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廈門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走出新道路 (New Internationalism網+苦勞網「金磚BRICS座談會」)
吳福成

2017/09/30
發表於2017年9月30日New Internationalism網+苦勞網「金磚BRICS座談會」

金磚國家擴大「朋友圈」
這次金磚五國〈BRICS〉國家領導人在中國福建省廈門市會晤,會前東道國中國大陸即提出了「金磚+」合作倡議,並邀請北非埃及、中美洲墨西哥、中亞塔吉克、西非幾內亞、東南亞泰國等非金磚國家領導人,出席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對話會,一度引起外界的關注和討論。但事實上,自從2013年開始,歷屆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都由東道國邀請一些非金磚國家進行對話交流,本質上也是在擴大金磚國家的「朋友圈」,只不過從未像這次在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宣言明確把「金磚+」模式納入而已。

回顧2013年金磚國家領導人在南非德班會晤,也邀請15個非洲國家領導人舉行主題為「釋放非洲潛力:金磚國家和非洲在基礎設施領域合作」對話會,實質推進了「金磚國家+非洲」的開放合作。2014年金磚國家領導人在巴西福塔萊薩會晤,也邀請南美國家領導人圍繞主題為「包容性增長的可持續解決方案」的對話會。2015年金磚國家領導人在俄羅斯烏法會晤期間也舉行了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由於這兩個組織係由俄中兩國主導,他們希望成為世界秩序規則的制定者,而不僅是西方的跟班,因此外界形容這是「兩個峰會在對抗一個單極世界秩序」。俄羅斯聯邦委員會主席馬特維延科則說:上海合作組織和金磚國家架構內協作是國家間關係典範!2016年9月在印度果阿邦舉行的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東道國印度也邀請環孟加拉灣多領域經濟技術合作倡議機制〈BIMSTEC〉成員國領袖出席,並舉行擴大會議,共有泰國、孟加拉、不丹、緬甸、尼泊爾、斯里蘭卡等6國出席。

今年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會晤,也邀請來自全球各洲五個非金磚國家出席新興市場與發展中國家對話會,甚至在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宣言明確強調,金磚國家領導人將延續2013年南非德班會晤以來的外圍對話作法,圍繞「深化互利合作、促進共同發展」主題舉行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對話會,討論落實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和建構廣泛的發展夥伴關係,推進「金磚+」合作。值得注意的是,該項宣言正式把中國大陸倡議的「金磚+」模式納入,將有助於金磚國家擴大「朋友圈」,以及提升南南合作及提高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發言權和代表性。

正如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宣言「序言」指稱的,金磚國家領導人強調將努力提高金磚國家及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發言權和代表性,推動建設開放、包容、均衡的經濟全球化,以促進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發展,為解決南北發展失衡、促進世界經濟增長提供強勁動力。


「金磚+」模式復興「南南合作」
隨著歷屆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並舉行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對話會,以及在廈門宣言正式把“推進「金磚+」合作”定調,似乎喚醒了沉寂已久的「南南合作」新希望,也引領了「南南合作」新機制。

回顧1950年代的亞非民族解放運動,1960年代的不結盟運動,以及中國大陸的「第三世界」主張,都屬於「南南合作」理念。但自從1970年代東南亞經濟快速成長、1980年代拉美地區爆發債務危機和結構調整,特別是到1990年代蘇聯體制瓦解,甚至在美國強勢主導的單極世界秩序制約下,所謂「南南合作」理念已嚴重被削弱,幾近無人再有興趣提及。如今,「金磚+」機制逐漸成熟穩進,通過與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對話,也提供了一個理想的合作平台,並啟動基礎設施建設浪潮,頗有力圖復興「南南合作」之態勢。

「金磚+」並非要擴大金磚國家合作機制的參與成員,因為擴員可能會淡化專國家的概念和任務;「金磚+」是要連結更多重要的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及其相關組織,以提高本身的開放性和整合可能性之新的合作安排。除了邀請非金磚國家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俄羅斯還認為,可在中國大陸提出的「金磚+」模式基礎上建設歐亞合作帶,對接歐亞經濟聯盟和「一帶一路」,同時進一步擴展為「金磚++」,亦即擴大與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所參與的相關國際組織〈如歐亞經濟聯盟、東盟、南方共同市場等〉之對話和夥伴關係,進行跨區域較大範圍的「南南合作」新平台,通過合作來解決貧窮問題、工業化問題、城市化問題,以及發展失衡、南北兩極分化的問題等。


「金磚+」模式在推動世界秩序轉型
目前金磚國家相對於發達國家陣營的七大工業國家組織〈G7〉,以及後來加入主要發展中國家以平衡立場的二十國集團〈G20〉,本質上就是站在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立場、以發展為主線、推進世界秩序轉型過程的一股新生力量。由於自二次戰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陣營主導的世界秩序,已難以代表越來越多的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利益,「金磚+」集結了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合作發展力量,儘管各國之間仍有差異性,但卻強調各國平等發展,已在世界秩序反映出一種價值追求,亦即更加民主協商、更加公平、合作共贏。

除了在經濟實務、人文交流等各種領域的合作之外,最能體現此一全新的全球治理精神的就是金磚新開發銀行〈簡稱金磚銀行〉了!金磚銀行的股權分配和治理結構都以「平等」作為基本原則,而不與各國的經濟規模掛鉤處理,並按照國別進行平均分配,亦即五個創始成員國採取了「等額出資」、「均等地享有話語權」等原則。甚至在金磚銀行章程也顯現出「平等」原則,如金磚銀行總部設在中國大陸上海,首任理事會主席來自俄羅斯,首任董事會主席來自巴西,首任行長來自印度,並在非洲設立金磚銀行非洲區域中心。

特別是,金磚銀行不同於當前世界秩序系的多邊機構如國際貨幣基金〈IMF〉般存在「一票否決權」問題。金磚五國在IMF的投票權共占14.18%,美國一個國家的投票權為16.52%,但因美國一開始就支配IMF的運作,內規設定重大決議案必須有85%的投票權同意,也因此永遠是美國說了算!金磚銀行的「平等」原則就是要向此一失衡不公正的全球治理挑戰。

另外,有鑒於當前全球金融經濟架構並未充分考量發展中國家的經濟規模和總量,金磚五國和「金磚+」正積極推動全球金融經濟治理改革,以爭取在IMF和世界銀行實現公平的配額和投票權分配。2016年金磚國家領導人在印度果阿邦會晤後發佈的宣言已提及IMF配額改革,今年年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宣言更強調,將致力推動IMF於2019年春季會議、不遲於2019年年會前完成新一輪的份額總檢查,包括形成一份新的份額公式,以及繼續推動實現世界銀銀行的股權審議。

總之,金磚五國和「金磚+」合作對於當前全球治理中的西方〈尤其是美國〉主導權頗為不滿,但金磚五國和「金磚+」合作並不是要全面推翻現有的世界秩序,而是要爭取提高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在全球治理中的集體發言權和代表性。正如俄羅斯總統普丁所宣稱的:金磚五國的建設性合作,目的是建立公平的多極世界秩序,為所有國家創造平等的發展機會。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