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海洋東協」菲印兩國市場研析
吳福成

2015/09/07

一、前

    值此全球景氣陰霾籠罩,特別是中國大陸經濟走下坡,以及歐美市場需求持續衰退之際,屬於「海洋東協」兄弟國家的菲律賓和印尼兩個市場發展,則相對地具有發展性和商機。由於今年菲律賓是亞太經會〈APEC〉年會暨領袖峰會主辦國,印尼則是全球規模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伊斯蘭市場之一,所以此時此刻剖析人口上億的菲律賓市場和人口2億5000萬的印尼市場之機會與挑戰,對於正遭受「紅色供應鏈」衝擊而陷於出口衰退困局的台灣,應可藉以走出新希望的目標市場。

  近幾年菲律賓經濟一直維持超過6%的高成長率,主要由占國內生產毛額〈GDP〉七成的龐大個人消費力所支撐。最近兩年來印尼經濟雖受到中國大陸需求持續疲軟、出口商品價格下跌的影響,GDP年增率無法破5%,但仍約有一半人口屬於有購買力的中產階層,支撐著其經濟成長局面。也因此,相較於全球其他新興市場的經濟窘境,菲律賓和印尼兩個「海洋東協」兄弟國家,仍是台商對外貿易和投資可以選擇的新興市場之一。
    以下,進一步研析菲律賓和印尼兩國市場的特性和機會:
二、菲律賓市場的特性和機會
    從地圖來看,菲律賓的地理位置優越,7107個島嶼星羅棋布在太平洋西南的萬頃碧波之中,素有「西太平洋明珠」的美譽。菲國的人口超過1億,人口結構在亞洲最年輕,年齡中位數僅有23.1歲,加上15~64歳具有生產能力人口規模龐大,「人口紅利」相當可觀,具有市場優势。特別是在東協經濟共同體〈AEC〉可望在今年底或明年中建立,屆時菲律賓將在區域產業分工鏈和價值鏈占有重要角色,也將成為亞洲和世界各國前進東協市場的關鍵門戶。
    尤其自從2010年艾奎諾三世出任總統以來,積極處理國內結構性問題,並整頓官吏貪腐,重建財政制度,改善營商環境,在他執政期間菲律賓的經濟好轉,連續三年GDP成長率平均為6.3%,僅次於中國大陸,是亞洲國家當中表現相當亮眼的國家之一,更是繼金磚五國〈BRICS〉後的「次成長國」,並與越南和印尼並稱為東南亞的「VIP」成長三國。
〈一〉正在崛起的亞洲老虎
    世界銀行分析,菲律賓的經濟成長引擎主要來自活絡的個人消費、企業的設備投資,以及基礎建設的投資等內需。該行駐馬尼拉代表小西本雄即曾公開讚揚,「菲律賓已不再是過去的東亞病夫,而是正在崛起的亞洲老虎」。尤其是後馬可仕時代嬰兒潮出生的一代,如今年紀約在25~34歳,又受過良好教育,已成為菲國最大的經濟發展支柱。
    另外,世界三大信用評級機構惠譽〈Fitch〉、穆迪〈Moody’ s〉和標準普爾〈S&P〉認為菲律賓的宏觀經濟和財政指標有正向發展趨勢,都把菲國的主權債務評級提升到「投資」級別,基本上看好菲國的經濟前景。回顧過去數十年,菲國政局動盪,財政不穩,如今在艾奎諾三世的執政下已成功大翻身,並加強了國際投資者對菲國市場的信心。
    其中,又以日本對菲律賓的投資行動最積極。日本是菲國的最大貿易投資夥伴國,近幾年隨著日中兩國政治外交關係不斷緊張,菲國更成為日本企業進行「中國加一」〈China+1〉戰略投資移轉標地之一,也因此,日資企業在菲國的存在感相對突出,對擴大在菲國投資也有強烈意願。尤其今年菲律賓主辦APEC年會暨領袖峰會,日本與菲國已緊密合作,將在亞太區域經濟整合、貿易投資自由化和便捷化過程,聯手發揮更關鍵性作用和影響力。
〈二〉全球第二樂觀的消費市場
    根據全球市場調查機構尼爾森〈Neilson〉發佈的2015年第2季全球消費者信心指數排名,菲律賓僅次於印度,排名第二,在當前東南亞各國的消費者信心指數都有所下跌之時,菲國卻是逆爭上游。尼爾森認為,外商的投資,中產階層日益壯大,經濟持續成長,使得菲國成為全球第二樂觀的消費市場。探就其背後因素,菲國對出口貿易的依賴程度不高,只占GDP的比例不到三成,反而是民間消費占GDP的七成以上,其國內消費市場蓬勃發展,也提供了外國〈包括台灣〉商品出口菲國市場的很大機會。
    必須指出的是,菲律賓是全球第三大英語國家,精通英語的勞動力供應充沛,助長當地商業流程委外〈BPO〉蓬勃發展。而從事呼叫中心、電腦軟體開發、動畫製作、醫學數據編譯等BPO新貴輩出,其消費力更占全國總消費力的四分之一以上。BPO的蓬勃發展更帶動辦公大樓和資通信基礎建設需求,對相關機具、資材和商品的需求旺盛,同時因從業人員薪資待遇較高,消費能力強,有利外國品牌和流行商品拓銷,許多購物中心紛紛進駐,帶動消費熱潮。
    菲律賓還有逾1000萬名的海外菲勞,雖然常被外界形容為「傭人之國」,但海外菲勞匯款回國平均一年逾200億美元,幾占菲國GDP的10%以上,對菲國經濟成長作出很大貢獻,也間接助長當地民間消費。回顧2010年菲律賓的人均GDP只有2000多美元,經過10年後,如今人均GDP逼近3000美元,已具有購買耐久財和世界名牌商品的強勁消費能力。
〈三〉「三多」背後擁有龐大商機
     菲律賓有「三多」,教堂多、小孩多、吉普車多,背後就擁有龐大商機。當地85%人口信奉天主教,重視家庭和節日,帶動相關家用品、禮品的需求。小孩多則帶動玩具需求和相關食品需求。吉普車多更帶動汽車週邊商品和零組件需求。由於菲國人口成長較快,各類食品需求甚大,加上社會醫療體系落後,醫藥製造產業薄弱,對各類醫藥需求呈穩定成長趨勢。另外,菲國地屬熱帶,個人清潔用品需求更為龐大。基本上,上述商品項目都是外商積極爭取出口的機會。
  
    值得注意的是,菲律賓普遍使用英語,一般貿易往來溝通無障礙,但貿
易風險則處處存在,且與全世界的新興市場都一樣。其中最必須注意的是,菲國
採行裝船前檢驗制度,包括貨物質量、數量和核價,將進口商的運輸風險轉嫁給
出口商。外國商品進入菲國市場,很容易遭仿冒和侵權。菲國關稅政策步穩定,
走私商品事件頻傳。菲國尚未加入WTO政府採購協定,外國參與其政府採購障
礙多。特別是菲國營商環境還不盡理想,貪污問題叢生,2016年將舉行總統大
選,各黨派傾軋,大步前進當地市場仍有挑戰。              
三、印尼市場的特性和機會
   印尼〈Indonesia〉國名源於希臘文,意為「水中島國」。印尼位處亞洲大陸和澳洲之間,橫越太平洋和印度洋的赤道區域,扼守出入兩洋的麻六甲海峽。國土面積約200萬平方公里,印尼擁有1萬7500個島嶼,又被稱為「萬島之國」,是世界上最大島國。該國擁有大量的石油、天然氣、地熱、錫、鋁、鎳、鐵、銅、金、銀、煤炭、棕櫚、森林、微生物質源等豐富的天然資源,素有「熱帶寶島」之稱。在當前全球資源民族主義化的浪潮下,印尼的資源戰略角色特別重要。
    尤其印尼的人口總數2億5000萬人,為世界第四人口大國,其中35歲以下人口占總人口的60.8%,屬於最能賺錢和最有消費潛力的一群。另外,14歲以下人口有6500萬人,相當於泰國總人口數,又稱為「孩子大國」,則是龐大人勞動力後備軍。特別是印尼的人口結構年輕化,其中產階層數量已激增到8000萬人以上,消費規模壯大,強有力地支撐著經濟成長。
〈一〉回教市場需求大、人均消費支出成長快
     印尼市場的最大特色是回教〈或稱伊斯蘭〉信徒超過2億人,約占該國人口總數2億5000萬人的87%,同時約占全球回教信徒總人數 13億人的15%,是全球最大的回教市場國家。印尼在當前回教世界各種組織和論壇都是創始會員國,並擁有相當程度發言權,也主導著未來建構全球回教經濟區發展動向。而作為全球最大的回教國家,印尼每年的清真產品貿易額在100億美元以上,放眼全球整體回教市場,其商品需求恐已超過2兆美元。所以若能通過印尼的回教系統,即可轉進中東、北非等回教世界市場,這也是在歐美、亞太傳統市場之外的潛力新興市場。
    根據Euromonitor研析,印尼年收入逾1萬美元的人口超過2000萬人,預期中產階層人口在未來5年將成長一倍,包括受高等教育的專業人士、銀行家、律師、會計師及企業經理人等,這些收入高的人口將提高印尼整體市場的購買力。Euromonitor指出,印尼的人均消費支出每年都以4.7%的速度在成長,主要動力即來自中產階層的急遽擴大。不過,今年第二季印尼的消費者信心指數排名已被印南亞大國度追趕過去,因為印度經濟崛起,龐大中產階層消費活躍,已對印尼形成競爭壓力。加上近年來中國大陸的市場需求減緩,更衝擊到印尼的出口和經濟增長,預估今年印尼的GDP成長率將滑落到5%以下。
〈二〉東協「龍頭老大」,世界第7大經濟體
    印尼消費者很崇尚外國商品,總認為本國商品的質量比外國商品差,當地政府正大力推行「國貨優先」政策,並對購買印尼國產商品的消費者提供獎勵。此舉對國內產業的活絡有貢獻,但卻對外國商品在印尼市場形成無形的市場准入障礙。尤其近幾年因全球經濟成長下滑,海外的商品需求下降,衝擊以原物料出口為大宗的印尼經濟發展,加上中國大陸人民幣貶值,更導致印尼股市重挫,以及印尼盾幣值一度跌至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的新低點〈1美元兌14067印尼盾〉。印尼總統左科威〈Joko Widodo〉已大幅改組財經內閣,希望有效解決財政、經常收支的「雙赤字」問題。
    不過,客觀而言,在東協10國當中,印尼的人口最多、土地面積最大、天然資源最豐富,隱然就是東協的「龍頭老大」。特別是印尼的內需堅實,私人消費占GDP六成以上,其未來經濟發展前景普被看好。聯合國貿易暨發展會議〈Unctad〉最近發布的「2015世界投資報告」指出,印尼的外國直接投資〈FDI 〉流入高居東協國家首位。日本JETRO也曾指出,2015年印尼有3000萬人晉身為中產階層,每年度可支配收入介於1.5萬~3.5萬美元之間。麥肯錫公司則預估,到2030年印尼中產階層還將增加9000萬人,印尼也將從目前的世界第16大經濟體發展成第7大經濟體。
    最近世界銀行下調印尼2015年經濟成長率為4.7%,但印尼的經濟發展並非已到糟糕程度,至少在二十國集團〈G20〉中僅次於印度的7.5%和中國大陸的7%,排名第三位。回顧印尼從1997年的金融危機谷底翻身,安然度過美國雷曼兄弟事件以來的一波全球金融危機,2013年又主辦APEC年會暨領袖峰會,以及主辦世貿組織〈WTO〉部長會議,特別是東協經濟共同體即將成立,東協加中、日、韓、紐、澳、印度等 6 國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也進入實質談判階段,印尼在上述區域經濟整合過程也都扮演著關鍵性影響力,顯見,印尼正如其國徽金色老鷹般在盤旋升空。
〈三〉「世界工廠」新角色,新興市場前五大
   目前印尼正在承接中國大陸「世界工廠」角色,並致力推動國內西部和東部發展平衡,積極推動基礎建設和振興產業,甚至還建構20年長期國家發展和土地開發計畫,其中包括規劃發展六條經濟走廊,連結各大島使之形成一個具發展性的內海。全球情報聯盟公布的2012~2017年全世界新興市場的商業展望報告曾指出,發展中國家的印尼已首度躋身世界新興市場前五大,依序為巴西、印度、中國大陸、俄羅斯、印尼。印尼已成功吸引外來投資者,而有九成的外商都能在短期內在印尼取得成功發展。
    印尼佐科威政府正在擴增資本開支,積極推動基礎建設,改善投資環境,已擊發展海洋經濟,加速工業化戰略。而隨著發展交通、建屋、水源等領域,相關機具、五金產品和零配件需求旺。另外,民眾收入增加後,偏愛高檔〈智慧型〉手機、機車、節能家電〈空調、彩色冰箱和液晶電視〉、健康食品和美容品等市場銷售佳。隨著社會型態改變,已婚者另組小家庭,此一趨勢也推動消費者對家庭用品和服務的新需求,譬如喜愛購買較小型電冰箱、微波爐,以及快餐、速食、居家清潔等服務。尤其白領階級越來越喜愛西方的生活方式,也帶動烘焙麵包產業興起。
    印尼熱帶雨林是「寶山」,多樣性植物、土壤、昆蟲體內存在50萬種以上的微生物,都是培養和提煉醫學藥品原料。日本和歐美製藥企業已從中開發出抗生物質、高脂血症藥品。另外海藻則廣被運用到醫療、營養食品、生質燃料等,商機無窮。面對全球暖化,削減溫室氣體排放的挑戰,被視為「燃料大國」的印尼,棕櫚、蓖麻或痲瘋樹,以及海草或海藻等,都提供發展永續乾淨生物能源〈biomass〉的機會。外商在當地投資種植相關足以降低CO2的植物,即可進一步進行碳交易。
四、結語與建議
    總結前述,從長遠宏觀角度看「海洋東協」菲印兩兄弟國家市場,充滿著新機遇和新商機。但是,對於準備或已在當地從事經貿投資活動的台商,短期內仍須注意菲印兩國政經雙重風險。
    菲律賓明年5月即將舉行總統大選,現任總統艾奎諾三世即將任期屆滿下台,角逐下屆總統大位的各黨派傾軋,而其中呼聲最高的是現任副總統敏乃,他強勁批判艾奎諾三世粉飾政績,指控經濟成長的果實被艾奎諾三世親信和政商精英階層獨享,並未讓貧困階層受益,迄今約半數非國民眾自認貧窮,並揭露2014年菲國的外國直接投資金額是東協國家當中最少的,而主要投資在金融和保險領域,並沒有創造足夠的就業機會。外界擔心,艾奎諾三世的經濟政策恐怕無法延續下去,這是一種政經風險。
    印尼人口眾多,市場規模夠大,佐科威政府的招商引資政策積極,並鼓勵工業製造供應本國市場,加上在印尼生產的產品可享優惠關稅出口到東協各國,將來可望成為台商在中國大陸和越南之後,成為第三個工業生產基地。不過,目前印尼的基礎建設普遍落後,勞工教育水平較低,國家治理仍存在腐敗和官僚體系低效問題,以及貨幣貶值增加外債償還和通貨膨脹壓力,更加向保護主義傾斜,所以短期內的經濟風險不容忽視。尤其是面對財政和經常收支的「雙赤字」危機,以及遲遲無法推動承諾的體制改革,已迫使佐科威政府進行內閣大改組,更換四位財經閣員,印尼政府的財經政策不穩定性,徒增投資營商不確定性和風險。台商前進印尼市場,在感性看商機之際,也要理性看風險。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