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現階段APEC的挑戰與轉機
鍾錦墀

2015/11/16

今(2015)年APEC領袖年會(APEC Leaders’ Week)即將於本周在馬尼拉舉行。相較於去年強調宏觀規劃的北京年會,今年菲律賓年會則聚焦在以中小企業為核心的同心圓議題。同時,APEC本身也面對亞太政經整體情勢前所未有的新演變。在經濟方面,中國大陸經濟發展前景出現隱憂,總體經濟與相關產業數據都引起亞太投資者的疑慮;在政治外交方面,南海主權問題的爭議正風起雲湧。最後,區域內風雨欲來的貨幣寬鬆政策與接續而來的貨幣貶值,也為區域貿易投下難以預測的新變數。
事實上,APEC刻正面臨成立迄今最大的結構挑戰,此項挑戰非源自議題的複雜多變,亦非參與國家的數目多寡,而是國際上其他功能相仿的組織,競相爭奪區域內經貿事務的主導權。依政治、經濟等因素綜研,歸結此結構挑戰有5個面向:
首先,今年最具突破性區域經貿發展為TPP。TPP 12個談判國不僅達成文本共識,且已公佈影響區域商務與貿易模式的具體條文(full text)。預計將於APEC年會期間共同發表TPP聯合聲明。TPP的談判成果,引發「APEC相對式微」的觀點,甚至連WTO的未來也可能受到牽引。
第二,東協所主導的RCEP及AEC持續前進中,雖進度落後。RCEP所欲達到的經貿整合刻正發展。至於AEC,在本次馬來西亞會議中,由於成員國在諸多意見上的分歧,原應於2015年開始運作的AEC,最終因東協峰會未發表聯合聲而產生變數,但總體來說,東協經濟整合仍然朝既有目標進行。
第三,中國大陸的亞投行(AIIB)自去年成立後,各國爭取各種基建投資案的「基建外交」作為,更趨激烈。預計在中國大陸的「十三五」規畫下,無論是在工業化、網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的帶動下,AIIB未來的發展空間受到高度期待。
第四,中日韓峰會機制近日也召開睽違三年的領袖會議,三國領袖並正式對外宣布重新啟動對話機制。中日韓高峰會所達成的共識,不僅增加三方對於洽簽中日韓FTA的正面動能,更外溢至已具雛形的東北亞區域合作機制。。
 最後,對於尚未受到關注的上海合作組織(SCO),雖因其著重在安全及軍事合作機制,而普遍被視為非經貿機制。然而,近兩年的發展,也因中俄關係日見密切,而開始關注區域經貿合作的發展。未來SCO很可能對現有的區域論壇形成競爭壓力。
這五個機制所關注的議題或有差異,組織結構與功能亦有不同,但在本質上都是以國際機制(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的角色,與APEC競爭亞太經貿事務的話語權與場域權。
目前,可能是APEC轉型最佳時機,需求與動機原因有兩個 。第一,區域一向缺乏類似聯合國或歐盟的正式國際組織,第二,美國因為擔心被排除在東亞之外,基本上樂見APEC凝聚更多動能。
總結來說,APEC面對結構困境,包括面對更多成型中的國際機制挑戰,APEC或許應思考擺脫路徑依賴(path dependency)的限制,構思轉型或建制改變(regime change)的新選項。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