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獨角獸」?贏得市場才是關鍵
范秉航

2017/03/13

截至2017年1月,CB Insights獨角獸即時追蹤資料庫公布了183家估值超過10億美元以上的「獨角獸」〈unicorn〉企業,合計估值約6,570億美元,募得1,260億美元的投資。按照排名,估值最高企業為Uber (680億美元),接著是小米(460億美元)、滴滴出行(340億美元)與Airbnb (290億美元),估值超過100億美元的「十角獸」(decacorns)共有15家。
看到海外高估值的熱門企業,我國政府則是希望透過產、學、研的連結,打造台灣的「獨角獸」,而估值似乎成了創新創業政策上重要的KPI。然而,追求高估值企業能否提振創新創業發展,則是我們必須深切思考的課題。
對投資者來說,創造股票公開上市〈IPO〉或被收購的獲利空間並成功退場是投資者的最終目標。估值攸關企業釋出股權的比例與價值,以及投資者的「願付價格」,背後所代表的是產品/服務的定價與競爭力、經營的成本、商業/獲利模式、團隊的執行力等。若是在每個輪次不斷墊高估值,將增加投資者的退場風險。
對創業者來說,在高估值下拉動的高投資額猶如一把雙刃劍,將創業者推入業務擴張與收益速度趕不上燒錢率(burn rate)的「估值困境」。因此,一個健康的創新創業募資環境,需要的是務實的估值與合理的企業增速。
確立合理的估值目標後,新創企業正式進入募資階段,除了需要詳盡的商業計劃書(Business Plan,BP),與諸多創新創業資源的連結也至關重要,其中包含了政府資源、各領域的業師與投資人。而當企業獲得投資並不意味著未來會成功,若是難以跟上創新的步伐,尤其是當科技巨頭也決定投入於新創公司所在領域時,存活將更加困難。
根據IT桔子公司的統計,截至2017年1月,初創期(獲種子/天使、Pre-A、A及A+輪投資)占整體新創企業的67% (30,933家),成長發展期(Pre-B、B、B+與C輪)佔24% (11,202家),D輪以後的成熟期公司則占5%。而在整體45,969家公司中,僅有3%完成了IPO或新三板上市。在倒閉公司的觀察上,約有58%的項目夭折於初創期,且A輪企業失敗率高於天使輪。在資本寒冬的影響下,企業獲投的難度上升,創業者所面臨的挑戰也更為嚴峻,公司能否在脫離初創期後,尋找到令公司長久盈利的模式才是競爭的關鍵。
基於此,創業者首先應思考並且專注於如何解決最根本的存活問題,外部投資往往是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惟有能自立自強的企業會受投資者的青睞。換言之,若創業者希望尋求於外部資金,就要有超越一般創業者的更高標準,如更清晰的願景,可預期的市場,已經小範圍驗證的商業模式,以及有可向投資人背書的相關資源等。因此,新創企業更需要的是在經營模式與商業邏輯上的論述,透過合理的估值,規劃募資規模與股權出讓,尋找到有資源能並肩作戰的早期投資機構。
我國創新創業政策推動仍在初始階段,根據「亞洲•矽谷」推動方案,強化創新創業生態系是一重要主軸,其中涵蓋了創新人才養成、早期資金協助、完備創新法制環境、提供創新場域。從軟實力到硬實力,投入面(Input)的考量可說是面面俱到。然而,綜觀這些「獨角獸」們的誕生,以及早期投資的決策要素,政策規劃更需要關注的是產出面(Output)的考量。創業的目標是「市場」,而不是創新、創意與創造。不論是人才、資金、法規或場域,都是為了協助新創企業以更快的速度調整產品策略,以更有效率的方式找出產品與市場相契合(Product-Market Fit)。基於此,在創新創業推動策略下,政府不應僅透過合作或聯盟形式,將台灣新創團隊與人才送去加速與進修,更應協助新創企業面向市場,驗證商業模式,留優汰劣。如此,政策才能真正達到資金帶動效果,單單靠著政府補貼與優惠,將難以維繫創新創業生態的永續運作。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