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台灣人力發展趨勢與產業人才需求研析-下(中科簡訊)
台經院

2021/06/07
原文刊於台經月刊(43卷10期),出刊日為2020 / 10 / 01,提供中科簡訊200期、201期轉載。

觀察我國就業市場在產業數位轉型下之變化,可以發現三個重要現象:人才技能升級需求,尤其是跨域數位技能的人才需求;產業缺乏數位人才培訓認知;產學落差擴大,降低學用落差成為活絡我國就業市場效率的關鍵。

 

數位經濟下就業市場趨勢

數位經濟時代下,科技創新發展加速,新一代數位科技正在翻轉社會與經濟,成為銳不可當的重要趨勢,數位轉型已是全球企業都要面臨的議題。產業數位化發展使得企業競爭環境變化加速,對勞動市場運作機制產生影響,進一步帶動未來工作職能改變,過去舊有的工作型態已然不同,有可能澈底翻轉現行的工作樣態,未來需要具備的工作技能將面臨轉變與升級。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的「2018未來工作報告」(Future of Jobs Report 2018)指出,未來五年(2018~2022年)可能會有7,500萬個工作受到衝擊,但同時也將創造1.33億個高端工作機會,尤其是跨領域、整合性專業人才需求增加,許多的工作職能將重新被定義。全球主要研究機構對於數位經濟下工作環境變化所導致的職能轉變有更清楚地描述,例如世界銀行指出,基礎例行性工作可能被電腦或機器人取代,人機協同介面的支援下使得工作流程將進一步簡化,與不同部門溝通協調頻率增加,員工未來須具備跨域知識、社會技能、認知技能,以及數位素養,方能因應產業數位發展工作需求,可以預見跨領域人才培育在數位轉型發展下將更加重要。


觀察我國就業市場在產業數位轉型下之變化,可以發現以下三個重要現象。

(一)人才技能升級需求

企業正面臨技術人才不足或人才技能不足的困境。根據台灣經濟研究院(2019)調查報告顯示,台灣約有六成企業已嘗試導入新科技技術,技術領域多以智慧製造為主流,其次為物聯網資安、大數據分析及人工智慧;依據企業投入數位進程的程度而言,企業普遍認為各項新科技帶動的用人需求大於節省的人力(圖3),以電子資訊業為例,未來企業需要增加的人力領域將聚焦於雲端運算及物聯網資安;面對數位轉型發展,企業認為最大阻礙是人才問題,一方面內部員工新科技能力掌握尚不足,另一方面是從外部難以聘僱到合適人才。數位科技發展,改變全球產業生產行為,也加速人才技能升級需求,尤其是跨域數位技能的人才需求。
 

圖3   新科技領域與人才需求變化

注:( )內數值為樣本數。

資料來源:台經院(2019),「未來工作產業就業趨勢及人才職能需求分析」。

 

未來人才培訓除了著重工作專業技能養成,更應培養運用資訊科技解決問題的數位技能。依據台灣經濟研究院(2019)報告發現,未來電子資訊、機械設備及醫材產業之跨業共同重點職類與數位技能相關,如軟體開發及程式設計師、資料庫及網路專業人員等專業人員職類,報告亦指出三大產業對跨域人才需求增加,例如,電子資訊業者跨足健康醫療產業,對「醫療器材、醫學工程師」職類需求成長,資訊及通訊業對「法務人員」職類有需求(附注),機械設備業出現「軟體開發及程式設計師」職類等跨域新興職業需求,但機械業所能提供的薪資水準較電子資訊業低,且職涯發展路徑升遷機會較少,較難吸引資通訊人才投入機械業。新科技促使新工作模式興起,帶動未來新興職業,同時提高勞動市場的彈性及不穩定,其職能基準與能力鑑定發展需重新定義。


(二)產業缺乏數位人才培訓認知

從德國、英國及新加坡推動數位轉型做法來看,製造業數位轉型除了數位技術與設備投資,更關鍵因素應是對企業經營策略及企業組織文化這兩項構面的重視,產業的人才需求並非僅有STEM人才方面協助,更需有規劃企業轉型策略、經營模式轉變、領導力以及跨部門整合協調等相關之跨域人才協助,才可加速數位轉型力道。

然而,台灣產業以中小企業為主(約占97.7%),且數位智能化系統及設備多屬巨額投資,遂成為企業數位轉型的壓力。根據台灣經濟研究院(2017)報告顯示,多數企業對未來數位轉型下的企業營運及交易模式轉變無定見,多數企業受限於企業規模與產業代工影響,產業投資數位化相對保守,再加上數位智能化設備導入後需進行相關技能培訓,現有的職業教育與訓練做法及內容,已難符合數位經濟工作環境所需專業技術人才的需求,企業自主培訓數位人才能耐有限,仍需外部協助。

技術快速變遷也讓人們難以預測未來需要的數位能力究竟是何種類型,現有的知識或技能恐無法及時回應創新經濟發展,即使人們完成了正規的教育訓練課程,仍然必須持續發展數位技能培訓,以確保數位技能及專長為業界所用,持續滾動的技能培訓勢必成為常態。


(三)產學落差擴大

我國勞動力質量上的變化已經無法有效滿足產業用人需求,根據勞動部2019年「15~29歲青年勞工就業狀況調查」內容顯示,僅20%的青年勞工認為在校所學與目前工作學以致用的程度感到滿意,另一方面高教普及化趨勢下,年輕人受教育時間拉長,延緩進入職場的年齡,如何讓勞動力在求學階段具備就業市場所需的專業職能,降低學用落差遂成為活絡我國就業市場效率的關鍵。

我們亦可從企業調查結果了解學用落差對就業市場的影響,台灣經濟研究院(2019)報告發現,企業參與產學合作人才培育的主要目的為招募目前工作崗位所需人才(39.3%)以及培養未來儲備人才(39%),然而,建教學生素質不符合需求以及學用落差是較多業者不願意進行產學合作的原因之一,其中電子資訊業及機械設備業皆有超過三成業者表示建教學生素質不符合需求,另有兩成電子資訊業者表示有學用落差。

除此之外,過去曾透過產學合作進行人才招募的業者當中,未來有兩成業者表示將不再持續進行產學合作,主要原因是過去產學合作經驗無法取得所需的人才,因此而放棄產學合作,對業者來說,人力需求與缺口仍存在,只是期待能有更好的產學合作機制來填補人才缺口。


結論及建議:需求驅動,助人才加值

充裕人才是產業發展的重要基石。後疫情時代,突顯了數位轉型的價值,成為加速台灣產業轉型的機會。數位科技發展改變全球產業模式,導致各行業人力需求的消長變化,以及工作內容的解構與重組。台灣人才需求趨勢早已供不應求多年,近期更受到美中貿易戰與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響,吸引企業投資回流,這種供需缺口將愈趨明顯,如何穩定提供產業所需人才,成為政府未來十年的核心挑戰。

面對經濟體系普遍面臨勞動力和人才短缺問題,未來人才培訓需求將受到高度重視,政府需要強化數位技能發展政策協調機制,串連教育與職業訓練兩大體系培育歷程,統合各方領域資源,啟動人才供需雙方的積極合作,培育實務人才的全國性網絡,創造更廣泛的終身學習機會,持續保有人才競爭力。

本文針對上述人才供需的挑戰與產業發展趨勢,提出人才發展政策建議如下。

人才政策措施應著重在需求引領的人才供需政策,從過往的供給導向逐漸往需求導向的方向移動:以改善產業發展環境為前提,從了解需求出發,推動真正符合市場需求的措施,市場自然會隨著產業前景提供人才價值變現的渠道,形成人才正向回饋循環。目前政府產業人才政策,主要以搭配推動特定產業方案,培育特定人才;但多數的數位人才培育相關計畫,是由教育體系扎根培育做起,建議未來可擴大至在職訓練或企業職能培訓課程,並推動以未來產業需要技能為基準,推動相關技能鑑定標準的運作機制,讓跨領域整合技能培育的產業能真正有效發揮,擴大及充裕產業人才供應。

強化產業數位人才培訓與企業辦訓,面臨勞動力逐年減少趨勢下,未來人才技術培訓需求成長可期;然而,目前缺乏一套產業數位人才培訓標準,也無升級標準,未來因應工作環境條件的轉變,職能基準發展更為重要,包括職業訓練內涵調整方向、新型態數位人力媒合、個人技能認證基準等。政府可設計一套誘因機制,促進企業投資人才培訓,並擴增數位職能基準涵蓋項目,形成人才培訓供需兩端的正向循環機制,加速人才數位技能養成,提升整體產業人才素質。

解決產學落差問題,產學合作對於縮減產學落差仍有幫助;只是,如前述分析所提到,隨著產業的需求持續變動,目前的產學合作已經不再只是過去建教合作的進階版,業者需要面對的壓力來自於未來新科技應用後產生的各種可能,並且傳統產學合作缺乏學生自主學習與認識就業市場誘因。因此,政府應建立企業與學界溝通的平台,尤其是促進產學雙方溝通對話,減少彼此間資訊不對稱的問題,並引導企業投資未來工作職能需求,提早回應未來數位人才需求,發展新的產學合作模式,在過程中也需要政府開放法令或有進階的媒合、補助等不同的配套機制,鏈結教育體系與企業需求,建立學習認證制度,加強學生實作經驗能力,強化早期產學合作發展,逐步引導才人快速轉型為未來產業所。

注釋:未來5G及資通訊技術發展下,擴大資料數據分析應用的同時,伴隨企業營運資料外洩的風險,帶動資訊及通訊業對於相關法律方面用人需求。


(作者分別為:湯茹茵,台灣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吳慧娜,勞動部勞動及職業安全衛生研究所勞動市場研究組副研究員)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