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自由貿易的最新演變(工商時報)
林建甫、蔡靜怡

2017/06/14

甫落幕於越南河內的第23屆APEC貿易部長會議,經貿部長們針對全球經貿趨勢與各種貿易舉措提出聲明。此次會議也是美國川普政府新上任的USTR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首次出席區域經貿論壇,代表美國政府對全球經貿的著力與看法。會議期間美國與其他APEC成員在貿易部長聲明有關保護主義的措辭產生歧見,辯論如何處理貿易保護主義,一邊是抨擊日益興盛的貿易保護主義,一方是反對用激烈的用語抵制一切形式的保護主義。尤其是美國要求加上自由貿易只能建立在去除造成貿易扭曲障礙的前提下,以及關於公平貿易措施的內容。

然而,最後的聲明卻也出乎意料的順利,聲明並未提及貿易保護主義,而是簽署一系列的貿易行動,包括促進貿易、降低貿易成本,加速深化結構改革等措施。相較去年11月APEC祕魯領袖聲明強烈要求對抗貿易保護主義的力道,明顯減弱許多。

類似的舉動也出現在G20跟G7的財長會議上,美國也要求修改聯合聲明的內容。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的舉動也改變了APEC一貫以「貿易部長宣言」的形式共同發表對區域經貿的政策宣示,首度以主席名義發表聲明。這樣的改變是否會延續至每年APEC領袖宣言中針對支持多邊貿易體系發表獨立聲明的慣例?因為在SOM會議期間已有會員體提出是否有必要發表該獨立聲明,目前美國總統川普已表示會出席領袖會議,屆時針對領袖宣言內容勢必有一番轉折。

不可否認,美國如何形塑世界貿易的前景著實牽動甚至扭轉原有的思維生態及經貿談判折衝力場。上述的現象讓我們不禁需要對貿易的本質以及未來的全球貿易治理進行更深層的思考。最近從WTO前秘書長同時也是PECC成員法屬太平洋群島(FPTPEC)主席拉米(PASCALLAMY)在歐洲國際政治經濟研究中心(ECIPE)以及今年PECC「21世紀亞太夥伴關係之新視界」研討會中的專題演講,可以提供我們新的翻轉思維。

拉米認為,我們正處於新舊貿易世界的轉變期;舊貿易世界由全球生產系統所建構,貿易障礙旨於保護國內生產者免受外國競爭。相對而言,新的貿易世界是一個跨越全球商品與服務的跨境價值鏈,貿易障礙著眼於保護消費者免受風險的世界。在這個新世界,舊世界的某些特徵不會改變,貿易競爭力與生產力的原理仍是經濟成長的驅動力,改變的是貿易規則的型態以及貿易利益的重分配。

舊世界的價值觀是為生產者所建構,藉由市場進入與法規調和,生產者被一個標準化且高度整合的全球市場所吸引,能夠實現規模經濟。而新世界的價值觀是由消費者所建構,貿易監管的種種預防措施目的為保護消費者與風險管理。過去關稅障礙的意識形態是中立的,貿易談判是一種交換折衷(GIVE AND TAKE),但當進入新貿易世界的預防措施時,將因為文化、歷史或宗教而異。例如當我們考慮到動物福利、基因轉作或隱私權保護的面向,會隨著不同族群的偏好與價值觀產生「好」與「壞」的主觀判斷,消費者可能不願意降低標準。

準此,拉米認為過去重視的關稅貿易障礙重要性已降低,現在應該注意非關稅的貿易障礙,新的法規和標準都有可能限制貿易發展,與不同國家所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FTA)法規如何協調、相容,避免增加生產成本,並兼顧公平貿易環境。以前的貿易談判重點是減「少」保護主義障礙。未來,監管機構必須協調更「多」的預防措施安消費者的心,但借由開放的貿易,擴大規模及效率來創造消費者的價值。

在拉米的眼中TPP是舊貿易世界的最後句點,TPP涉及傳統保護主義的市場進入議題,TTIP是新世界貿易的初試啼聲,主要關於監管措施調和的預防措施,而在美國新政府的眼中「公平貿易」是其支撐世界貿易槓桿的動力點,如何在生產者的舊貿易世界與消費者的新貿易世界取得平衡,將成為重要課題。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