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稅改勿淪為挑起階級對立工具(蘋果日報)
趙文衡

2017/07/22
日前,有政府官員表示,目前稅改圖利富豪,將會掀起99%與1%的戰爭,同時也認為分離課稅會嚴重影響公平性。這些論述幾乎是一種左派教條式的意識形態,不但昧於事實,違反世界潮流,尚會阻斷台灣經濟發展的生機,更嚴重將可能挑起國內階級對立。

首先,這些對致力於投資台灣人士的不友善言論令人感到遺憾。並不是所有富豪都會將其身家投資台灣,有些反而會把資產移至海外。投資台灣是基於對台灣經濟的信心與對此片土地的熱愛。這些投資活動本身即是對台灣經濟有很大的貢獻,應該予以鼓勵,實在不應被如此對待。

其次,此次稅改不應只是為了減少內外資差距,而是應大幅降低台灣超高的投資稅率(股利所得稅)。當然,所謂超高稅率不是指低所得者的稅率,在現有制度下,有些低所得者的投資稅已經是負數。這裡講的超高的投資稅率是指高所得者的稅率。

目前,OECD投資稅的最高稅率平均只有23.8%,而台灣最高稅率接近40%,如果廢除兩稅合一,還將高達45%。也就是說,台灣投資稅的最高稅率大幅高於OECD國家達16至20個百分點以上。如此高的稅率可以解釋富豪不投資台灣的原因,同時也凸顯仍然堅持投資台灣人士的可貴之處。

稅改討論民粹反富 為什麼在台灣投資僅杯水車薪的投資人可以不用繳稅,大力投資台灣者卻要課徵高達40%的稅負?為符合國際潮流並使被嚴重扭曲的稅制更趨公平合理,此次稅改的目標應是降低最高稅率至與OECD相近的水平。在此情形下,高所得族群降稅幅度較大是理所當然,許多低所得的稅率已經是負數,也不可能再降。

有些人喜歡比較高所得與低所得從稅改中的獲益,並得出稅改圖利富人的結論。但是,跟OECD國家比較,台灣投資稅的不公現象存在於高所得族群。他們付了比其他國家更多的稅,而這卻是他們投資台灣、幫助台灣經濟發展的代價。

絕大多數OECD國家把投資所得稅與綜合所得稅分開來看,給予投資特別優惠的稅率,主要原因是投資活動不是用於個人享樂(消費),而是投入有利於公益的生產活動,課重稅不但不利於經濟發展,也會影響將來稅收來源,而累進稅更有抑制投資的負面效果。總之,給予投資特別的優惠地位主要是為了養雞生蛋,而不是殺雞取卵。

筆者建議在討論稅改議題時應多看看其他國家的實際做法,不應只在陳腐的教條中找答案。國內稅改的討論太過民粹,並有很深的反富情結,以致沒有人敢為上述不公平現象發聲。結果是台灣投資日益不振,經濟江河日下,受害的是整個社會。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