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東道主對話 陸對APEC投變數
周子欽

2014/11/04

今年APEC年會暨經濟領袖會議,即將於本周內陸續登場。

  環顧今年APEC議程,主辦會員體中國大陸將「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亞洲基建投資銀行」(AIIB)與「APEC東道主夥伴對話會議」三項議題,設定為今年的重要議程。

  FTAAP的時程與研究方法,雖然從年初起即紛爭不斷,但中國大陸與美、日等會員體最終亦達成妥協方案,包括將「可行性研究」一詞以較非正式的詞彙取代,以及刪除中國大陸原先所期望的「二○二五年完成談判」的時程規劃。AIIB也已按照中國大陸規劃,於十月簽署發起成員備忘錄,現階段只需關注其在APEC領袖會議上的曝光程度。至於「APEC東道主夥伴對話會議」的議程和與會者卻仍撲朔迷離,將是今年APEC年會期間的最大變數。

  「APEC東道主夥伴對話會議」是中國大陸為今年APEC年會安排的特殊場合,史無前例。中國大陸外交部宣稱:這個會議係為促進本區域「互聯互通夥伴關係」,期待建立起APEC會員體和尚未加入APEC的亞洲國家之間的聯繫與對話。時間則定在APEC領袖會議前夕的十一月八日。

  整體而言,中國大陸顯然欲藉主辦APEC年會的時機,大力推廣十八屆三中全會所通過的「一路一帶」(即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海上絲綢之路)戰略,召集此戰略中主要的合作對象,擴大宣揚中國大陸的決心,以及提高此一戰略的國際能見度。為此,習近平亟有可能在「APEC東道主夥伴對話會議」中,主動提起對AIIB倡議的討論,提高AIIB在APEC領袖會議中的聲量。

  至於「APEC東道主夥伴對話會議」的參與者,可能有兩種模式:第一,「21加N」:即APEC廿一個會員體加上其他的非APEC經濟體;第二,「21減X加N」:廿一個會員體部分未受邀,而邀若干非會員體。整體研析,應以第二種模式可能性最大。

  此一會議的召開,意義不僅在於今年會議過程與內容,更可能為往後APEC年會創下先例:主辦會員體得以在年會期間,按照自身喜好的議題,邀請部分會員體參與會議,而受邀者可包括非APEC成員。試想:若今年的「APEC東道主夥伴對話會議」有三分之二以上的APEC會員體出席,再加上其他非會員體與會,必將削弱體制內的領袖會議的功能與角色。

  更重要的是,這種安排已經挑戰APEC共識決的原則。若領袖會議可做特殊安排,部長會議與資深官員會議當然也可比照。

  值此APEC領袖會議召開在即,「APEC東道主夥伴對話會議」的發展,是觀察APEC未來發展的重要指標。我國不論是否參與此項會議,都應關注未來此一「先例」所可能帶來的效應。

  2014-11-04╱聯合報╱第A14版╱民意論壇╱周子欽╱中華台北APEC研究中心副執行長(台北市)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