需的部分,EIU預估2016年歐元區民間消費成長為1.3%(如表6),較2015年減少0.3個百分點,反映失業率在2016年能無法有效改善將不利於民間消費成長。不過在投資方面,2016年歐元區固定投資成長率預估為2.7%,較2015年高出1.2個百分點,將是歐元區在2016年景氣復甦的重要動能。

在外需表現方面,歐元區出口自從2010年後金融危機時代開始表現便已呈現穩定狀態,因此即便在部分國家出現債務危機期間,整體歐元區出口表現仍能維持正成長,根據EIU預估,2016年歐元區出口將可望成長3.7%,進口則成長3.6%,顯示出口方面將能延續2014年至2015年以來的暢旺表現,進口方面則主要提供區域內消費及投資生產需求。

6 2015年與2016年歐元區重要經濟指標

                                                                 單位:%

資料來源:EIU, Country Report, 201510月。

面對經濟成長動能可能稍微減弱,以及持續困擾歐元區的通縮問題,ECB2015年底擴大量化寬鬆規模,希望藉此推升歐元區經濟成長,並解決通縮問題。不過,由於美國已確定啟動升息機制,且國際油價在供過於求的情況下,前景並不樂觀,再加上歐元區失業情況仍然嚴峻,解決結構性失業問題曠日廢時,ECB此舉能否讓歐元區脫離,仍有待時間證明。而在財政政策方面,撙節計畫仍對歐元區國家財政支出產生抑制作用,EIU預估2016年歐元區政府支出成長率僅與2015年持平,因此,整體而言歐元區在貨幣及財政政策方面,均不易對經濟成長提供太多助力。

 

日本薪資能否成長仍為關鍵因素

面對國際情勢不如原先預期,日本央行對國內經濟成長及物價走勢看法也趨於保守。觀察日本央行近期對2015年及2016GDPCPI成長率的看法,GDP成長率自20151月以來持續下修,CPI則是連四次下修,顯示面對2015年年初以來全球景氣走緩的趨勢,日本經濟也難以置身事外。另一方面,由於國內經濟連續四季出現衰退,因此原定於201510月將消費稅由8%調升至10%的計畫,宣布往後推遲18個月,至20174月實施,因此日本政府希望期望的物價成長率2%政策目標,短期之內恐將難以達成。

7 日本銀行對2015年與2016GDPCPI成長率走勢預測

單位:%

註:1.CPI不含生鮮食品。

2.數值以多數政策委員看法扣除最大及最小之極端值後取中間數。

資料來源:日本銀行,各月政策委員會月報。

事實上,日本經濟好循環啟動的最大關鍵,乃在於國內薪資是否能如政策規劃一般,隨著景氣轉佳而成長。尤其這段時間中,日本企業確實因安倍經濟學的推行而獲益,根據日本財務省「法人企業統計調查」結果顯示(如表2),企業經濟利益在2014年第二季至2015年第一季這段期間中,僅小型企業(資本額規模1千萬~1億日圓)2015年第一季出現衰退,其餘時點不論大型(資本額規模10億日圓以上)企業、小型企業、或企業整體,其經常利益均為正成長表現,但即便如此,企業加薪意願仍然低落,以至於薪資上漲幅度感不上國內物價上升速度,實質薪資在同期間持續衰退,也難怪民間消費成長率在調高消費稅後一厥不振,拖累日本整體經濟成長表現。

儘管日本政府為了因應國內消費成長低迷的窘境,宣布延後第二次調高消費稅的時程,讓日本民間消費獲得喘息空間,但面對持續走緩的全球景氣,仍需要更多政策來推升國內經濟。對此,安倍首相2015924日連任自民黨總裁記者會上,宣布:「安倍經濟學進入第2幕」,表示政權運營將以經濟為最優先課題,同時提出「安倍經濟學」的新三支箭,分別是:孕育希望的強大經濟、構築夢想的育兒支援、以及安心的社會保障。

在新的第一支箭中,安倍提出了將GDP擴大至600兆日圓的目標,這是為實現財政健全化所必須實現的GDP值。不過,在安倍2012年第二次執政後,2013年度的實際經濟成長率為2.1%2014年度受消費稅增稅影響為負0.9%2015年度預計為1.5%,與日本內閣府推算之基準:每年平均經濟成長2%,仍有一段距離;在第二支箭的「育兒支援」中,要實施政策需要持續性的財源,但安倍並未説明需要多少資金,以及資金來源;在第三支箭的「社會保障」中提出的「護理離職為零」也仍然需要財源,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估算,到2025年預計出現38萬的護理人員短缺。

但目前看來,日本的財政狀況似乎不足以支撐這樣的政策規劃。就近期國際信評機構對日本主權債務的看法觀察,疲弱的經濟成長,加上延後調高消費稅的作法,已使得信評機構對於日本政府的償債能力產生質疑,201412月穆迪(Moodys)將日本的評級下調至A120154月惠譽(Fitch)將日本的評級下調至A;而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則在20159月將日本主權債務評級從AA-下調至A+,顯示日本政府現在正面臨兩難,一方面要整頓財政、平衡收支,一方面又有推動經濟成長的壓力,也代表未來政府透過財政支出來推升經濟成長的可能性將持續降低。

 

中國經濟成長持續走緩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和中國社會科學院同於20151216日發布的2016年中國經濟預測報告,其中對2016 GDP成長率預測數值相較於兩單位先前對今年 GDP 成長率預測結果均有所下降。人民銀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等撰寫的《2016年中國宏觀經濟預測》中指出,明年中國經濟成長率預期為6.8%;而社科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李雪松等撰寫的 2016年《經濟藍皮書》則預計,明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將在6.6%6.8%之間。

此外,人民銀行對明年全年 CPI漲幅的基準預測為1.7%,相較於今年的預測值要高 0.2%;社科院也稱明年中國 CPI 將維持小幅上漲,通貨緊縮壓力將持續。兩份報告也都指出經濟走緩壓力不可輕視。人民銀行的報告指出,煤炭、鋼鐵、建材等領域產能過剩問題仍未緩解,明年上半年製造業投資增速可能繼續放緩。

雖然整體經濟走緩幾成定局,不過近年來中國官方致力於經濟結構改革的效果也可望逐步顯現。由內需消費作為經濟成長的主要動能,搭配放寬一胎化政策,並持續推動城鎮化,縮小城鄉差距,持續調漲最低工資,以及就業機會增加,都將有助於促進消費成長,讓中國經濟持續朝軟著陸方向邁進。

 

其他亞洲地區經濟約略持平

全球經濟成長仍面臨景氣復甦動能不足的問題,亞洲國家近期面臨的問題包括金融市場波動加劇和資產價格的破壞性調整,而實質產出成長的下降,依然是發達與新興市場經濟體所要共同面臨的重要課題。此外,由於產能過剩造成的大宗商品價格下跌,也給過去多年來經濟快速成長的亞洲發展中國家,帶來一定程度的經濟成長壓力。另一方向,亞洲石油進口國因國際油價下跌,緩解部分物價上漲壓力,將減輕其實施擴張性貨幣政策的負擔;加上透過匯率的貶值,有助於採取靈活匯率制度的國家,透過匯率抵消與石油相關的貿易條件惡化對需求造成的影響,而亞洲許多國家亦透過產業結構調整來提高生產率和消除生產瓶頸,因此整體而言,IMF預計2016年亞洲經濟成長將處於5.5%左右的水準。

雖然目前預估亞洲經濟成長仍有改善的機會,但有待亞洲各國來努力,在亞洲許多國家,寬鬆貨幣政策可望繼續支持經濟活動,並使通貨膨脹率達到預定的水準;而在許多仍具備財政操作空間的國家,可能將放寬近期的財政政策態勢,尤其是增加基礎設施的投資,而財政整頓方向將聚焦於減少債務和防止拖累經濟活動之間,找到一個適當的平衡點;其中許多亞洲國家,都將透過稅務改革和確定支出的優先順序,以促進財政支出的成長來源。

依據德國IFO經濟研究院在2015年第四季對全球進行的世界經濟調查(World Economic Survey, WES),IFO對「全球經濟氣候指數」的最新看法如下表8所示,2015年第四季的全球經濟氣候指數為89.6,較第三季調查時下降了6.3點,同時對未來六個月的經濟表現預期,也同樣較第三季的103.5下降至93.0的水準,亦較去年同期的98.2,減少了5.2點,顯示世界各專家對全球經濟表現的看法,已由2014年較為樂觀的態度轉為較為保守。就亞洲的部分而言,IFO2015年第四季所預估「亞洲經濟氣候指數」為75.4,再創自2013第三季以來的最低點,而且亞洲經濟氣候指數已低於其長期平均水準的92.5(如圖1),在全球景氣的預期指數逐漸走向保守評估的情況下,根據IFO的研究結果來判斷,亞洲自2015年下半年後的景氣復甦將會趨於保守,2016年亞洲的經濟成長率應維持在和2015年差不多的水準。

8 IFO對全球景氣指數

Climate (2005=100) 

資料來源:IFO, 12/11/2015

1 IFO對「亞洲經濟氣候指數」調查

資料來源:同表8

此外,亞洲開發銀行(Asia Development Bank, ADB)預測2016年整體亞洲(不含日本)之經濟成長率為6.0%,較2015年上調0.2個百分點。其中的東亞地區,由於ADB預測2016年東亞各國的出口受到中國經濟成長趨緩,以及中國紅色供應鏈的影響,因此預估2016年東亞整體經濟成長率為6.0%,與2015年維持相同的水準;但南亞與東南亞地區和歐美市場的直接連結性相對東亞較小,受歐美景氣的影響較小,且在各國政府投資帶動,並持續吸引由中國轉移至東南亞投資的外資企業,故南亞與東南亞經濟成長率預測將由2015年的6.9%4.4%,分別提高至7.3%4.9%;至於中亞地區2016年的經濟成長率則提高至4.2%,而太平洋地區則是由2015年的6.7%大幅下滑至3.9%。此外,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預測,不含日本及亞洲四小龍的亞洲開發中國家,2016年其整體經濟成長率為5.5%,較2015年下滑0.1個百分點,其中,中國與印度二大國家之經濟成長率,中國是下修至6.3%,印度則是維持在7.5%

國際研究機構在預估2016年亞洲地區的物價上,由於全球景氣復甦趨緩、國際油價仍維持相對低檔,加上預期美國終將升息的情況下,物價仍保持在一定程度的穩定,因此ADB預測2016年亞洲地區整體物價上漲率為3.0%,較2015年上升0.7個百分點;IMF預測2016年亞洲開發中國家的平均物價上漲率為2.8%,較2015年增加0.2個百分點。在貿易表現方面,由於美國景氣的復甦應可帶動些許出口動能,但面對中國紅色供應鏈壓力與經濟軟著陸等問題,以及歐洲內需市場動能不足的影響下,亞洲經常帳表現較2015年水準略為下滑,因此ADB預測2016年亞洲經常帳順差占GDP比率為2.3%,較2015年下滑0.2%IMF預測亞洲開發中國家2016年經常帳順差占GDP比率為2.2%,亦較2015年下滑0.2%。整體而言,2016年亞洲的出口受到全球復甦力道減緩的影響,導到出口動能不足,加上人口老齡化、投資成長趨緩,以及生產力的成長隨著亞洲新興市場經濟體與先進國家之間的技術差距縮小而下降,預計亞洲的經濟成長將有所趨緩,而亞洲各國面對全球景氣的變化亦提出不同的因應對策,在不同國家有著不同的任務,像是印度、東盟國家將持續投資基礎設施以帶動成長;中國大陸將透過降息與寬鬆貨幣政策,並採取貶值政策以提升內需市場消費與出口競爭力,避免經濟成長出現硬著陸;這些政策的推動對於亞洲要保持經濟成長都是非常重要的措施。

9  ADB對亞洲經濟體2014~2016年重要經濟指標預測

單位:%

註:1.亞洲不包括日本。

2.包括亞美尼亞、亞塞拜然、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土庫曼等國。

3.包括庫克群島、斐濟、吉里巴斯、馬紹爾、巴布亞紐幾內亞、所羅門群島等國。

4.e為估計值;f為預測值。

資料來源:ADBAsia Development Outlook 2015 update20159月;Asian development Outlook Supplement201512月。

 

三、未來不確定因素

分歧的貨幣政策走向

由於受到全球景氣復甦延緩,使得美國Fed的升息決策更加複雜,加上美元升值及全球股災,使主張延後升息者聲勢更強,但美國即便延後升息的時程,2016年升息的壓力仍然存在,而當美國經濟逐漸復甦,美元成為相對強勢貨幣,也將進一步牽動亞洲貨幣的走向,並對主要工業生產國家造成影響。

近期亞洲貨幣最早進行貶值的是日本,當美國Fed主席葉倫暗示2015年可望升息時,該效應直接加重日圓貶勢,東京外匯市場的日元匯率一度貶值至1美元兌123.33日元,創下近八年以來的最低點;2015年中時,亞洲貨幣在此期間也競相出現貶值狀況,自20147月至20156月為止,主要國家匯率皆呈現走貶趨勢。我國貶值幅度為3.71%,相對其他亞鄰國家貶值幅度來得小,如日本(20.37%)、新加坡(8.31%)、韓國(9.02%)。日圓貶值,影響亞鄰國家出口產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於2015年下半年進一步影響亞洲貨幣的競貶幅度,引發各界的市場關切。

歐元區方面,ECB管理委員會在201512月例行貨幣政策會議中,宣布將隔夜存款利率調降0.1個百分點,從負0.2%降到負0.3%,藉此迫使銀行積極放貸。總裁德拉吉更宣布將擴大今年3月開始實施的QE購債計畫,包括延長實施的期限,每月購債規模則維持在600億歐元不變。依此推算,ECB祭出的QE規模將增加至少3,600億歐元(3,905億美元),由原訂的1.1兆歐元增至逾1.5兆歐元。此外,可收購資產的範圍也擴大,從目前只收購政府公債和重新包裝的資產擔保證券或擔保債券,擴大到歐元區境內各地區和地方政府所發行的債券。ECB此舉主要針對歐元區疲弱的通膨率與經濟復甦,其原因除了國際油價未如年初市場看法一般出現回升,反而呈現向下續跌壓力,提供ECB更大的空間進行貨幣寬鬆動作之外,美國升息對市場資金衝擊在所難免,因此,為求確保通膨率回到略低於2%的目標水準,除了這次擴大QE之外,德拉吉也強調必要時不排除動用其他政策工具。

油價持續低迷對總體經濟影響程度

從原油與汽油價格去年中開始走下坡起,低油價可帶來的所得效果,使得專家便普遍預期低油價將能提振美國消費者與企業的支出,然而他們的如意算盤並未成真。相反的,美國企業投資明顯放緩,主因在於疲弱的商品價格、強勢美元以及全球經濟隱憂。消費支出則時好時壞,汽車與房屋銷售固然有所成長,但經通膨調整後的零售支出自年中起便不見起色。如今原油與商品的跌勢似乎仍在繼續,勢必對美國企業及Fed帶來廣泛的影響。

除了對民間消費與企業支出的影響難以預期之外,在金融面上,低油價持續對產油國家的財政帶來龐大壓力。IMF201510月發佈的關於中東和北非的經濟評估報告中,就警告如果油價持續眼下的低水準,則IMF預測未來5年中東石油出口國將面臨1兆美元的預算缺口,2015年沙烏地阿拉伯將面臨20%的預算赤字。

面對持續下滑的石油收入,中東國家只能動用自己持有的金融資產,消耗積累的「財政緩衝」。同樣根據IMF的研究報告,除科威特、卡達和阿聯酋以外,大多數國家的當前油價都與他們應對政府支出的「收支平衡點」相距甚遠,這也就意味著,阿曼、阿爾及利亞、沙烏地阿拉伯、利比亞、葉門等國的財政緩衝預計只能維持五年,之後他們將不得不面臨舉債的境地。事實上2014年夏季開始,油價的一路震盪下行已經讓這些依靠石油為生的國家收入大減,去年一年,他們的出口因油價而合計減少了3600億美元,給大多數國家的資產負債錶帶來極大衝擊。根據國際評級機構穆迪的預測,一些國家將在今年或明年遭遇財政赤字的局面。就連我國央行總裁都在201512底指出,雖然對台灣而言,油價下跌可以改善貿易條件、增加民眾的購買力,但他也希望國際油價不要再降了,否則中東國家財政出問題,主權基金撤出國外股市,將會相當麻煩,顯示低油價對國際金融面的影響,確實不容小覷。

參考資料:

1.亞洲重要經貿國家知識庫。

2.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

3.IMFGIIOECDUNEIUWB等各個國際主要預測機構公布資訊。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