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美中科技戰的「小院高籬」(中國時報)
孫明德

2021/06/08
美國對中國大陸科技戰一個新的戰略,就是美國現在智庫、朝野都提到的「小院高籬」,小小的院子高高的籬笆,很像朱元璋當時提到的「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這樣一個戰略目標。為什麼叫「小院高籬」,因為美國人的房子前面通常都有個院子,現在要把這個院子籬笆架高,讓外面的野狗、外面的人進不來,所以美國必須在重點科技領域上架高障礙,讓中國大陸無法侵入美國的核心領域。

這就必須把美國的科技分為幾個部分來談。第一個部分是美國一定要領先絕對不能輸的,比如說,一些有巨大軍事還有經濟優勢的,像過去的原子彈,誰有原子彈,其實就能夠改變戰爭的結果,現在可能是半導體,或者是人工智慧;還有顛覆性的技術,看起來不一定是那麼重要,但它可能改變未來遊戲規則,就像跟蘇聯打冷戰時期的一些太空科技、衛星火箭。那現在呢?可能是量子電腦,甚至是美國財政部長葉倫在國會聽證上提到的數位貨幣。

第二個部分是美國不一定什麼都要做第一,也可以做「之一」,他可以跟別人共同研發,比如說跟他的盟友日本,共同研發6G的電信,或者你看到最近跟南韓共同做一些生物科技的合作,這個都可以做「之一」。

第三是美國可以保留實力的部分,在賽局理論裡面有一個「智豬賽局」,智豬就是聰明的小豬,聰明的小豬不會跟大豬去比誰先,因為你先研發出來的東西,像小國家先研發出來的東西,大國家很容易跟隨你,用市場優勢碾壓你,所以聰明的小豬、小企業或者小的國家要跟在大的國家後面,他先創新你在後面跟,這樣是一個比較好的策略。就算是美國,不可能所有的東西都是大豬,他也要做聰明的小豬,在部分領域上保留實力,快速跟隨別的國家即可。

最後是美國還要持續投入基礎的研發。美國在二戰後持續投入研發經費給企業,或者是大學,或者像是美國的「拜杜法案」,持續投入大量的經費給中小企業做研發。

所以美國的科技戰在這次必須要做六件事情,從過去的經驗中,第一、高層要支持,沒有羅斯福,沒有甘迺迪,不會有原子彈,不會有衛星,拜登總統必須要支持對中國的科技戰。

第二是政策必須導引資源的分配,像過去的「拜杜法案」,那現在美國政府公私部門的研發支出,也必須要進一步提高。

第三是不是要成立專責部門來打贏這次的科技戰,就像過去的美國太空總署引導的太空爭霸一樣。

第四是美國必須在重點領域上干預,讓中國大陸的發展腳步遲緩。就像在1980年代,美國對日本東芝開始制裁,讓東芝無法賣數控工具機給蘇聯,提升蘇聯軍備武器的能力一樣。

第五是美國的管理軟實力,如果有這個管理軟實力,美國才能確保技術擴散能夠最大化,不會有太大的數位差距,跟城鄉的差距。最後,人才當然至關重要,沒有愛因斯坦不會有原子彈,沒有張忠謀也不會有台灣今天的護國神山,那未來的量子電腦、人工智慧的張忠謀或者是愛因斯坦,又在哪裡呢?這個就是美國必須掌握的幾個方向。

美國現在對中國大陸全力制裁的是半導體,中國大陸原本提出「中國製造2025」,要把半導體自製的比例達到7成以上,中國大陸現在進口半導體的金額甚至比原油還要多,美國知道不可能讓中國大陸不買半導體、不用半導體,這會傷害到自己;但起碼讓他買魚,但是拿不到釣竿自己去釣魚,這是一個目前可以做的做法。

所以美國在很多的產品上,比如說我們看到的濺鍍設備或者是GBD設備,這些設備美商的市占率高達8成以上,如果再加上日商的話,它的比重甚至可以高達9成,這些設備就可以牢牢掌控中國大陸自製的能力。

另外一方面也可以結合盟友,比如說日本的企業在圖層顯影設備、在洗淨設備的市占率高達9成,前兩年就用這些設備卡住了南韓的喉嚨,所以就讓南韓不得不投降。最後當然還有曝光設備,全世界曝光設備88%掌握在荷蘭廠商的手上,另外12%掌握在日商的手上,所以美國可以結合盟友,完全切斷中國大陸半導體國產化的一個夢想。這樣讓中國大陸只能買半導體,不能自己生產半導體。

但除此之外,中國大陸有沒有哪一些部分會讓美國備感壓力?有的,就是財政部長葉倫特別提到的數位貨幣。中國大陸前幾年在周小川擔任行長的時候特別提到了DCEP,「DC」是「Digital Currency(數位貨幣)」縮寫,「EP」是「Electronic Payment(電子支付)」,其實指的是兩件事情。第一個是數位貨幣、第二個是電子支付。後來中國大陸發現,他們的重點其實不是數位貨幣,因為它本來就有人民幣,其實它的重點應該在數位支付。

所以他們的基礎原本就是把現有的人民幣數位化,參與者是現有的央行、金融機構。交易的速度也可以很快,因為他們現在的支付寶、淘寶或者微信,本來交易金額就很大,每一年的雙十一,他們每一秒的交易高達9萬筆交易,所以目前的交易速度是可以做到的。

如果跟其他的數位貨幣比較,像比特幣或者是臉書的Libra,他們的基礎就不是像中國大陸是拿一個現有貨幣去數位化,而是創造一個新的區塊鏈的數位貨幣,或者是混合式區塊鏈,同時,目前的參與者也不是那麼多。原本特斯拉還說他可以用到比特幣,現在也說不能用了,因為它的耗能太多,並不是一個綠能環保的商品,然後它的交易速度也很慢。

以比特幣為例,它每一秒只能做7筆交易,而且每一筆的交易確認要10分鐘以上,這個並不符合我們一般人交易的需要,Libra當然目前更不普及,雖然聽說很多家企業參與了臉書這樣一個合作計畫,但是目前看起來普及的程度並不是很高。

另外,以貨幣的功能來看,中國大陸人民幣因為它原本就是現有的貨幣,使用者跟現在相同,具有法幣的基礎,政府可以拿來承認它記帳的基礎,但其他的比特幣使用量就不是很多,也有一個上限,所以很多國家把它當成投資的商品,而不承認它是一個貨幣。當然Libra還有很大的擴展空間,但要為了維持它的貨幣,就要跟一籃子貨幣存款準備相掛勾,那我不如直接去買一籃子貨幣,為什麼要買Libra這樣的貨幣呢?

另外,在風險的部分,Libra或者是比特幣常常是用來洗錢、黑市交易、跨國詐騙,那人民銀行大家反而不是擔心他太自由,反而是擔心他管太嚴,所以也各有各的優劣點。

中國大陸進行人民幣數位化到底隱含什麼意義呢?我們從美國跟英國的爭鋒上看得出來。美國經濟在1870年就超越了英國,美國後來的經濟實力最強的時候,曾經佔全球GDP的4成。然後1913年美國因為自己內部的金融問題──野貓銀行橫行,以至於還成立一個銀行中的銀行──中央銀行,也就是大家熟悉的美國聯準會。但是美國的金融實力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1950年以後才趕上英國,美元成爲全世界外匯準備、外匯存底的一個重要的部分,超越了英鎊。

所以你要知道經濟超越別人,不代表金融會贏別人。我們看到,中國大陸現在金融開始快速追趕美國,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所以雙方經濟實力開始變化,美國原本佔全世界GDP 40%,在1966年的時候降到現在目前25%。中國在1966年只佔全世界4%,現在佔到全世界16%,雙方的距離現在越來越近,而中國大陸在數位支付、行動支付的快速提升,更讓美國備感壓力。

中國大陸在2020年數位支付的金額高達60兆美金。但是美國只有1800億美金,雙方差了幾百倍,所以讓美國有壓力的是中國大陸數位行動支付的發展。中國大陸的數位貨幣,當然大家也會擔心第一個央行會不會管太多,其實中國大陸對於金融原本就有很強的監控,用數位人民幣會不會增加更多,其實大概是很有限了。

第二是,中國大陸的央行會不會跨越界線去跟商業銀行搶生意呢?答案是不會,目前的央行也強調不會,因為他們只想取代你口袋裡面的錢包、裡面的現金,並不取代你的活存或定存,他只是要讓你的錢,從原來的紙幣、硬幣變成一個數位貨幣放在你的手機裡面,就算這個手機不上網,也可以互相支付。

第三,大家會擔心人民幣會不會挑戰美元,答案是人民幣現在只佔全世界的交易2%,大概跟加拿大幣差不多,並不是一個很普及的貨幣,現在全世界到處用數位支付、支付寶、微信的也都是大陸的民眾,出國旅遊一般外國人不能使用這些支付方式,所以要挑戰美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那麼美國面臨的「人民幣電子化」的挑戰,美國應該要做什麼呢?美國的智庫也特別提醒,你要迎接人家,要挑戰第一名的支付環境,基礎建設、速度可靠性要提升,美國人現在習慣用信用卡、用支票,這樣子的消費習慣要改變。

美國常用金融制裁別人,制裁北韓、制裁伊朗,每一個被制裁的國家,都希望能夠跟美元脫鉤,改用別的貨幣,人民幣剛好可能成爲他們想要使用的貨幣。

最後,你看到中國大陸的創新很多不是金融業者自己在做,而是非金融業者,所以美國必須要像中國大陸的支付寶、微信一樣,讓更多創新的公司來加入這個數位支付的領域,這樣才能加速美元的創新。

總之,美國從過去的歷史經驗裡學到,今天跟中國大陸科技戰,應該在最高領導支持、政策、專責機構、人力的爭取上面加強,然後各方面要均衡,來對中國大陸加以限制,這是美國對科技戰的新戰略。在美中兩強的抗衡之下,未來的企業應該要做適當的移轉,所以亞洲的供應鏈可能會有一個新形態的變化。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