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政府溝通 從「定義開始」
陳翠華

2016/09/30

新政府自詡做一個「史上最會溝通的政府」,然而,在這短短的幾個月內,在許多議題上,卻飽受各界批評。民團更是直批,所謂最會溝通的政府是最會和資方溝通的政府;又說:「從不去想應該怎麼做,只要開會就好,是個最會放空的政府。」新政府很有心的開了許多會,想讓這些會議成為溝通的平台,從民團的反應看來,似乎是沒有達到效果。也常聽到有些原對新政府抱有相當的期望而願意受邀參與官方所舉辦的會議的學者專家,在努力過幾場會議後,也都大失所望,表示以後不會再參加官方舉辦的會議了。為什麼自詡最會溝通的新政府,努力地開那麼多的會議,願意廣納各方意見,最後卻事與願違呢?
新政府不願意先有立場,願意傾聽各方的需求,或許因而被認為是沒有自己的主張與政策內容,甚至是被視為想討好各方,最後反而是引來各方的批評。新政府認為溝通不應先預設立場,最好的溝通乃是傾聽。這並沒有錯,只是新政府忽略了溝通可以不預設立場,卻不可以沒有議題最基本中心的確立,那就是「定義」。
在各式各樣的會議中,各方代表總是基於自己所代表的立場,為其立場提出自身所遭遇的困難、希望政策應該如何以解決問題,但最後常常是沒有一個政策或方法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因此所有的會議都沒有答案,只有更多問題。也因此有時似乎不得不有協商的方式來處理事情,也就是所謂的「喬事情」了。會議確實應該是各界表達意見與提出困難的管道,也應該是共商解決方式的平台,但會議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那就是討論:必需先討論議題的「定義」,並且這個討論必需在表達意見之前。當議題的定義清楚時,許多的問題就會被釐清,問題被釐清,意見的表達才有可以聚焦並達成共識。
例如:在討論「創新」問題的時候,有時好像會出現完全相反的看法。雖然任何問題的討論,看法完全相反並不奇怪,但是若仔細推敲,有時看似完全相反的看法,事實上是一致的。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可能是因為在討論「創新」與「企業」的關係時,涉及兩個不同的領域。一可視為「創新企業」:指新創這一類的新興公司事業類別,如Uber;另一則可視做「企業創新」:指舊有的產業如何藉著創新升級產業,續造競爭力。「創新企業」和「企業創新」追求的都是創新,但兩者所面臨的問題截然不同,所需要的政策也就不同,不宜混為一談。
又如Uber的爭議。事實上,那麼多的討論和意見表達,都未能合適的解決問題,就是因為我們連「Uber是什麼?」都有不同的答案。有人認為Uber是新型態的交通模式,有人認為是很方便的叫車服務,而Uber本身認為他們是共享經濟的平台。因此,Uber的問題該從交通運輸、新創服務,還是共享經濟平台…去看待?不同的定義會引出不同的路徑與解決方式。當問題越是廣泛複雜,越需要從基要的起點做起,那就是必須要有嚴謹的「定義」。定義越嚴謹,問題就越能被釐清,政策制定就越能切中要點。再則,嚴謹討論定義的過程,事實上也是一種凝聚共識的過程。共識下的定義,將有助於各項政策法規的制定與推動。因此,自詡最會溝通的新政府應謙卑的從最基本的「定義」討論開始,才能達到有效溝通。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