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社論

由2017年世界棒球經典賽看台灣棒球產業之困境與建議 [2017/03]

世界棒球經典賽(World Baseball Classic, WBC)是由世界棒壘球聯盟(World Baseball Softball Confederation, WBSC)及美國職棒大聯盟共同策劃的國際棒球大賽,亦是目前層級最高的國際賽事,世界各洲皆有國家參賽。WBC首屆在2006年3月舉行,第二屆比賽於2009年3月舉行,並訂下四年舉辦一次的規定,故2017年3月將是WBSC第四屆舉辦此賽事。
過去歷年來我國皆組隊參與此一國際棒球最大盛事,但回顧歷屆成績,2006年我國於東京的預賽兵敗日、韓後淘汰;2009年中職僅由統一獅及兄弟象配合徵召的國家隊出賽,第一場就被韓國隊「扣倒」,第二場又輸給中國隊,在24小時內連敗兩場,成為當屆參賽國家中最早出局的隊伍;2013年在全國「一雪前恥」、「民氣可用」的號召下,中職與棒協「意外」展開合作,從在台灣舉辦的資格賽、會內分組預賽打起,一路過關斬將至東京,創下首次擠進前八強的最佳成績。
但好景不常,從半年多前開始,為了2017年3月即將在韓國舉辦的經典賽,中職與棒協又開啟長久以來的惡鬥模式,從總教練難產、旅外球員徵召不順、Lamigo桃猿隊不派球員參賽、中職聯盟亦不提供後勤支援,相關的組、訓、賽都由棒協自行負責,球迷期待組成最強的國家隊已宣告破局,本次賽事是否又將重蹈2009年覆轍,已成為廣大球迷最擔心的議題。
職業球團與棒協的長期惡鬥,僅是我國發展棒球產業問題上的冰山一角,然而台灣職棒從1990年草創期的四隊,期間歷經兩個聯盟(中華職業棒球大聯盟、台灣職業棒球大聯盟)時期,最多曾於1997年有高達11支職棒隊共同存在,但發展至今邁入第28年,職棒又回到最初的四隊,中職會長吳志揚日前表示,最快要等到2019年才會有第五隊,但過去類似「201X」年將成立第五隊的言論不知凡幾,球迷們早已不期不待。只是我們不禁唏噓,台灣號稱棒球是國球,並不是沒有發展第五、第六隊的市場條件,但歷經這些年的起伏,總是沒有企業願意投資,棒球運動一直提到的產業化發展,仍難以具體實現,如果連國內最多人支持的職業運動都落到這般處境,又怎麼期待其他如網球、足球等運動能有更好的發展環境。也難怪2016年里約奧運開打前,網球名將謝淑薇在個人臉書發表「即日起退出台灣網壇,永不接受國家隊徵召」的聲明後,網路一片支持聲浪,認為過去「相忍為國」的道德呼喚,已無法帶動社會輿論的認同,謝淑薇的退賽只是剛好而已。
在第四屆WBC將於3月7號開打之際,國人當然希望能延續2013年的佳績,但面對組訓前的風風雨雨,著實令人難以期待。健全職業運動環境能創造廣大的商業價值,亦能提供不少的就業機會,催生第五、第六隊也許不是政府的責任,且棒球界存在許多結構性問題,也無法在短時間內一併解決,但政府若有心發展國內唯一的職業運動,健全棒球的整體發展環境,確實有不少政策著力的空間。
首先立即可實施的政策,就是調整對基層棒球補助的項目,過去地方政府對基層三級棒球的補助大多偏好以硬體建設為主,政府寧可一次花上百萬來改建球場設施,但部分縣市教育處對專任基層教練的聘任卻不願提供更多的名額,目前僅只於給付教練鐘點費,導致不少學生球隊需靠外界善款來支應教練薪水,若募款情況不佳,不是造成基層教練離去,就是球隊的解散,過去投入經費改善的球場反而成為一種浪費。職棒球員來自基層,職棒要發展得好,基層球隊就要先顧好,而基層教練則是重要的一環,硬體建設反而是其次。因此,調整資源投入的方向是政府立即可做的措施,而一個基層球隊教練的名額,最好依其學生人數,以不超過1(教練)比20(學生)為適,並落實專任基層教練的考核制度,如:連續三年未入選縣市全國賽代表,或是三年內未拿過縣市任一選拔賽之代表隊組隊權,則專任資格需受到考評,以避免專任教練惰於教學。
其次,以目前縣市政府教育處補助學生球隊外出比賽的費用標準來看,每位球員一日住宿費為新台幣450元,伙食費為250元,這樣的標準實在與現實脫節,能找到符合一日住宿費為450元的實在相當有限,常導致最後必需選擇離比賽場地較為遠的旅舍,造成交通上更為不便,加上近年物價上漲與運動員食量普遍較大,若調整住宿費至每日500元,伙食費為300元應較為合宜。此外,就出外比賽時飯店至球場的交通費用上,仍以公車、捷運作為計算標準,亦有改善的空間。
其三,就創造市場需求的部分,過去曾提出民眾參與藝文活動、運動賽事,可提供一定額度的單據作為年度綜合所得稅的扣除額,以提升民眾參與之風氣,政府可適度考量這個建議方向,一方向提供民眾參與的誘因,一方面也擴大消費市場的稅基,雖就綜所稅稅收減少的部分相當有限,但可創造出更大消費市場來帶動稅收,應足以彌補減少稅收的部分。
其四,參考日本國家隊選訓的相關制度,日本採企業化的經營方式來經營國家隊,主要係由日職各個球團出資成立「侍Japan」公司,國家隊教練為五年任期制,並且支領薪水,可避免教練一次戰績不佳即撤換,讓國家隊教練能更長期規劃各賽事的安排,教練與選手的組成、集訓以及出賽的支援都能更有效率,也讓財務透明化。日本的經驗足以改善我國現今國家隊教練淪為「免洗」的困境,也讓國人詬病已久的棒協,不管是財務上或是和中職的合作上,都能避免這回WBC經典賽的「經典」事件一再重演。
國內職棒環境要健全,才會有更多人願意投入這項運動,而職棒球員來自基層,基層扎根的工作是政府可以著力的,且職棒又是棒球金字塔的頂端,以目前職棒和棒協長期惡鬥的情況下,我們要與日本並駕齊驅,恐怕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但再不做改革的話,2017年經典賽過去,接下來的2018年亞運、2019年12強賽、2020年東京奧運和2021年經典賽,只怕民眾還是只能在「好想贏韓國」的嘆息中渡過。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