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從越南經濟的光與影看新南向政策
吳福成

2017/02/10

今年1月1日我國政府各部會啟動「新南向政策工作計劃」,在新南向所涉及的18國當中,越南被列為第一波優先推動緊密聯結的主要對象國。由於越南在近幾年已躋身亞洲經濟成長最快的國家之一,但2016年卻出現近4年來經濟成長首度放緩現象,加上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英國「脫歐」事件的影響方興未艾,尤其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外部環境變動恐怕不利於高度依賴對外貿易的越南經濟後續發展。這不啻在原先閃亮的越南經濟和市場前景塗抹了一層陰影。
稍早越南總理阮春福在總結2016年越南經濟社會發展和展望2017年任務的會議上不隱諱地指出,該國2016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預估只有6.21%,未達到政府原先設定的目標區6.3%~6.5%,其中台塑河靜鋼廠的排污災難就造成GDP縮水0.3個百分點。他還表示,2016年因氣候乾旱和洪災的連續發生、許多國營企業經營未能獲利、開礦業產量大幅減少,加上國際上掀起貿易保護主義、南海情勢難以預測等因素,使得越南經濟發展面臨許多困難和挑戰。
不過,越南計劃投資部統計局則分析,雖然2016年越南的經濟成長速度不能完成既定目標,但仍保持著「穩中有進」的局面。除農林業和水產業成長率較低、開礦業成長率下跌4%之外,其他行業都呈現良好的成長態勢,譬如服務業成長率為6.98%、製造加工業成長率為11.9%,以及建設業成長率為10%。另外,2016年12月製造加工業庫存指數比2015年同期成長8.1%,創多年來歷史新低,勞務用工工業企業指數比前一個月成長1.1%,以及全年度內新成立企業數量首度超過10萬家,這些經濟指標已顯示越南經濟正在釋放積極的訊號。
回顧近幾年越南的經濟發展,隨著中國-東協自由貿易區成立和升級、東協建立東協經濟共同體〈AEC〉、加入TPP協定並與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以及國內政治環境穩定、勞動成本便宜、制定具有吸引力的招商引資政策,使得以出口為導向的越南因貿易自由化和外人直接投資〈FDI〉流入而實現了經濟高速成長,進而在扮演區域生產基地和市場輻射其他國家均擁有相對優勢,連帶地「越南製造」在全球供應鏈和價值鏈的地位水漲船高,一舉成為FDI的「熱土」,並在2016年創下實際到位外資成長9%的歷史新高,達到158億美元。
根據去年12月日本國際協力銀行〈JBIC〉發布的最新海外投資問卷調查結果,越南是僅次於印度、中國大陸、印尼之後,被日本企業視為在中長期有望投資的排名第4位國家,儘管這幾年有不少日資企業因越南的法規不透明、官僚文化、基礎設施不完備、勞動成本上漲、通關程序複雜等問題,而出現撤資現象,但目前日本仍是僅次於韓國為越南第二大投資來源國。另外,世界銀行在同一期間發布的分析報告也指出,內需大幅成長和以出口為導向的生產模式已為越南經濟創造出美好前景。
然而,越南作為新興的世界製造工廠之一,其境內物流業發展卻很薄弱,大多數物流業屬於中小規模企業,難以提供附加價值高的現代物流服務,使得當地製造業受制於低水準的物流和較高的物流成本,遂限制了越南的對外貿易競爭力。其次,原本寄望與歐盟簽署FTA後可以迎來新的市場機遇,但目前歐盟經濟情勢混亂,已直接影響越南出口型主力產業如服裝紡織、食品等加工製造業原先擴大拓銷歐盟市場的發展策略。
尤其在外商瞄準「越南製造」的紅利之際,越南卻遭遇韓國三星Note7停產和美國退出TPP的雙重打擊,其原本寄望TPP生效後能擴大出口美國市場的新貿易政策充滿不確定性。三星Note7停產不但迫使在越南投資的手機工廠停工,並導致去年越南的出口減少0.3%,甚至對供應三星手機零組件的越南企業造成損害,還波及相關物流運輸和供應網絡的營運發展,越南貿易部並不否認,三星的困境可能直接導致越南經濟陷入困難。另外,越南原本屬於TPP生效後的最大受惠國,如今TPP潰敗,已削弱外商以越南為生產基地來擴大出口美國的意願,勢必影響今後越南的FDI進一步成長。
最後,台灣在推動新南向政策時雖把越南視為最重要的經貿夥伴,但面對越南經濟的光與影,政府經貿部門在向國內工商企業界作宣導時理應正反兩面資訊並陳,也就是在推介越南市場擁有龐大商機之際,更要提醒當地同時也存在諸多風險,如此才能趨吉避凶。但不容置疑的,越南的確如日本JBIC所說的,可視為中長期投資國對象,但現實上仍存在許多不確定的風險,也因此,台商前進越南的心態就不宜太浪漫,唯有實事求是,才是贏的策略。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