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台灣經濟成長低迷令人憂心(工商協進會文稿)
洪德生

2013/12/19

2012年和2013年連續兩年台灣經濟成長率未達2%,又主計處最新公布,預測2014年的經濟成長率雖略有改善,但僅達2.59%,民間消費、民間投資,以及進出口依然低迷。台灣經濟成長低迷最令人憂心的是,薪資無法成長,失業率居高不下,很多人民看不到前景,容易造成社會問題。事實上,台灣薪資長期成長停滯,已引起許多民怨。台灣的失業率從2001年網路泡沫後急速攀高超過4% 2008年爆發金融海嘯以後,失業率再度攀高至2009年的5.85%,在政府採行擴大內需的振興經濟政策下,逐年降低至2012年的4.24%。至今失業率並沒有顯著改善,相較其他鄰近國家也偏高,這意味著台灣經濟仍深陷低迷的困境。這一方面顯然受到全球經濟變動的影響,另一面也顯示出台灣經濟結構出了問題,亟待改善。

 

雖然預期2014年歐美經濟將緩步復甦,但在美國量化寬鬆政策逐步退場、美國債限危機、歐洲失業率居高不下,以及中國大陸經濟成長減緩等因素影響之下,全球經濟要明顯復甦仍須面臨嚴峻的挑戰。而目前台灣經濟成長動能主要依靠出口,在全球經濟未能明顯復甦的情況下,台灣出口仍難以恢復快速成長,消費和民間投資成長亦會受到影響。在全球化與區域整合浪潮下,兩岸於2010年簽署ECFA後,與他國進行區域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亦逐步展開,但在進程上已然落後競爭對手國很多。隨後兩岸於20136月簽署服務貿易協議,原預計2013年底簽署貨品貿易協議,但在立法受阻的情況下,深化ECFA的效益落空。此外,台灣面對國際間盛行的區域經貿整合趨勢,似乎陷入被邊緣化的困境。台灣希望加入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卻面對非常高的不確定性。相對地,競爭對手國韓國目前已分別與歐盟、東協、美國(幾乎是全球市場的三分之二)完成簽署FTA( 自由貿易協定),在主要國際市場的競爭上,台灣的出口競爭力顯然處於不利的地位。

 

為了擺脫經濟低迷困境,恢復經濟動能,所有希望似乎寄託在行政院規劃的「自由經濟示範區」,盼能為台灣經濟帶來轉機。為了因應全球化與區域整合的趨勢,台灣必須朝向「自由經濟島」邁進,自由經濟示範區則是第一步。為了促進台灣產業升級,自由經濟示範區優先適用智慧運籌、國際醫療、農業加值和產業合作等高附加價值營運活動,以前店後廠概念,期能促進台灣產業升級,活絡台灣經濟。但目前卻因規劃提供示範區事業過度的租稅減免措施,以及金融開放問題,引發強烈爭議,讓政策研訂裹足不前。從政策構想到政策擬定一再延宕,突顯出跨部門政策溝通協調不良,且行政決策效率不彰,實令人扼腕。

 

事實上,台灣的賦稅負擔率已較鄰近國家偏低許多,2012年已降至12.8%,低於南韓的19.8%、中國大陸的19.4%、新加坡的14.1%,以及香港的13.6%。多年來的降稅經驗顯示,租稅減免絕對不是提高民間投資意願和吸引外人直接投資的萬靈丹。此外,示範區內是否開放新台幣匯率、利率及新台幣計價商品連結的金融商品問題,雖然中央銀行堅持不開放,但長期以來在保守政策管制下,台灣金融業產值占GDP的比例逐年下滑,其發展遠遠落後於鄰近國家。維持新台幣匯率穩定無可厚非,但既標榜自由經濟,政策過於保守,可能無助於活絡經濟,以央行和金管會擁有嚴謹的金融紀律管理經驗,似可酌予放寬市場限制。

 

自由經濟示範區的立法,很可能遭遇極大的阻力。由於陸資來台投資和兩岸產業合作勢必成為自由經濟示範區的主要項目,陸資在示範區投資製造業和服務業得參照外人投資規定、放寬大陸籍人士進出及工作,以及放寬對陸資投資產業項目與持股比例之限制,都是決定能否吸引台商和外資企業進駐的關鍵,這些相關配套措施自應儘速制訂並實施。從ECFA服務貿易協議立法受阻的情勢顯示,台灣內部對於兩岸經貿往來是否衍生經濟、社會、文化和國家安全問題,一直存在著兩極化的爭議,始終無法化解。因此,未來「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立法,勢必也將面臨同樣的遭遇。朝野對建立開放兩岸經貿與邁向自由經濟島,始終難以形成共識,對今後活絡台灣經濟,將帶來極大的變數。

 

即使自由經濟示範區通過立法實施,也未必能夠讓低迷的經濟重拾過去的榮景。近年來台灣出口不振,與產業競爭力逐漸喪失有很大的關係。台灣出口競爭力滑落,確實與代工產業缺少品牌、專利技術仰賴美歐、出口過度集中於科技產品,以及中國大陸進口替代對台灣的依賴降低等因素逐漸侵蝕產業競爭力有關。自由經濟示範區要能成功,必須著重在發展具有未來性、以創新驅動的產業和經濟活動,這才是推動台灣經濟轉型升級的關鍵所在。但台灣的創新環境遲未有效改善,到底哪裡出了問題,不仿從創新成功的國家中吸取經驗。

 

談到創新有成的國家首推美國。美國在二次大戰後走過19501960年代的經濟榮景,但在19701980年代自由貿易趨勢下受到歐洲和日本的競爭,經濟成長趨緩。不過,從1990年代開始,美國靠著網路的發明拉大它與其他先進國家的距離。在具備相同科技、教育程度相當的勞工和投資所需資金,美國利用網路提高生產力的效益卻能遠勝於歐洲和日本,發展出谷歌、臉書、微軟、英特爾、蘋果、推特、亞馬遜、eBayYou-Tube等企業。其理由是美國大舉投資智慧資本,也就是投資於創新,讓創新成果使企業變得更有生產力。

 

以色列也是媲美美國之後最成功的新創企業之國家。以色列對創意的尊重和開發,已成為政府發展政策的核心價值。讓以色列充滿創新和創業精神的因素就是由頂尖大學、大公司、初創公司,以及連結而成的生態系統所組成的群聚。此外,以色列相較於芬蘭、瑞典、丹麥,以及愛爾蘭等具有先進科技和優良基礎建設的國家,能夠製造出更多的初創公司,吸引更高的創業投資,其理由是以色列擁有這些國家所欠缺的核心文化特質,這個核心文化特質的基礎包括進取心、團隊適應能力、孤立和連結的能力,以及雄心壯志。

 

從美國和以色列的經驗中顯示,台灣要從自由經濟示範區扶植或引進創新產業,既欠缺大舉投資智慧資本,也不具有創業投資基礎的人才素養,要創造出許多的新創企業,足以帶動台灣經濟的轉型,不無疑問。眾所周知,在全球市場裡,創新是長期競爭力的基礎之一,創新企業則是改善產業結構的動力來源。台灣要長久維持在全球科技市場的競爭地位,就必須善用國內極具創意、又有高度創新精神的人力資源。面對十多年來新創企業發展環境持續惡化,政府更應通盤檢討修正相關法規政策,協助新創企業突破在技術、人才、財務、市場等方面所遇到的瓶頸。

 

在健全新創企業和創業投資的人才和技術上,在逐年增加的教育科學文化支出預算中,政府如何有效運用在孕育台灣創新人才的基礎上,實為重要課題。同時,企業也必須重視投資於智慧資本,包括從事製造、流程設計、電腦程式、以及策略規劃與行銷等有才能的思考型人才。因為生產力的提升主要來自智慧資本,而不是擴建廠房和生產設備。而在培養核心文化特質上,恐怕是最困難的一環。在協助新創企業取得資金方面,照理說,新創企業在早期發展階段亟需資金的挹注,而創投基金通常是其主要資金來源。但截至目前,創投基金都投資在晚期或接近上市的公司,大大背離創投基金原始設計的初衷。如今,政府要扶植或引進創新產業,不能不檢討國內創投產業逐漸萎縮的原因,在相關法規制度上做大幅度的調整。在協助新創企業進軍市場方面,正如創新工場董事長兼首席執行長李開復所言,就急迫性而論,創業的問題還在其次,如果沒有更大的戰略,更高的格局讓台灣走出去,就不會有好的創業環境。

 

where to buy abortion pill

an abortion pill buy the abortion pill online
buy the abortion pill online abortion pills abortion pill
online purchase abortion pill abortion pill buy cytotec for 24 week abortion
where can i buy abortion pills abortion pill cytotec abortion
website women affair link
where to buy abortion pills online abortion pill abortion pill online purchase
My husband cheated on me link read
signs of a cheater how many men have affairs dating site for married people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