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台灣應從戰略高度規劃領袖代表人選
吳福成

2017/05/12

美國總統川普在去年競選期間已揚言放棄歐巴馬政府時代的「重返亞太」戰略,就任總統後又立即簽署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之行政命令,因此外界對他是否會出席今年11月在越南岘港市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APEC〉領袖會議存有很大疑慮。日前美方傳出川普將考慮參加該項高峰會議,在大家頗感意外之際,我國政府權責單位更應從戰略高度提前規劃領袖代表人選。
川普新政瀰漫著濃厚的貿易保護主義氛圍,不但質疑多邊貿易體制世貿組織〈WTO〉的功能和效率,也批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是個爛協定,其原產地規則浮濫而導致美國對墨西哥的巨大貿易逆差,並主張應該重新談判,並推動雙邊貿易協定,以爭取真正的公平貿易。儘管APEC在本質上屬於自願性和非拘束性的經濟合作論壇,迄今川普也尚未對它有任何評點,但因APEC正在推動實現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倡議,並以TPP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為實現FTAAP的兩條主要路径,既然川普扼殺了TPP,還會再支持由之發展的FTAAP嗎?基於這樣的背景因素,大家始終擔心川普是否會出席今年在越南舉行的APEC領袖會議。
最近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訪問印尼時首度提及,川普總統將出席今年11月在菲律賓召開的美國─東協高峰會、東亞高峰會〈EAS〉和APEC領袖會議。另外,越南副總理范平明於今年4月20日赴美訪問,在拜會美國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麥馬斯特〈H.R.McMaster〉等人時,也轉呈越南國家領導人陳大光邀請川普總統訪問越南及出席APEC領袖會議的正式邀請函,當時提勒森和麥馬斯特也回應,川普總統將訪問越南及出席APEC領袖會。整個情勢發展至此,已完全確定了川普將出席今年的APEC領袖會議。
川普總統今年11月的亞洲之行,將參加美國─東協高峰會、東亞高峰會和APEC領袖會議等三個區域內最重要的高峰會,應是與要平衡中國大陸在東南亞地區的影響力,以及暗助越南維持「多極平衡」的對外政策有關。但川普從反對貿易自由化、強調公平貿易、堅守貿易保護主義立場,到願意出席自由化色彩濃厚的APEC領袖會議,這背後也隱含著川普可能利用出席APEC領袖會議的場合,宣傳「川普式」的以公平貿易為核心的自由貿易體系,甚至淡化處理APEC所力推的FTAAP倡議,因為美國已退出TPP,又沒有參加RCEP,川普顯然已沒有立場再幫FTAAP背書了。
面對川普總統將出席今年APEC領袖會議,我國政府理應要從戰略高度提前布局領袖代表的最適人選,似乎已不宜再陷入「把APEC兩岸化」的窠臼,而應與時俱進,根據客觀形勢的變化,調整我國參與APEC的策略。回顧2006年同樣在越南舉行的APEC領袖會議,當時的陳水扁總統指派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代表他出席,同年的美國總統布希也親自出席,由於張忠謀與布希熟識,在APEC架構下推動台美關係發揮了一定程度效果。今年川普將出席同樣在越南舉行的APEC領袖會議,有鑒於兩岸關係詭譎,以及政府正在推動新南向政策,蔡英文總統是否也應審慎考慮領袖代表人選,最好是能夠具有實質參與APEC、與地主國越南關係良好、能助力新南向政策,以及有助搭建台美新關係等四條件,如此才能創造我國參與APEC的最大效益。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