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觀點

川普對APEC的影響(自由時報)
葉基仁

2016/11/14

11月9日美國總統大選開票結果,決定了白宮未來四年的主人是川普。競選期間川普反全球化的立場鮮明,對於全球貿易會有何影響?特別是在全球貿易衰退,經濟成長緩慢以及由WTO代表的全球化受挫的情況下,全球性、區域性的經濟整合路上荊蕀滿佈,這個時點,反全球化的川普當選,對亞太地區整合會帶來哪些衝擊?2016年APEC領袖會議即將在本月於秘魯首都召開,川普勝選必定成為領袖會議期間討論的焦點之一,甚至導致某些議題偏離原先設定的討論方向。

台灣目前唯一具有完整會員資格的國際經貿組織,只剩WTO跟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WTO幾乎停滯,真正能有效運作的只有APEC。APEC的目標在於促進亞太地區貿易與投資的開放與自由化(open and free trade and investment)。WTO杜哈回合受挫之後,APEC多次重申支持多邊協商的精神,與WTO全球經貿整合相互呼應,某種程度上,APEC接續了WTO遺留下來的全球化任務。

川普的反全球化言論,可能直接衝擊到APEC所追求的目標。例如,川普曾公開明確的反對歐巴馬簽署的巨型自由貿易協定-TPP,以及因應氣候變遷的巴黎協議(Accord de Paris),如果川普玩真的,後果就是兩項協定成為廢紙,不管是直接廢止或凍結,等於宣判歐巴馬兩項跟全球化有關的努力--TPP及TTIP--一夕之間化為灰燼,以及巴黎協議最終無法改善全球暖化。同時,美國重返亞洲戰略,必須打掉重練。這些,都會衍生出更多事前無法預料的後果(consequences)。

從2016年APEC關注的議題角度探討「川普因素」,以下幾個面向值得特別注意。第一,FTAAP的未來走向。FTAAP可說是APEC今年最重要議題,理由有兩個,FTAAP與APEC「後-2020」目標有一定連結,以及APEC把TPP跟RCEP同時列為實現FTAAP的可能路徑(pathways)。先不談「後-2020」目標,川普當選等於宣判TPP死刑,在其他路徑都還不成氣候的情況下,幾乎等於確保了RCEP作為FTAAP及亞太整合的唯一路徑。換句話說,TPP壽終正寢,代表了美國向中國交出了亞太地區的領導權,放棄了21世紀國際經貿規則的制訂權與話語權。而中國,則「無端」成為這一系列連鎖效果的最大受益人。上述的骨牌效應還要乘上時間,才能窺見川普當選對亞太、全球經貿、政治影響的巨大規模以及深遠長久!

第二個面向是茂物目標(Bogor Goals)。跟第一個面向的FTAAP雖然有點關聯,這裡從不一樣的角度切入。1994年領袖宣示的茂物目標,有清楚的內容以及期限,這個期限是2020年,離現在不到四年。雖然,從茂物目標宣示迄今,亞太地區在貿易、投資自由化方面獲得巨大進展與成就,今年提出的期中檢視報告指出,妨礙達成茂物目標的最大障礙還有各種形式的非關稅措施(NTMs, Non-Tariff Measures),而NTMs向來被視為貿易保護主義者用來抵擋自由貿易的工具。今年議程上已排定領袖們將共同簽署茂物目標的期中檢視報告,以彰顯APEC領袖對消除NTMs的宣示與決心。這個時候川普橫空出世,他的反全球化思維、作法,可能讓美國從NTMs的反對者變成愛用者,甚至運用美國過人的創新能力,成為全球最重要的NTMs發明者,面對這個未來的「自己」,今年代表美國參與APEC的歐巴馬,究竟應該如何表態,十分耐人尋味。表面上看起來並不困難,問題只有一個:「簽還是不簽?」稍微想想,又覺得不是那麼容易。

今年底的APEC年會,還有許多議題跟全球化有關,因此也都跟「川普因素」有關,可以預期今年11月下旬進行的APEC領袖會議將會有更多精彩的討論。2016年,說不定有機會成為APEC歷史上最令人驚奇的一年,誰說不可能?開票之前有誰知道川普會當選?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