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金融監理沙盒,金管會的下一步?
范秉航

2016/09/26

最近「金融監理沙盒 (Regulatory Sandbox)」成為我國推動金融科技發展上的關鍵詞,而再進一步討論前,可能要先釐清何謂「沙盒」?
「沙盒」的原意是指公園中讓小孩子遊戲的沙池,小朋友可以利用一些工具在沙池中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做出各種東西。之後在軟體開發領域也應用此一概念,稱一個與外界環境隔離的模擬測試環境為「沙盒」。
而「金融監理沙盒」則是政府機關為因應金融科技的快速發展,所設計的試驗機制,亦即「金融創新實驗室」。由於金融科技破壞式創新的特性,打破傳統的規範,建立起新的商業模式。而這些創新的嘗試,往往遊走在現行法規的邊緣,甚至觸犯罰則或無法可管。而「金融監理沙盒」的設計則是在一定(或受控制)的業務範圍內,金融監理單位給予暫時性的法規豁免,讓這些金融創新業者能嘗試新的服務模式。在一方面,讓業者發掘實際可行的新興金融服務;在另一方面,政府也可以在「沙盒」內與公司一同研擬在創新過程中可能需要面對的法律與商業問題。
「金融監理沙盒」是2015年由英國金融業務監理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FCA)提出,將「沙盒」概念應用在金融科技創新上。除了英國外,新加坡、澳洲、香港等也建立了自己的監管「沙盒」制度。監理「沙盒」所需要的不僅僅是法規豁免,更需要包含政府在內的所有金融創新參與者,共同溝通與落實。對台灣來說,接下來的問題在於,我們是否有這樣的條件,推動「金融監理沙盒」機制?就現階段來說,我們恐怕距離「沙盒」甚遠,而其中最關鍵的原因在於金管會的態度。
為廣納各界意見,金管會在今年8月份共舉辦了15場交流座談會。第一場在8月9日招開,匯集了11位金融業與科技業專家與學者到場,對台灣的金融科技發展提出建言,而12位金管會銀行局、檢查局等處室的成員亦大陣仗地出席。然而,身為主辦方的金管會雖然形式上出席了這場座談會,但在150分鐘的會議過程,官員們與出席的專家和學者均毫無交集。
回過頭來看「金融監理沙盒」,其中重要的角色並不光只是那群在沙池中玩沙的那群小朋友(金融與非金融業者)。劃定沙池範圍、給予小朋友們工具、負責鋪滿沙子的監理者,才是真正能將「沙盒」中所創造出來的價值,在沙盒外實現的關鍵,光是寄望那些金融與科技業激盪出火花是完全不夠的。
面對這樣的結果,有兩種解讀,首先是目前的金管會仍未能真正理解金融科技與政策的內涵,無法回應其發展。針對諸多監理上的變革需求,以及傳統銀行發生的弊端與案件,金管會不能再以「不變」、「限制」或「禁止」的被動與消極手段處理。其次是官僚制度的慣性,金管會應真正落實溝通,若僅是在形式上虛應故事,光討論監理「沙盒」的具體規劃就要花上一年半載時間,不啻在拖延台灣金融科技創新的腳步,尤其在日新月異的FinTech發展下,台灣只能成為永遠的「落後者」。
金管會從8月14日起透過網路法規開放討論平台〈vTaiwan〉,蒐集各界對監理「沙盒」的意見,協助FinTech議題聚焦,並在9月初正式展開法規提案討論,作為日後修法的參考。9月9日金管會舉辦了最後一場「金融科技發展諮詢座談會」,由丁克華主委主持。會中除將今年7月份提出來的那10大FinTech計劃重新加熱之外,並提出將研議推展相當於監理「沙盒」實質意涵的FinTech「領航計劃(pilot program)」。
對於未來台灣金融科技發展,金管會仍駐足於「What to do?」的規劃和研議階段,卻未能告訴我們「Why to do?」、「When to do?」與「How to do?」,最終只會「選擇性」地挑幾項「主管機關認為可行」或具有「亮點KPI」的方案處理。但在創新的道路上,真正該被挑戰的就是那些過去被認為「不可行」的傳統制約,而在這方面,政府各部會恐怕都還沒準備好。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