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如何解科技計畫KPI 誤區之困境(工商時報文稿)
林欣吾

2015/01/27

       KPI(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是一個評估專案進展與達成目標程度的代替變數,近年許多政府部門為了計畫控管或衡量績效,而引進各種可量化KPI(例如SCI或專利數)到計畫管理中。然而,研發創新投入要產生影響,經常需反覆試誤、累積能耐與時間發酵,特別是不確定高的高附加價值創新方向,如果過度仰賴可量化的KPI,不但容易讓執行團隊不敢勇於嘗試突破創新的副效果,同時也讓研發投入產生實質效益的可能性降低。

  科技研發創新投入的最終目的,應在於增進台灣民生福祉、環境永續或產業競爭力的改善。任何科技投入的成果,應該都會有「認可」、「認同」、「擴散」與「實際應用」等等幾個階段。

  SCI與專利是獲得專業同儕的「認可」;SCI與專利的被引用情形可視為「被認同」;技術移轉則是一種擴散的衡量。這些階段的產出,可以說是個人與整體社會技術創新能耐的存量,到科技研發創新投入的最終目的還有些距離。惟有到了被「實際應用」階段,才真正對於民生、環境及經濟改善等產生實質的影響效果,也才會真正產生「價值」。

  不過,是否因此就否定了前三個階段?答案絕對是否定的,原因是前三個階段,其實是在累積能耐、醞釀後續發揮價值的潛力。如果沒有配置給前幾個階段合理的研究資源與回報,那可能會因為缺乏誘因而降低投入意願。

  就如同台灣產業的「垂直分工」特性一般,從基礎、應用研究到技術發展,以至於到真正讓業者願意投資、實際應用,台灣的產學研創新系統相互間也呈現高度專業分工的現象。這樣的現象,在過去幾年間因重視量化KPI的制度而被放大:研究團隊為避免計畫審查受到影響,降低了學研面對高度失敗風險的投入意願與野心。

  10年來,政府也針對如何強化學研對產業貢獻設計不少的機制,也投入不少的經費;因應產業界研發實力的崛起,政府也鼓勵學研開始建立自主技術。只不過,立院、審計及行政部門也都期待能夠趕快看到相關的成果出來,各項量化KPI就成了最速食的指標。

  學術與技術研發看重的是優於過往文獻與紀錄的成果,所以爭取同儕「認可」、「認同」可能問題不大。但要達成擴散或實際應用,或者是要達成改善福祉、產生經濟貢獻,由於要讓產業界或投資者願意接受,不但要花點功夫說服或證明,甚至得另尋管道作交換。要促成實質效益確實有些難度。

  要讓產業界或投資者埋單,策略上並不能僅在學術與技術上的突破,反而必須從目標回溯(BACKWARD INDUCTION)的方式思考。幾年前,曾任美國白宮科技顧問,也擔任行政院科技顧問的EUGENE WONG,在協助國內學研界進行「前瞻台灣」計畫後,就認為國內的學研界缺乏研發前作「商業化思考」的習慣與能力。缺乏相關能力,又面臨KPI的壓力,當然還是選擇達成量化指標容易些。以上這些,或許自2007年起,國內學研機構專利數量持續成長的背景。

  不可諱言,科技的投入,必須在基礎研究及應用研究上獲得同儕的認可與認同,這可以透過SCI的表現展現成就。不過,科技研發投入要創造民生福祉、提高產業競爭力,所需的卻是必須要從目標作起點,回溯進行策略展開,再尋求合適的智財進行保護或擴散,這過程中需要的是反覆嘗試錯誤。

  後續,想要讓台灣的科技研發投入產生實質效益,恐怕不是僅有行政部門與學研的責任,立院與審計單位也必須同步思考。

  除了在科技計畫機制必須設計讓團隊強化商業化思考與智財管理的能力外,還必須思考如何設計能鼓勵勇於嘗試突破創新的整體計畫管控與績效管考機制。

 2015-01-27╱工商時報╱第A6版╱政經八百╱林欣吾■台經院研三所所長

reasons people cheat read here why men cheat
signs of a cheater wifes cheat dating site for married people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