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因應AI技術時代挑戰,日本作法可供借鏡
吳福成

2017/03/13

隨著人工智慧〈AI〉技術的快速發展和普及,可能進一步帶動AI的產業化,並導致正式部門職工崗位的被替代,以及顛覆現有企業的工作和用人模式,進而給社會帶來新的複雜問題,最近日本政府已針對AI技術時代來臨的衝擊進行研析,並發佈相關報告作為各省廳部門在制定相關政策的指導依據。由於台灣也積極在促進結構轉型和產業升級,面對AI技術已被視為未來科技發展大趨勢之一,以及將開啟「第四次產業革命」,政府主管部門理應要有敏銳的問題意識,針對AI技術時代來臨的挑戰未雨綢繆,並與時俱進研提前瞻對策。
根據國際著名的資訊科技研究暨諮詢公司顧能〈Gartner〉和國際數據資訊公司〈IDC〉的研析,AI技術將是2017年台灣最重要的策略性科技發展趨勢之一,未來10年內幾乎所有的應用程式、應用及服務等,都將在某種程度與AI技術結合,並為各種產業發展出新的商業模式,企業更可從AI技術中實現各自的商業價值。譬如日本政府已制定了AI的產業化路徑圖,將分3個階段推進AI技術,以大幅提高製造業、物流業、醫療和護理行業的效率,尤其在因應網購市場的擴大而人力短缺的快遞等物流業,將活用卡車的自動駕駛和小型無人機,並力爭在2030年實現完全無人化。
然而,AI的產業化相對地也會導致企業職工的工作崗位被取代,日本的研究機構和政府部門也都表達了高度關切。日本三菱綜合研究所曾試算,若日本積極運用AI技術,將導致在13年後日本的工作崗位數量減少240 萬個。另外,根據野村綜合研究所的試算,在未來10~20年後日本勞動人口的49%將有可能被AI和機械人所取代。神戶大學專攻勞動法的教授大內伸哉即指稱,企業已不可能再長期雇用人才,而正職員工的數量也會越來越少,他並預言:「正職員工受難的時代開始了!」
這也是為什麼日本內閣府必須加快腳步,針對AI技術可能給社會帶來的影響和課題進行研析,並提出對策的主要原因。上述內閣府的報告雖坦承,運用AI技術將可減少簡易勞動和重體力勞動的投入,例如行政秘書、文件審核員、電話接線生、公司櫃檯人員、租車司機、法律諮詢人員、看護、搬運裝卸工等職業的工作可能大幅減少。但要更換工作展開新的業務,就必須先培養更換工作或跳槽能力,以及進行創造性業務和個人創業所需之能力。也因此,如何促進正職員工向更具創造性的業務流動或個人創業,就成為政府迫切而重要的施政重點了。
另外,隨著AI技術的普及化,有些企業可能利用AI技術來壟斷利益,所以有必要關注如何公平分配利益,以及消除差別待遇,尤其將來利用AI技術大數據的服務大量增加,更要有防止資料洩漏和保護個資的機制,也因此,許多現行的法規制度也必須調整。更長遠地看,為迎向AI技術時代來臨之後的新社會生活模式,也必要從兒童的教育方法著手,提前培養有助於適應未來20~30年後AI技術時代的環境之能力。
看看日本,反思台灣。國內科技界都普遍認為,AI技術是一種巨量資料的延伸概念,而人類的數據量遠不如機器,預估未來AI技術的運算將會越來越聰明,相對地人類在封閉領域的思考和抉擇極可能被AI技術所取代,進而導致許多企業的正式職工喪失原有的崗位,並衍生新的社會問題。面對由AI技術和機械人等所帶動的之機會與挑戰,一般民眾恐怕都不盡能完全瞭解;而政府和科技業界所關心的課題,則大多聚焦在AI技術發展、產官學研整合、商業應用等層面,較少嚴肅地觸及迎向AI技術時代企業應有的相關法規制度之改革。
尤其國內製造業長期缺工,加上「一例一休」新制度的實施也引發勞方、資方和政府之間的立場衝突,將來若大量運用AI技術和機械人從事生產、製造和服務,必然取代一定數量的企業正職員工,屆時勞資糾紛恐將更惡化,所以政府決策者應借鏡日本政府的作法,提前針對AI技術時代來臨可能給社會帶來的影響和課題進行研析,並進行相關法規制度改革,才能防患於未然,並平順引領台灣邁入「第四次產業革命」的大道。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