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觀點

彭規未必楊隨(中國時報)
孫明德

2018/02/26

      新任央行總裁楊金龍26日上任,人選內升為金融市場投下定心丸,但外界也擔心新總裁是否具備開創性。筆者認為彭規未必楊隨,因為兩人面對的國際金融環境不同。彭總裁任內遭遇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2000年網路泡沫、2003年SARS、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2012年歐債危機,以及2015年國際油價崩跌等,幾乎每隔幾年就碰到金融危機,而台灣經濟又以中小企業為主,應對匯率波動及金融風險能力不如日、韓大企業。因此,央行必須長期扮演防波堤角色,讓如同小漁船的台灣中小企業得以安度危機。

      而楊總裁就任的2018年,台灣正處經濟復甦階段,外部貿易及內部股市兩旺,國際貨幣環境仍寬鬆,並無急迫的金融危機。雖然楊金龍擔任副總裁期間並未展現鮮明的個人色彩,但從他1月針對虛擬貨幣指出,「目前已經有部分國家央行,包括本行,正在評估發行法定數位貨幣的優點與挑戰。」可見他未來在思維和做法上仍可能有許多新改變。

      然而,就當前金融情勢而言,新局開創恐非楊總裁首要的挑戰,而是眼前的匯率及其後的利率決策。適合當前局勢的做法可能是「短『鷹』長『鴿』」,也就是針對當前匯率及熱錢問題採取較為強硬的鷹派做法,待局勢回穩,中長期再回到溫和鴿派的柳樹理論。

      新台幣在2017年升值6.1%,兩位數出口及萬點股市雖讓外銷廠商及壽險業者暫忘匯損痛苦,但今年初不到1個月台幣又升值2.7%,不僅企業有壓力,也會被外界作為前後任央行總裁的比較,因此採取較為強硬作法及表達明確態度,不只有助化解眼前問題,也有利於樹立施政威信。

      匯率之後,接著央行要關注的是利率問題,美國FED近期公布會議紀錄,讓外界感受到美國物價上漲壓力,並猜測美國升息次數可能超過原本預期的3次或升值幅度擴大。另外繼加拿大及英國後,實質負利率的歐盟及日本加入升息的可能性也在提高。

      而台灣物價也有上漲的可能,一方面是去年整年物價只漲0.6%,基期較低,而今年初國際原油價格65美元,不僅高於去年同期的45美元,近期部分民生物資也開始反映國際原物料價格,若國內再有氣候因素推動,全年物價將可能如台經院1月的預測漲幅超過1%,屆時外有升息利差擴大,內有通膨牽動,央行利率政策將可能隨之緩步跟進。

      倘若楊總裁能順利解決短匯長利的雙率問題,不僅可無縫接軌,也圓滿完成蔡總統所說「貨幣政策不會U型反轉」的任務。如此,楊總裁才有可能花更多心力在新項目開放或現有資源更有效的運用上,讓台灣經濟能把握難得的國際榮景,有進一步向上調升的空間。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