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APEC整合面臨破發點
台經院

2017/12/04
2017年11月11日甫於越南峴港(Da Nang)結束的APEC領袖會議,受邀發表演說的川普再一次確認了美國的經貿發展主軸,是以雙邊談判取代多邊協商。美國在向來支持複邊協商的APEC場域談摒棄多邊架構,對APEC而言不僅僅是突兀而已。同時,川普提出「印度―太平洋」區域整合新策略(Indo-Pacific Strategy),更為亞太區域整合增添新變數。

台灣身處亞太地區,與區域內經濟體有緊密的經貿連結,彼此需要、互相幫助。APEC 21個經濟體占全球人口41%,貿易量達全球的44%,對全球GDP貢獻達54%,從1989~2015年間APEC的貿易成長了6.7倍,達到20兆美元規模,APEC也是全球貿易與經濟成長最迅速的區域。加上APEC多年來支持多邊貿易協商的立場,協助推動WTO的倡議不遺餘力,例如:貿易便捷化協定(Trade Facilitation Agreement, TFA),以及資訊科技協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greement, ITA)和2015年完成談判的ITA2(資訊科技協定擴大)。我國於1991年成為APEC一分子,在APEC的高速成長過程中,台灣也因而獲得經濟成長的機遇與養分。

APEC經濟整合從1994年APEC在印尼茂物發表茂物宣言(Bogor Declaration)以來,茂物目標(Bogor Goals)一直是引領亞太各國經濟整合的大方針,也是APEC各項經濟合作、論壇、計畫的最高指導原則。茂物目標即將於2020年「到期」,2020年之後,要用什麼目標、原則取代茂物目標,為下一個十年、20年APEC的區域經濟整合提出更具高度的指引性方針,是APEC近幾年積極探討的議題。亞太自由貿易區(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Pacific, FTAAP)即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下,再度於2014年獲得APEC各經濟體的重視。

2017年資深官員會議(SOM)場合,中國積極主張採用FTAAP作為取代茂物目標的APEC「後2020願景」(Post-2020 Vision),雖然美國表達明確的反對立場,APEC多數開發中經濟體(Developing Economies)仍然期待FTAAP能夠早日獲得實現。向來,APEC對於達成FTAAP的路徑(pathways to FTAAP)採取開放的態度,區域內正在進行中的區域經濟整合工程(regional economic integration architecture)都在考慮名單之內,例如RCEP以及原稱TPP、現已改名的CPTPP (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不過,依照2017年APEC所做的調查顯示,TPP (CPTPP)或RCEP完成簽署可能都還需要二到五年的時間,間接顯示短期內達成FTAAP的可能性不大,以FTAAP作為APEC後2020願景,並銜接茂物目標,實現的機率也不高。

加上2016年11月川普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川普競選時曾揚言退出WTO,當選後宣布將以雙邊經貿協商取代他認為沒有效率的多邊談判模式。2017年他第一次親臨APEC領袖會議並發表演說,再一次確認美國未來的經貿談判模式是以雙邊協商的方式進行,對於WTO代表的多邊架構,以及22年來點滴建立起來的國際經貿法律架構,增添了被邊緣化的風險。

不僅如此,川普在越南峴港的演說中提到:「我很榮幸來此分享我們對於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區域的願景」(I've had the honour of sharing our vision for a 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事實上,川普在這次的亞洲行程,多次在受訪中提到「印度―太平洋」這個「新」名詞。依據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的進一步演繹,印度―太平洋策略是比TPP更加具有包容性(more inclusive than TPP, World Trade Online, 2017/11/13)的戰略。如果再比照日本最新的外交策略「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策略」(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Strategy, European Parliament, 2017/03/22),我們認為美國對這個「新」策略,已經有周詳的構思,並且已經跟日本有過討論,並非即興提出的概念或想法。

根據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公布的資料,日本的「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策略」內涵在於追求「兩洋兩陸」的自由、開放與成長。「兩洋」是太平洋與印度洋,「兩陸」則是亞洲與非洲兩塊大陸。從歐盟描繪出來的戰略架構來看,日本的新外交策略嘗試以「兩洋兩陸」與中國「一帶一路」相抗衡的意味很濃。這個策略當中提到四個戰略夥伴:日本、美國、澳洲與印度,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用連結這四國形成一個菱形的「鑽石安保戰略」(diamond strategy for regional maritime security),來形容他提出的印度―太平洋自由與開放航行的區域安全戰略。川普似乎是站在安倍這一邊。這個全新的日美同盟區域戰略,會不會演化成一個全新的區域經濟整合工程?對現有的APEC經濟整合進程、亞太地區其他的區域整合工程(如RCEP、CRTPP)會造成何種影響?顯然非常值得台灣持續密切注意。

網球比賽規則當中,要拿下一局(a game),接發球一方必須攻下破發點(Break Point),發球這一方則必須盡力守住。川普第一次參與APEC領袖會議,拋擊出了兩記令對手意外、很難接得住的強力旋球,作為美國的貿易夥伴國,亞太各經濟體、APEC整體會提出何種應對的策略措施?台灣應該如何正確解讀、妥善因應這些變局,研擬我國未來更緊密參與區域內經貿連結之發展策略,以繼續維持我國經貿成長動能?在2018年APEC會議展開之前,期許朝野各界集思廣益,做多面向、廣泛且深入的研究與討論。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