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關注中美貿易問題對兩岸台商的影響
吳福成

2017/09/19
蔡英文總統最近召開「對外經貿戰略會談」〈2017.8.31〉時曾提醒,美中貿易問題及未來談判發展,涉及層面極廣,特別要重視對大陸台商、國內產業鏈的衝擊影響,相關部會應加強掌握情勢發展,做好各項評估及因應準備工作。由於台灣是以出口為導向的島國型經濟體,長期來兩岸與美國的貿易關係緊密,加上複雜的產業鏈分工,因此在「川普震撼」的變動格局下,台灣除必需針對他祭出的相關政策進行深度解析,提出消極的應變措施和積極的創新轉型,更應儘速尋找台灣經濟產業新出路,以確保既有對外經貿利益並開創新局。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高舉「美國優先」和「美國製造」的貿易保護主義大旗,並嚴苛要求貿易夥伴國家自由化,對貿易逆差國家更威脅採取調查和制裁行動,其目的在保護本國市場,打開國外市場,以確保美國工人的就業機會,並企圖跳脫WTO的多邊體系規範,強力輸出「川普式」的美國貿易規則。川普此一「進攻型」貿易政策,極可能引爆貿易戰,外界稱之為「川普震撼」。尤其美中貿易問題若惡化為貿易戰,台灣恐將遭池魚之殃,因而必須未雨綢繆,才能逢凶化吉。
    目前美國已利用現有貿易法案和政策工具,對中國啟動「301」貿易調查,將來若進一步施加100%報復性關稅,迫使中國限制對美出口並增加從美國進口,此舉將對在中國進行加工貿易出口模式的台商帶來不利影響,甚至迫使其多餘的產能與產品尋找其他出口市場,萬一大量回銷台灣,必衝擊本土廠商利益。為因應「川普震撼」,台灣企業已掀起赴美投資熱潮,除搶奪美國經濟復甦的紅利,也隱含著企圖重新建構台美產業分工網絡,以規避在川普貿易保護主義下可能日益升高的貿易障礙。但台商企業奔向美國,結果是更難「根留台灣」。
    其實,在中美貿易失衡的背後,國際產業分工帶來的「順差移轉」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隨著主要國家的產業轉移到中國和在當地的加工貿易發展,中國對美國的龐大貿易順差,有相當一部分在本質上屬於台灣、日本和韓國的對美貿易順差。川普對中國若祭出貿易制裁,屆時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進口限制,將迫使美國消費者轉而選擇其他貿易夥伴國的進口商品。其結果是,中國出口美國受挫,長期對中國市場出口依賴程度甚高的台灣也同蒙其害。
    根據OECD的研析,美國是台灣第三大出口市場,台美之間的貿易又以中間財為主,台灣對美國的貿易依賴程度較高,加上中國出口美國的台灣附加價值高達約四分之一,將來川普若對中國進行貿易制裁,台灣受損程度肯定不小。由於現階段美中台貿易結構,存在著「台灣接單、中國出口、出口美歐」的三角貿易型態;以及中國對美出口裡面有很多零組件仰賴進口,其中台灣即供應中間原材料。因此中美貿易戰開打,中國出口美國受限制,將衝擊全球供應鏈,台灣的電子和光學設備、紡織、汽車零組件、機械設備、橡膠和塑膠等相關產業都將受到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川普的「美國製造」政策還可能要求「一條龍」地從零組件到成品等所有產品都必須在美國生產,這對始終把美國作為主要出口市場的兩岸經濟合作模式,可能帶來「顛覆性」的破壞,並限縮台灣在全球供應鏈的出口動能。目前台灣企業已掀起赴美投資熱,此一趨勢除將翻轉「台灣接單、中國生產、出口美歐」的三角產業分工體系,並變成在中美兩地生產的新格局,最後逐漸掏空台灣。
    本文認為,就全球布局角度看,投資美國可強化全球運籌能力,減緩台灣過度依賴中國,以及融入美國在地價值鏈,並貼近北美終端消費市場。但前提是必須能推動美台創新連結,合作發展次世代創新技術,而不是把美國當作另一個海外代工基地。另根據OECD的研析,在中國和東協出口美國當中的台灣附加價值占比分別為24.9%和3.3%%,由於東協是台灣的第二大出口市場和第四大進口來源地區,所以中美貿易戰一旦開打,東協即有很大空間可作為台灣迂迴出口美國的新基地。
    最後,面對中美貿易衝突,兩岸台商除與時俱進佈局美國市場,也必須實事求是努力維護好大陸這塊最大的出口市場。兩岸台商理應務實靈活調整或局部修正全球供應鏈,似可持續在中國作前段的半成品,然後回到台灣進行後段加工,或配合新南向政策移轉到東南亞處理,再以第三國產地產品身分出口美國;至於已深根中國的台商,即可考慮在當地進行零組件和材料研發的「地產地銷」模式。如此一來,在相當程度即可把「川普震撼」的風險降到最低程度。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