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觀點

川普勝選效應(蘋果日報)
葉基仁

2016/11/15

本文對於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對全球經貿可能產生的衝擊或效應作了綱要式的整理。主要從川普反全球化與美國經濟互動的角度,重新梳理這個我們曾經熟悉的正在全球化途中的世界。一、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對美國就業、生產、成長不利,川普可能出手干涉
1.國際油價下跌:從過去兩天的走勢已見端倪。
2.全球價值鏈(GVCs):這是全球化的一部份,全球化受阻,各國產業在GVCs地位的進展、提升也不會樂觀。主要觀察取決於兩個因素:美國仍是全球主要市場,以及她為保護主義築起的牆有多高。
3.SMEs:中小企業的發展主要對後進開發中國家的經濟成長有利,對美國的正面效益有限。
4.TPP/FTAAP:TPP復活確定無望,FTAAP採用RCEP作為APEC未來整合的主要路徑與模型機率大增。
5.美國重返亞太策略:進入歷史。
6.21世紀經貿話語權、制訂權:交給積極運作的中國及歐盟。
7.G20:恐失去主導權,從國際經貿議題到全球治理,美國的份量可能明顯降低。
8.茂物目標(Bogor Goals):2016年期中檢視報告指出,達成茂物目標的關鍵在於取消NTMs,美國原先的立場與APEC各國一致,今年11月下旬預訂與APEC領袖共同簽署期中檢視報告,但是明日的美國在川普領導下,可能設立更多NTMs,若美國今年簽署,等於在反對「明日的自己」的作為;若不簽,除了違背自己先前在APEC會議裡面的承諾,也將嚴重影響達成茂物目標的進程。
9.全球化:反全球化、去全球化,從此可以從美國的措施裡找到有史以來最大的著力點與支撐力道。
10.全球貿易:「美」況愈下,為合理預期。
11.非關稅措施(NTMs):美國可能從反對者,變身成為全球最重要的NTMs愛用者,並擔任主要創新者的角色。
12.區域經濟整合(REI):作為WTO補充的各種各樣區域整合努力,從此失去力道。美國若真的築起保護主義高牆,全球各區域RTAs/FTAs停滯發展,大約難以倖免。
13.氣候變遷、綠能科技發展:川普不承認歐巴馬簽署的巴黎協議(Accord de Paris),等於宣告了全球氣候變遷,世界各國「同志仍須努力」。此外,對於綠能科技發展,也可能是個「紅燈」停止前進的訊號。二、可能產生的正面效應
1.RCEP:以中國為首的RCEP,可能是美國放棄TPP努力的最大受益者。RCEP因而極可能成為主導未來亞太地區經濟整合的基礎模型 及「最大公約數」。
2.中國:基於上一個正面效應,中國成為川普執政的最大受益人。中國至少在下述三個方面獲得巨大利益:亞太地區的經貿、政治主導權,全球經貿規則的話語權與制訂權,以及全球治理方面的話語權與領導地位。
3.美國觀光產業:川普個人經營大飯店、地產業,歡迎國外觀光客的政策可以預期,因此相關的觀光產業都可能受惠,例如航空業、旅館業、交通運輸業、觀光遊樂景點…等,以及相對應的美國政府消費稅營收。(屬於服務貿易的領域)
4.美國石油生產:油頁岩業可望持續運作,影響國際油價持續走低。
5.美國傳統製造業:為了實現創造更多低階、低技術勞工就業機會,美國先前的再工業化(re-industrialization)政策,可能得到更大的支持,不僅知名球鞋製造業者回到美國生產,其他過去外移的傳統製造業也將得到更多的政策性支持,加速其重返美國從事生產製造。
6.美國金融業:主要透過傳統製造業重返美國、創造就業,引導股市買氣,美元可能因此受到激勵而部份回流,創造有利於美元升值的條件。
7.美元可能升值:除了受惠於傳統產業,英代爾(Intel)提高半導體製造的資本投入,說明了高科技產業也出現了美國「本土」製造的傾向,有利於推進美元逐漸走強的當前趨勢。
8.美國傳統產業成長:傳產可能重獲生機,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9.美國國防工業:川普要求北約組織(NATO)、亞洲盟國(日、韓為主)負起更大的責任,對台灣可能提高軍售額度,這些措施將為美國武器製造業者提供許多訂單。
10.美國在全球價值鏈(GVCs)的地位:除了傳統製造業在全球價值鏈的重新排序,半導體產業、高科技電子業、航空、交通、汽車、國防科技、武器製造等產業,美國在GVCs的地位不是確保,就是增強。三、正負面影響不確定:尚待後續發展觀察
1.數位貿易(Digital Trade):同時牽涉到服貿、中小企業、網路發展及結構改革,如果整體效果會衝擊到美國就業,則可能會進一步緊縮,不過也有可能鼓勵美國廠商透過internet將商品賣到國外。
2.中小企業發展:目前國際發展趨勢,是希望藉由將中小企業整合進入全球價值鏈(GVCs),協助其透過Digital Trade與全球化趨勢結合,這些構想部份與川普的想法牴觸,也有部份一致。
3.服務貿易:觀光、智財權、e-commerce等,都屬於服務貿易範疇,美國具有絕對優勢與貿易絕對利益,可望獲得川普支持。對於其他類型的服務貿易,例如:前來美國設立商業據點,或提供跨境服務等,除非能保證不威脅美國就業機會,否則也可能受到限制。由以上整理,我們大約得到一個的印象,反全球化的川普上任以後,如果真的將他的競選語言轉換成實際可執行的政策,對於我們所熟悉的全球化世界,將會產生巨大的衝擊。不過,我們也注意到,川普反全球化的論述,並未明確指出反對貿易、反對全球GDP成長,更確切的說,川普反對的是全球化導致的美國人失業、失去工作,特別是透過匯率操縱,讓以美元計價的美國商品失去競爭力,以致於搶走了美國國內的就業機會。換句話說,川普的反全球化,可能並不是完全的、也不是全面性的構想,反而極可能是選擇性的、局部性的、甚至具針對性的作為或思考。判別標準就在於:是否能創造美國就業!如前所述,基於自利動機,川普必定想辦法出口更多武器、爭取更多國際觀光客,一邊是商品貿易,另一邊是服務貿易,川普要如何完全反對貿易?他是一個成功的地產業者、建築商人,具備精明的商業頭腦,可能是歷來最懂得「Give and Take」國際談判藝術的美國總統。工於計算成本效益,必要時懂得妥協求取最大利益,極端的策略、施政作為對利潤極大化經常有害,川普必定十分清楚,懂得閃躲。以川普本人點名的匯率制度當作例子,自由學派經濟學者支持完全浮動匯率制度;極權國家採取的是人為嚴格管制的制度,以操縱匯率走勢;而大多數市場經濟國家採取的是介於兩者之間的污濁匯率制度,或稱為「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精明如川普,他的選擇必然也會是某種「管理的反全球化策略」。川普是成功的商人,非常習慣也專精於尋求妥協取以得最大利益,因此,越極端的選擇,越不可能是他的選擇。綜合本文的討論,或可推論,他的反全球化作為,很可能並不完全反全球化,而是外界對他到目前為止、選舉言行的誤解。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