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Incubator:FTAAP敏感挑戰—從2016年ABAC共識談起
葉基仁

2016/08/15

在中國大陸深圳剛結束的2016年第3次APEC企業諮詢委員會(ABAC)討論的焦點與達成的共識可以總結成兩點:科技與商業模式創新,以及儘早實現更高品質的自由化貿易與投資。

與會APEC 21國企業領袖對於如何實現高品質的投資與貿易自由化及便捷化,聚焦在「亞太自由貿易區」(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Pacific, FTAAP)的早日施行上,以釋放APEC區域內蘊藏的經貿潛力。ABAC亞太企業代表對這個議題的重視,表現在儘早設定實現FTAAP談判期程的期望上面,雖然最終的共識文字使用「期許設定時程表及採取實質行動」來表述,仍然可以看出企業界對FTAAP不僅有期待,還帶有幾分焦急。獲致這份共識背後所經歷的爭論焦點與歷程,其實正好微妙地揭示了FTAAP敏感的挑戰。

關於FTAAP,2010年APEC領袖會議定調了兩件事,第一,FTAAP實現的可能路徑為現有亞太地區的大型FTAs/RTAs,包括跨太平洋夥伴協定 (TPP) 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 (RCEP) 以及其他自由貿易協定。第二,APEC扮演的角色是FTAAP的育成者 (incubator),須持續給予領導(leadership)以及智慧投入(intellectual input),以幫助FTAAP最終成為高品質的貿易協定 (high quality trade agreement)。

就FTAAP可能實現路徑來看,採行機會最大的還是TPP及/或RCEP。以美國為首的TPP已於2015年10月5日完成談判,今年2月4日完成簽署,雖然簽署國國會通過的時程還需要兩年左右,至少協定的內容已經明確化。相對而言,以中國大陸為核心的RCEP已訂在2016年底前完成談判,然目前為止還看不到實質的進展,明顯落後TPP的進度。在美國重返亞洲戰略,以及力圖以TPP拉攏東亞各國以平衡亞洲國家對中國經貿過度傾斜的壓力之下,中國大陸在2016年剩下四個多月期間,必定急欲有所作為。這是觀察美、中兩大陣營在FTAAP議題上論述表態的第一個焦點。

然而,真正為美、中角力留下巨大想像空間的,應該還是在FTAAP實現過程中APEC所扮演的Incubator角色。根據牛津學習辭典 (Oxford Learner’s Dictionary),Incubator的另一個意涵是「用來確保早產兒存活的保溫箱」 ,換句話說,在美國陣營的眼中,FTAAP只能算是一個早產兒,需要給予更多的照料、餵養,才能確保它健康的成長。這個解讀還可以再進一步分解成兩個層面,第一,FTAAP還不成熟,現在就讓這個早產兒出來面對這個世界,可能會夭折,所以,第二,APEC應需要給予它更多的時間,以及更多的照顧及養份(leadership and intellectual input)。藉此表明了FTAAP談判與實現的時機尚未成熟,言之過早。這點與中國大陸2014年「北京路徑圖」(Beijing Roadmap)被採認以來的立場,希望儘快在APEC區域內推動FTAAP談判,呈現明顯的衝突。這個不一致的立場,成為觀察美、中陣營對FTAAP後續發展論述的第二個焦點。

預期在即將完成的FTAAP 共同策略性研究 (Collective Strategic Study, CSS) 第九章「機會與挑戰」(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裡面,美、中兩大陣營對實現FTAAP的觀點與表態,特別是以上所提的「時程表」以及APEC角色「育成者/保溫箱」兩個議題上,還會展現出更多機鋒與火花,值得密切追蹤觀察。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