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川普能源政策牽動全球能源局勢
趙文衡

2017/04/05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簽署行政協定,重新檢討歐巴馬政府在氣候變遷領域最重要的清潔電力計畫(Clean Power Plan),並鬆綁前任政府的一些能源管制,逐步實踐選前重塑能源政策的承諾。美國在全球能源領域扮演重要角色,川普翻轉美國能源政策,重視化石能源而忽視氣候變遷,勢必牽動整體國際能源局勢。
根據白宮網站公布的「美國優先能源政策」(America First Energy Plan),川普的能源政策大致可歸納為加速化石能源開發與解除因應氣候變遷所加諸的管制兩大部分。川普視氣候變遷為中國大陸捏造的騙局,目的在減弱美國製造業的競爭力,選前即誓言要退出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儘管在就任後公布的「美國優先能源政策」中並未提及巴黎協定,但川普已指示相關部門重新檢視美國簽訂的各項多邊協議,以評估是否繼續遵守或者退出。一般認為,此為川普退出巴黎協定的第一步。

美國在國際氣候變遷合作長期居於領導地位,儘管中間曾因退出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而減弱,但美國領導巴黎協定的簽訂卻是不爭事實。若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國際氣候變遷合作將頓失領導中心,該協定將缺乏一個強有力的國家從事非正式的監督,各國遵守自願性減排承諾的意願也會降低。一般認為,中國大陸為改善國內環境污染,在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後,仍會信守承諾,甚至會擔負起美國原先扮演的領導者的角色。若果真如此,國際氣候變遷合作將產生變化,中國大陸的態度將會是決定未來國際減排方向的關鍵因素。
另一方面,川普計畫全力開發美國的化石能源,轉變美國成為能源淨出口國。儘管美國的頁岩油氣已是造成全球油氣市場供給過剩的重要原因,但目前美國油氣仍未大量出口。若在川普的推動下,美國成為主要的油氣輸出國,恐將造成全球能源市場的震盪。屆時美國的國際合作策略勢必將從以往強化與能源生產國合作以確保能源穩定供應,轉變為追求與主要能源消費國合作以獲得出口市場。在此情形下,美國與全球最大的化石能源消費國—中國大陸間的關係如何演變,將十分值得觀察。
在「美國優先能源政策」中,川普對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採取較為敵對的立場,聲明將擺脫對OPEC卡特爾(Cartel)的依賴,這顯示追求能源獨立後的美國,將不再受到中東複雜的地緣政治牽絆。而擺脫石油因素後,中東對於美國主要意義就在反恐戰爭上,因此,往後美國與中東的主要合作面向將在反恐而不在於能源。
在歐巴馬政府時期,美國對俄羅斯的態度十分明確,不但在烏克蘭事件對俄採取強硬立場,同時堅持對俄進行經濟制裁。川普欲推翻前任政府的對外政策,在選前即對俄羅斯展現善意,在就任後更表示,希望能與俄方合作打擊恐怖主義,並主張要改善雙邊關係。
然而,俄羅斯為主要能源出口國,與川普擴張能源出口的計畫處於競爭地位。此一競爭關係恐將為兩國合作投下陰影,特別是在俄羅斯能源出口主要地區—歐盟市場上。其次,由於歐美國家的制裁,俄羅斯先前即積極尋求與中國大陸交好,雙方建立多項能源合作關係,現今若美俄關係改善而美中關係交惡,將有可能影響中俄間的能源合作。
儘管在川普的政策下,我國可能無法持續與美國進行節能減碳合作,但只要將合作議題適度的轉換成川普所注重的化石能源與淨煤技術,即可開拓其他合作面向。尤其是川普積極鼓勵頁岩氣出口,對我國天然氣的獲得具有相當的助益。而淨煤技術則為唯一的一項在「美國優先能源政策」中提到的減碳技術,我國亦可強化與美國在淨煤技術上的合作。
此外,美國為開發中國家因應氣候變遷的最大資助國之一,川普若減少或終止在節能減碳方面對開發中國家提供資金與技術援助,將會使包括東南亞與南亞等開發中國家的節能減碳措施面臨資金與技術不足之窘境。我國目前正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可在能力範圍內,以東南亞與南亞國家為優先,協助開發中國家進行節能減碳,以填補部分美國在這個領域所留下的缺口。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