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關鍵時機:APEC的壓力測試
鍾錦墀

2017/12/21
1994年亞太經濟合作(APEC)宣佈「茂物目標」(Bogor Goals)為貿易與投資便捷化的主要發展目標,在2010年5個已開發經濟體與開發程度較高之8個開發中經濟體已宣佈完成目標,其餘發展中經濟體也預計將於2020年完成上述目標。因此,成立於1989年的APEC即將邁入第三個10年,已開始構築APEC「後2020 議程」。若依據相關指標來檢視,包括自由貿易與保護主義的辯論,自願性與約束力的優劣,以及自由化與能力建構的交集,APEC現下已經步入關鍵時刻,APEC面臨的是提升創新核心價值。換言之,重點不再是「在馬照跑的情況下,如何讓馬兒跑得更快」,而是「如何以無人車取代馬車」。
首先,APEC的三大支柱為「貿易暨投資自由化」、「貿易暨投資便捷化」,以及「經濟暨技術合作」,其決策過程係以「共識決」及「自願性」為基礎,經由各經濟體間相互尊重及開放性政策對話,達成尋求區域內共享經濟繁榮之目標。然而,APEC的非約束力是一大隱憂,更可能是前進的絆腳石。最顯著的案例是,APEC已列入長期目標的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由於FTAAP是在APEC架構下提出,最終仍必須處理其封閉性區域主義與APEC特質的相容性問題。
其次,自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以來,強烈表達以美國優先的立場,為持續一個世代的華盛頓共識投下巨大的變數。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表示,中國將致力於對外的持續開放,而且只會更加開放,以及促進更加便利與國際化經商環境。對照兩個全球最大與次大經濟體領袖的主張,美國態度是強勢的單邊主義,中國則是合作的多邊主義。此種立場的改變,立刻讓APEC陷入困境,中國的崛起在APEC越見重要的地位,對照美國對支持多邊主義的不同基調,已導致APEC在近期恐將無法順利推動重要工作之危機。甚至,必須為了平衡這兩種立場而付出巨大的執行成本。
第三、APEC經濟體涵蓋經濟發展程度不一的經濟體,APEC的第三支柱「經濟暨技術合作」便是其在推動「貿易暨投資自由化」與「貿易暨投資便捷化」目標而產生出來的。行之有年的「能力建構」支柱,甚至各界所認定是APEC的價值所在,同時當APEC經濟體遇到無法解決或達成一致性的共識時,往往運用能力建構的方式作為解套模式。然而,每個銅板都是一體兩面,有好成效,也必然有其缺陷之處。
APEC的能力建構似乎也拖慢APEC成效,甚至成為當經濟體彼此間無法達成共識時所運用的緩兵之計。時日稍長,手段與目的就相互混淆,不僅弱化APEC在亞太區域的領導功能,更侵蝕APEC的核心價值。
現行APEC當務之急,應是規劃「後2020 議程」的路徑,聚焦具體的目標,同時提出更具野心的中、長期工作項目。對於APEC而言,有效落實FTAAP目標,是APEC提升創新核心價值的一個關鍵時機,也唯有如此大膽的前進,方能展現APEC「以無人車取代馬車」的政治意願與實質作為。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