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變形TPP」成形 亞太自貿區FTAAP雛型已現(經濟部)
譚瑾瑜

2017/03/14

少了美國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正在謀求新的組合模式起死回生。今(2017)年3月10日中國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主持例行記者會時,證實智利外長邀請中國大陸參與3月14至15日舉行的TPP成員國會議,並表示中國大陸正在積極研究與會事宜。報載非TPP成員國除了中國大陸受邀之外,韓國亦被邀請。「減一加二的變形TPP」正在成形。

美國以外的亞太國家強烈希望亞太區域經濟加速整合是「變形TPP」為何出線的主要推手。目前全球前三大經濟體均在亞太地區,美國雖然仍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然而近十年來亞洲新興經濟體持續高經濟成長,中國大陸更是其中最主要的成長動能。最新資誠報告除了預測2050年時世界上最大的七個經濟體中有六個是新興經濟體之外,巴西、中國大陸、印度、印尼、墨西哥、俄羅斯、土耳其等七大新興經濟體(E7),將從現在占世界GDP的35%,增加至占世界GDP的五成,E7並有五個在亞太地區,其中,中國大陸、印尼、墨西哥、俄羅斯則是APEC成員。

此外,環球透視機構(Global Insight)也指出,至2030年全球將有六成中產階級集中於中國大陸、東協和印度。因而隨著亞洲國家經濟崛起,經濟成長動能豐沛及中產階級消費能量龐大,亞洲新興市場有望成為亞洲新的出口市場,提高亞洲區域內經貿合作需求,進而加速區域內經貿整合的進程。

因此,當第一大經濟體美國退出TPP,反而給予TPP其他成員重新審視成員組合,以及邀請中國大陸參與TPP的機會。對於11個TPP成員而言,高標準及高品質的TPP,或許因為中國大陸的參與,可能面臨需要降低TPP市場准入的開放程度、服務貿易無法負面表列、以及公營控股事業專章調整等挑戰。然而對於TPP成員而言,相較於美國此際欲重新檢視貿易政策及自由貿易協定等不友善作法,「變形TPP」提供其他TPP成員進入中國大陸及亞洲新興市場的機會,穩定亞太地區國家經貿自由化的信念。

此刻參與「變形TPP」,對中國大陸則有經貿戰略的重要意義。第一,倘若順利進入「變形TPP」,有助於從東亞經濟整合視野拓展至亞太地區,與鄰友好策略亦可緩和中國大陸與周遭國家之緊張關係;第二,藉由參與TPP談判展現市場開放誠意,有助於提高中國大陸獲取市場經濟地位的機率;第三,制衡東協及印度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談判中的杯葛力量,有助於加快RCEP貨品貿易及服務貿易談判的腳步;第四,靈活運用亞太經濟合作(APEC)、RCEP及TPP之場域及路徑,在達成亞太自貿區(FTAAP)的過程中,提升中國大陸在亞太區域經濟整合之話語權;第五,亞太中心點倘若向東亞地區偏移,透過一帶一路及亞投行聯合策略,中長期將進一步強化歐亞大陸之間經濟合作,中國大陸經濟成長可引入新的投資動能。

去(2016)年FTAAP共同策略性研究及政策建議已完成,FTAAP政策建議並已納入APEC領袖宣言附件,亞太自貿區多軌並行,其競合關係有助於達成FTAAP目標。而RCEP第十六回合雖然進一步達成中小企業專章談判,然而RCEP因印度許多堅持及東協為核心的主導方式,中國大陸難以在RCEP中掌握亞太區域經濟整合完整的主導權。

反觀美國退出TPP之後,少了美國以及南亞的印度的TPP,一個實質的FTAAP雛型反而可能在TPP露出曙光。展望未來,在RCEP談判進展落後的現況下,亞太自貿區(FTAAP)前期雛型將可能藉由「變形TPP」達成。可能的模式將是TPP其他11個成員,加上中國大陸及韓國,或包含香港,甚至進一步加上未加入TPP的東協印尼、菲律賓、泰國等三個原始六國。

台灣應當正視中國大陸可能積極介入亞太區域經濟整合的現實,並對「變形TPP」可能進一步促成FTAAP雛形的發展,儘速加以因應。


 

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

建議使用 1280 * 1024 解析度瀏覽本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