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觀點

人才持續外流,問題出在哪?(經濟日報)
葉基仁

2018/06/11

      台灣人才持續外移,英國牛津經濟公司(Oxford Economics)指出,人才外移加上吸引不到國際人才來台,2021年的台灣,可能成為全球人才供需失衡最嚴重的國家。

      政府相關部會相當重視此問題,近年積極研擬包括吸引國外高階技術人才等相關對策,例如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從放寬現有法規的面向,協助企業留才;科技部也提出了一系列的攬才方案,包括「博士創新之星計畫」等。但人才外流的情況並沒有多大改善,問題出在哪裡?

      首先,工時過長,使得原本不高的月薪,單位薪資變得更低。OECD的調查報告指出,台灣在2014年的平均年工時是2,134.8小時,韓國是2,124小時,日本1,729小時。而OECD會員平均年工時是1,770小時。台灣比OECD各國的工時都高。

      再從薪資調整幅度來看,主計總處資料指出,2013~2017年工業及服務業每人每月薪資成長率平均值為1.86%,除製造業成長幅度較明顯外,服務業薪資僅小幅增加,有些行業甚至成長率不到1%。工時長、薪資比不上周邊國家、加薪期望值低,人才出走是去尋找應得的待遇。

      至於吸引國際人才部分,首先要提的是,台灣的語言環境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以歐盟首都布魯塞爾所在的比利時為例,英語是每個人從小就在使用的官方語言,此外,法語、弗拉蒙語(荷語分支)、德語是另外三個官方語言。從任何國家來到比利時的外國人,旅遊或洽公,完全不用擔心語言不通,或需要使用翻譯的問題。相對而言,鄰近的荷蘭、英國、法國、德國公民,在多種語言使用的能力方面,都遠不及比利時,使得布魯塞爾擔任歐盟首都,吸引國際人才上也具備特別的優勢。

      另一個例子是新加坡,新加坡是多種族的移民國家,但華人占人口比率約七成。因新加坡奉行英語教育政策,從小學習英式英語,因此新加坡華人皆精通中文與英文,這項優勢讓新加坡成為東西方(華語世界與英語世界)的橋樑,同時也成為東西方人才最想去的國家之一(2010年美國蓋洛普民調)。反觀台灣,能用英語跟外籍旅客說上兩句話的人,確實比不上新加坡跟比利時,就別說能用英文為國際旅客提供進一步服務的,就更少了。這樣的語言環境,讓國際人才猶豫要不要讓他的家人搬到台灣居住,如果他的家人不願來台灣,這個人才遲早還是會離開台灣。

      國際級人才也嚮往的世界級的生活環境。假日去郊外,騎單車、游泳、登山、露營、衝浪,歐洲人喜歡聽歌劇、古典音樂,年輕人可能喜歡看賽車、足球或網球比賽等,享受這些活動帶給他們的滿足感,才是他們努力工作的回報與動力。此外,家人來台取得簽證是否容易?小孩就學的便利性、銀行開戶是否方便?以至於個人所得稅率、遺產稅、是否有雙重課稅協議等,都顯示出這個國家對外國人是否友善。

      換言之,語言環境跟國際級的生活環境,才是國際人才長居的最重要考量。

      當前政府留才、攬才的各種辦法、措施或計畫,著重在薪資及較細微的技術枝節上,一方面比較容易達成,也容易有量化指標可以衡量,其實無可厚非。但從多國籍企業經理人及國外經驗的角度,「從國際人才的需求出發」的策略思維,才能吸引到更多國際人才來台工作,也提供珍惜台灣自己培養出來人才的努力方向。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