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台須因應川普對APEC合作模式影響(蘋果日報)
邱達生

2017/12/30
台灣經濟是外貿導向,政府一直希望加入區域經濟整合以維繫出口動能。但是在國際現實環境下,過去一年仍然無所進展。盤點手中籌碼,APEC與WTO是台灣擁有會員身分的兩大重要多邊平台。資訊科技協定(ITA)讓台灣在過去20年享有ICT產品出口低障礙優惠,而ITA即是在APEC完成研議後,送往WTO通過並執行的協定。然而川普因素影響了APEC模式,2018年起台灣在參與這個亞太與會層級最高的論壇,必須有效掌握APEC可能的質變。

APEC運作模式以三大支柱為基礎:自由化、便捷化、經濟與技術合作。過去美國為首的APEC已開發經濟體明顯注重自由化與便捷化發展,因為技術先進的已開發經濟體的外貿較具競爭力,推動自由化與便捷化旨在拓展海外市場佔有率。而以中國為主的新興經濟體則側重經濟與技術合作,因為新興經濟體處於開發中階段,需要先進國家提供的技術協助。

但是美國總統川普反對自由貿易,認為其將導致美國缺乏比較利益的產業失去提供工作機會能力,是以川普政府希望轉移多邊談判至雙邊方式。由於川普的觀念與過去歷任的美國總統有顯著的差異,因此美國在APEC領導已開發國家陣營的態勢已經不再。

回顧2017年APEC會議,川普所堅持的可以為美國人創造就業機會的公平貿易,已經完整的透過美國貿易代表署轉達至APEC美方代表;美方資深官員對APEC所倡議的經濟整合議題抱持消極立場。未來中國在APEC的區域經濟整合立場,將會如同其在出席2017年世界經濟論壇立場一樣,趁著川普反對全球化之際,特別強調自由化與全球化以取得國際間的共主地位。

總之,川普政府強調的美國優先、美國至上原則,與APEC區域合作精神是互相違背的。APEC的區域經濟整合目標是使整個亞太區域的資源獲得最適化的分配,極大化區域的福利效果時會因為會員經濟體的競爭力有別,而出現贏家與輸家。川普的公平貿易眼中不願任何美國產業淪為輸家,而在雙邊談判中美國可以強勢主導、干涉市場機制讓美國缺乏競爭力的低階製造業也能反敗為勝。

所以可以預見在美國川普總統任內,美國將沒有動機與意願領導APEC的多邊經貿自由化程序。加上2017年12月參眾兩院通過的美國稅改,其磁吸效應與外溢衝擊,讓各國對美國疑慮加深。而事實上,APEC其他的已開發國家包括日本、加拿大、紐西蘭與澳洲也沒有足夠的實力,取代美國角色來領導APEC自由化進程。可以預見,未來APEC議題發展將以經濟與技術合作為主軸,而中國將在APEC扮演越來越關鍵角色。

此外未來的關注重點也應該是美國代表將會藉由APEC多邊場域,與其他經濟體進行雙邊會談。且對其他經濟體而言包括台灣在內,預期與美方代表雙邊談判的重要性與壓力將大幅提升。當然最重要的是美、中兩國在亞太區域的角色演變,將是2018年起我國參與APEC應該密切注意的發展。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