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觀點

美中貿易戰真的會打起來?言之過早(Yahoo論壇)
葉基仁

2018/04/02

      涉及產品總金額達600億美元以上,加上先前美國已發布對美國的鋼、鋁製品進口限制,雖然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透露,美國是否實際啟動制裁措施要等到6月前後,才能斷定。

      在這之前,美中將針對如何削減貿易赤字進行磋商。國際間對於美中貿易戰可能開打的訊息仍然十分敏感,甚至害怕。本文嚐試從不同的角度,分析美中貿易戰開打機率不高,主要有兩個理由:一、川普意圖不在引發貿易戰。二、習近平打不起貿易戰。分述如下: 

      一、川普的意圖不在引發貿易戰

      川普事業發展初期,只是一位默默無名的地產開發商,年輕、有衝勁,但沒有經驗。他憑著直覺跟堅持取得生涯第一個指標性的雙邊談判的勝利:贏得與紐約市政府的官司,為自己爭取到當時已淪為貧民聚集處的康曼德酒店(Commodore Hotel)之開發權利,將其改造為君悅酒店(Grand Hyatt),讓他一舉成為紐約市知名的地產商人。其後近五十年期間,川普不斷複製相同的成功經驗,讓他深信只要雙方坐上談判桌,他一定會是最後的贏家。川普向來尊敬美國軍事將領,不過他的專長不是帶兵打仗,而是在談判桌上分勝負。

      最近的一個例子是川普與金正恩隔空對嗆:我的核武按鈕比你的還大顆。如今川金會可能在今年五月就登場,會談將聚焦在「如何盡快消除北韓的核子武器計畫」。當川普在推特上推文:「I too have a Nuclear Button, but it is a much bigger & more powerful one than his, and my Button works!」時,他的意圖從來不是真的要按下核彈按鈕,而是要提醒對方:你的損失極可能比我更大!也就是向對方指出經濟學所說的「機會成本」的概念。

      相同的,這次他也清楚的提醒中國打貿易戰的機會成本:1600億美元。川普要求中國減少至少10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列出6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課稅清單,川普並未直接要求中國提出針對1600億美元的解決方案,此處的論點在於,就算將兩者相加,總額至多是1600億美元,這已經為這場貿易談判畫出紅線。

      川普一再提美中貿易逆差,並非無的放矢,根據我國央行發佈的資料,2016年美中貿易逆差金額占美中貿易總額達60%。川普一世從商,試想他會如何理解這種跟中國的生意關係?「美國跟中國作生意,每10塊錢,我們要「虧」6塊錢。」很可能即是他的想法。沒有商人會接受這種生意。當然,學經濟的知道這是重商主義的舊思維。不過,川普的選民可能多數都沒有學過經濟學,他們的想法很可能跟他一樣,這才是最要緊之處。

      今年11月美國期中選舉,國會眾議院全部435席,以及參議院100席中的33或34席將會進行改選。國會是否變盤,關係到川普未來施政能否順暢,加上通俄門事件的演進、過去美國期中選舉一般對執政黨不利等「壓力」因素,川普必須在他承諾的政見上,做出顯而易見的成績,糾正美中貿易逆差正是其中最具象徵意義的一項。

      因此,本文推測,川普對中國祭出301法案的意圖,並非真的要跟中國打貿易戰,也不是真的要損害習近平的統治基礎,而是要逼中國上談判桌,針對川普幕僚提出的美中貿易逆差報告,進行雙邊諮商與辯論。

      雙邊談判對美國有利的另一個理由是「代理人理論」。應用在組織管理上面的經濟理論指出,作為公司代理人的經理人員,在面臨個人利益與公司利益衝突的情況下,基於理性經濟人的自利心,代理人會傾向作出個人利益極大的選擇,不再一味追求公司利益極大,經理人員此時選擇實踐「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機率極低。

      將這個理論運用在經貿談判上,可以很明顯看出美國祭出雙邊談判的優勢,川普的經貿官員,幾乎都是企業家出身(例如,商務部長Wilbur Ross是投資家;國際談判特別代表Greenblatt是風險基金經理人、投資家;USTR貿易代表Lighthizer經營自己的律師事務所⋯等),這些人如果上談判桌,談的只有一種利益,就是他們自身的利益(某種程度也跟美國國內的企業利益一致)。

      相較於他們的談判對手,清一色政府官員,都是「代理人」。代理人在談判桌上面對的有兩種利益:國內企業(或國家)的利益,及自身利益。當這兩種利益出現衝突時,他們的選擇跟川普談判代表相比,將會非常不同。接下來,美國只要聚焦在「如何創造出上述兩種利益衝突」的談判策略,即可輕易取得更多優勢。加上美國國力依舊是世界第一,與中國之間仍有巨大差距,在「給與拿」(give and take)的國際經貿談判上,美國能「給」的最多,能「拿」的當然也最多。這是經貿實力賦予美國的稟賦優勢。 

      二、習近平打不起貿易戰

      對於美國對中國祭出懲罰性關稅包括針對600億美元、多達100項中國產品開徵新關稅,涵蓋科技、電信、消費電子和智慧財產(IP)類產品。中國商務部表示,希望美方“懸崖勒馬”,不要將中美經貿關係推進險境。中方不希望打貿易戰,但絕不害怕貿易戰。事實如何?我們從底下幾個方面切入。

      (一) 習近平修改憲法中規定國家正副主席任期之限制,媒體戲稱「戊戌變法」成功,黨內鬥爭暗潮洶湧。據美國之音報導,習近平進行反貪腐,受調查的官員超過150萬人,黨政軍要員全部在內。另有分析指出,習近平打著反貪腐旗號,進行政治鬥爭,為其戊戌變法掃除障礙。這些被鬥下來的官員,並沒有消失,也少有人心服口服。一般推測他們忍辱蟄伏,等待習近平犯錯的機會來臨,進行政治反擊。

      中共近代領導人,最不能犯錯的兩個議題,一個是台灣問題,一個是中美關係。習近平若不能妥善處理美國關於中美貿易逆差的質疑,令其演變成美中貿易戰爭,第一個要承受巨大壓力的不是中國的外貿或經濟,而是習近平本人。最近的一個例子是,川普在美國時間3月1日表示,將對進口鋼鐵製品加徵25%關稅,對進口鋁製品課稅10%。

      習近平緊急派出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訪美,希望能緩解美中貿易緊張關係,川普先是拒絕接見,美國商務部繼而「加碼」,宣布將對從中國進口的鋁箔徵收懲罰性關稅,最高達106%。習近平的忐忑不安,跟川普政府不願對中美貿易逆差問題「輕描淡寫」的明白表示,一覽無遺。

      (二) 在美國提出600億從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懲罰措施之後,中共商務部則宣布,將對部分美國進口產品加徵15%至25%關稅,以平衡因為美國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加徵關稅所帶來的損失。此清單暫定包含7類、128個稅項產品,涉及金額約為30億美元的美國對中國出口商品。

      應用川普的邏輯,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有600億美元占了美國的便宜,中國則認為,美國出口到中國的產品,也占了中國30億美元的便宜,接下來是一個簡單的算術問題,究竟誰占了誰多少便宜?600億減30億等於570億美元,是美國聲稱中國占了美國便宜的「淨額」。美國還是可以據此質問中國,打算如何平衡、解決?

      (三) 上述川普提出的1600億美元,占2017年中國對美國出超3752億美元一半不到。根據美國統計局之數據顯示,美對中貿易逆差在中國2001年加入WTO之後不斷成長,2015年達到2001年的四倍。若按中國海關總署的統計觀察,2017年中國對美國出超的金額,更是2001年的10倍。

      換個角度看,1600億美元,是習打貿易戰的“最低“機會成本,而且是中國支付得起的金額。況且中國人常有「能用錢解決的都是小問題」,付出「小錢」還能向美國買到中國最需要的產品與服務,以及“一個好名聲",非常划算。 

      可以想見,習近平若在1600億美元的談判上對美讓步,川普肯定不會吝惜在期中選舉前後給予習近平許多稱讚,如同他之前所做的一樣。所以,這裡只剩一個關鍵問題:「習近平基於什麼理由要跟美國打貿易戰?」

      這一次美中貿易戰疑雲過程中,外界有許多猜測,例如,認為美國對中國祭出的徵罰性關稅其實是針對《中國製造2025》目標,其中又以不再容許中國侵犯知識產權為主要訴求。美國有研究指出,在人工智能(AI)領域,中國掌握的技術已經跟美國沒有明顯差距,因此相關產業成為這次川普課徵懲罰性關稅的目標。

      亦有報導指出這次美國對中國祭出301條款,跟1980年代美國對日本運用301條款的背景相似,美國當年成功迫使日本自我限制出口美國特定商品、及調整日元匯率政策,最終讓日本陷入「失落的二十年」,中國這次也面臨了類似的危機。這些可能性的進展,最終要視接下來美中談判的內容才能確認,因此從現在開始到6月之間的兩個月期間,才是美中貿易戰局將如何開展的重要觀察期。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