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淺評APEC架構下的我國法規工作
黃暖婷

2017/11/21
2017年亞太經濟合作〈APEC〉越南峴港年會結束,儘管過程中一度傳出年度部長宣言和領袖宣言,以及由日本主導、沒有美國參與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難產的消息,但是最終部長與領袖宣言仍順利出爐,TPP也已達成原則性協議,並轉化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面對這些成果,國內也再度興起加入CPTPP的討論,然而加入CPTPP之前最重要的準備工作,就是各方面的法規改革,因此本文擬針對目前我國政府在APEC架構下的法規工作,進行簡要評論,希望能對我國的法規改革,有些許助益。
根據觀察,APEC架構下的法規工作大致上可以依照目標性質,分為「經貿自由化」、「結構改革」,以及針對某一特定議題而進行的法規工作等三類,而在這三類法規工作之下的具體行動,則可分為法規比較研究、政策工具的導入與制定、立法和執法原則訂定,以及執法能力建構等四種。由於APEC本身共識決和不具拘束力的特性,上述的具體行動對於21個APEC經濟體來說,通常僅是做為彼此學習、交流、溝通意見的參考,然而對於國際發展空間有限的我國而言,APEC正好提供了我國能夠一探未來國際法規發展趨勢,進而設法讓法規與各國同步的機會,尤其APEC本身不具拘束力的特性,也能讓許多新議題在各國真正制定具有拘束力的國際規範之前,有先行討論的機會。
眼光拉回國內,在APEC架構下,儘管國內各主政單位推動的法規改革程度和成效,依據議題而有高有低,但是各主政單位之間橫向統合連結不夠暢通,而立法部門對於APEC所反映出的國際趨勢缺乏全面性的瞭解,卻已經造成我國未來的APEC參與之隱形障礙。目前APEC的議題發展已然朝向「跨領域」及「論壇合作」的大方向前進,一個議題常常可以涉及三、四個國內相關主政單位,若各主政單位之間仍無法有效合作,將很容易造成推出議題本身高度不夠,以致於在APEC重要性降低的現象,更遑論後續國內法規與國際趨勢調和,以及實際上執法實踐是否能遵循國際水準,所衍生出我國推動倡議力道是否充足的問題;若再加上立法部門無法根據APEC實質討論內容中,有助改善我國立法和執法品質的相關發展,對主政單位進行觸及議題本質的質詢,督促主政單位進步,凡此種種,對於我國長遠的APEC參與而言,都將造成循環性的傷害。
回顧過去我國加入世貿組織〈WTO〉之前,當時的法規盤點分為製造業、農業、服務業、智慧財產權、政府採購與菸酒等六大類,其下簡要列出諸多子項目的產業現況,以及國內各項關稅與非關稅限制和WTO規範的落差,依此明確指出哪些法令應該修訂,報告並上網公開,供國人閱讀瞭解;如今國內行政部門也已經在TPP尚未變身為CPTPP之前完成法規盤點,並指出藥物、化妝品、郵政、保險、電子通訊傳播、植物品種及種苗、專利、農藥管理、著作權、商標、漁業及行政程序等諸多法規與TPP文本有落差。然而,面臨如今TPP轉為CPTPP,且部分條款已因美國不參與而凍結的變局,希望我國行政與立法部門能一如多年前為加入WTO之前進行法規總體檢一般,為了準備加入CPTPP,再次紮實詳細的對我國現行法規進行總體檢,除了舉出修法項目之外,實際修法時也可以利用APEC提供的資訊,以APEC所指出的未來可能轉變做為參考,納入具有前瞻性的設計,並依此針對特定產業提出因應對策。準此,除了設法讓修訂後的法規能有較大的彈性適應未來趨勢,破解我國「法規不進步」這個各方詬病已久的問題之外,也同時可以趁此機會,釐清我國產業發展的下一步方向。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