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社論

2016世界經濟展望與挑戰 [2016/01]

2015年全球經濟雖然在主要經濟體美國及歐元區帶動下,經濟緩慢復甦。但因新興市場受到全球商品價格走低、美國貨幣緊縮政策及經濟改革政策等不利因素影響,經濟成長速度未如預期回穩,反而大幅衰退,連帶威脅全球經濟前景。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 2015年10月「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估計,2015年全球經濟成長率為3.1%,創下2009年以來新低點。其中,已開發國家成長2%,較2014年提高0.2%;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增長4%,較2014年減少0.6%;突顯出2015年已開發國家與新興市場國家呈現不同的經濟成長走勢。

展望2016年全球經濟情勢,全球經濟仍將維持低迷成長趨勢。主要國家經濟有機會向上提升,美國的失業率已從2009年10%降到5%,加上美國聯準會宣布升息後,可望帶領主要國家經濟穩定復甦。歐洲與日本在受惠於低油價與寬鬆貨幣政策下,經濟增長將逐步回溫。新興市場與發展中國家因歷經轉型與經濟改革的陣痛,經濟發展面臨嚴峻的情勢,將為其經濟金融穩定帶來許多不確定。IMF預測2016年全球經濟成長率為3.6%,將較2015年3.1%僅增加0.5%。其中,已開發國家經濟成長率為2.2%,較2015年增加0.2%;新興市場及開發中國家經濟成長率為4.5%,較2015年增加0.5%。

在貿易表現方面,受到全球經濟放緩因素影響,以出口為導向的新興市場及開發中經濟體遭受嚴重衝擊,例如巴西、俄羅斯、中亞及中東、甚至非洲,貿易大幅衰退。根據世界貿易組織(WTO) 2015年9月30日統計,2015年上半年全球貨物貿易量較上年同期下降0.7%,其中,已開發國家出口下降0.2%,發展中國家出口卻大幅下降1.9%。但隨著油價逐步回穩及經濟穩定復甦,全球貿易量可望加速成長,IMF預測2016年全球貿易成長率為4.1%,較2015年提高0.9%。其中已開發國家出口成長率為3.4%,較2015年增加0.3%;新興市場及開發中國家出口成長率為4.8%,較2015年增加0.9%。

在物價方面,IMF預測2016年全球通貨膨脹率為3.4%,較2015年微幅增加0.1%。其中已開發國家通貨膨脹率為1.2%,較2015年增加0.9%;新興市場及開發中國家為5.1%,較2015年下降0.1%。顯然,在主要國家採取擴大貨幣量化寬鬆政策加持下,將抵銷新興市場降溫的不利因素,全球消費擴張效果可望顯現。另在就業表現方面,美國就業表現重回強勁,2015年10月新增就業人數27.1萬人,也成為同年就業新增最多月分,帶動美國失業率降低至5%,是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的最低點。另歐盟統計局於2015年12月1日公布,歐元區失業率已降至近四年低點。然而失業不均情況仍嚴重,歐元區各國差異極大,德國失業率僅4.5%,但西班牙仍高達21.6%,恐成為社會不穩定的潛在因素。

綜合上述分析得知,2016年全球經濟將維持「新平庸」的狀態。誠如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2015年IMF/世界銀行年會中強調,全球低成長狀態將比預期更久。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席勒(R. Shiller)表示(2015年10月9日),全球經濟不確定性短期難以移除是令人憂慮且擔心的事。那麼,2016年將會有哪些經濟下行的風險、挑戰景氣復甦之道路?總結來說,新興市場的不穩定因素、主要國家央行貨幣政策以及國際原油價格走勢等因素,將牽動全球經濟情勢走向,值得後續關注。

首先,新興市場除了印度與東協經濟前景樂觀可期以外,作為領頭羊的中國經濟增長持續放緩,從高速GDP 9%進入中高速7~8%的階段,同時巴西和俄羅斯至今仍深陷經濟泥沼之中,前景堪憂。新興市場經濟不佳問題,不僅衝擊股票市場巨大波動與貨幣貶值,造成投資人對新興市場喪失信心,加上美國聯準會升息之後,資金從新興市場流向美國及歐洲市場,出現自1988年以來首次的資金淨流出。

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 2015年10月估計,2015年外資流入新興市場的總金額降至5,480億美元,比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還低,另一方面則估計新興市場資金流出超過一兆美元,相較於2014年還有320億美元的淨流入,估計2015年反而淨流出的總金額約5,400億美元,造成新興國家金融市場大失血。種種跡象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國際金融協會、國際清算銀行(BIS)、世界銀行(World Bank)等機構紛紛對新興市場一觸即發的金融危機提出警告。

其次,全球金融在經歷2008年金融海嘯後,在主要國家採行貨幣量化寬鬆政策下,造成貨幣發行及流動性大增,形成極巨大的金融壓力。就當前現況觀之,全球貨幣供給處於十分豐富的狀態,此導致利率上升困難,無風險利率維持低檔,風險溢酬偏低。「末日博士」羅比尼認為,大規模流動性過剩問題,終將形成「流動性定時炸彈」,隨時引爆金融危機。因為當愈來愈多的投資人簇擁價值高估且流動性很低的資產(如債券)時,長期崩盤的風險也會隨之攀升。一旦流動性出現問題,驚魂未定的投資人無法出脫手上有價資產時,將引發市場更大的恐慌,出現更大的國際金融風暴。

最後,石油價格的走勢也是影響全球市場的經濟發展因素。根據IMF 2015年10月估計,國際油價只會緩步回升,估計2015年平均油價為每桶52美元,2017年為每桶55美元。油價下跌對石油進口國有利,對石油出口國不利,而大部分新興市場為石油出口國,若石油呈現下跌走勢,則將對遭受經濟重創的國家雪上加霜,阻礙當地穩定復甦。

由於2016年有太多的未知變數,加上經濟成長尚未找到新的強勁增長點,導致全球主要預測機構並不看好2016年全球景氣狀況。但由於2015年經濟成長基期較低,若在不確定風險未發生的前提下,全球經濟走勢將順利復甦。整體而言,2016年的成長將會較2015年加快,全球經濟前景並沒有如此悲觀。然而,也無法對未來抱持太多的期待,全球應該要有心理準備迎接長期的「新平庸」時代。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