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我見我思-樂之者 許松根教授(工商時報)
陳博志

2020/05/27

孔子說:「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許松根教授不只是學問很好,很認真研究,更特別的是他真的樂在經濟研究和教學之中。許教授在2020年4月12日遽然往生,留給他的朋友和學生們無限哀思。但他對國家發展盡心盡力的精神,以及他樂在思考問題和指導學生的風範,透過他的研究成果和他的學生們,將會繼續照亮台灣經濟學界。

經濟學被稱為憂鬱的科學,台灣不少關心國家社會的經濟學家因不明朗的國家前途憂心,對不恰當的主張和政策批評,為不公正的社會現象憤怒,不少人甚至因而藉酒澆愁。許松根教授和大家一樣關心時局、批判謬誤、主持正義,而且也喜歡喝酒。但許教授卻是快樂的,而且是常把快樂帶給大家的人。客觀地比較,他或許是當代台灣傑出經濟學家中最沒得到該有之名位的人,可是他並不計較那些世俗的名位,他還推辭過一些請他擔任的名位。因為他覺得研究學理和真相、教導學生、以及關懷社會本身就是快樂的事。

經濟研究的範圍很廣,大部分人常只專精在有限的問題或研究方法。但許松根教授卻在純粹理論、計量經濟實證研究、經濟情勢和政策分析、台灣經濟發展史實、以及教學和指導研究等方面都下了很多工夫而有傑出成就,因為他覺得那些都是有意義而有趣的事,他不在乎落入博學而無所成名或較難獲得名位的風險中。

他是我這年齡層中,少數在國際學術期刊有甚多論文發表的國內經濟學者。他在這些純理論方面的成就,顯示他應該能得到更高的純學術名位。但他更重視的是對研究的忠誠和樂趣。他這些論文多屬區域經濟學的理論分析,和我所專注的實際經濟政策少有關聯,但他常在完成一篇論文之後,會很高興地跟我說明他怎麼想到和證明他的結論。他那快樂的樣子當時令我羨慕,現在讓我懷念。

純理論研究只佔去許松根教授一部分時間,他也出於對國家社會的關懷,而花很多時間做台灣實際經濟的研究。他這方面的研究方式又可分成兩類,一類是運用精緻的計量經濟方法,一類是運用博採文獻的歷史方法。這也和專用一種方法甚至不用方法的學者不同。

不少人在談論實際經濟問題時常只憑基礎的經濟學或經濟常識,甚至只憑某些口號、直覺、或意識型態就提出主張。但許松根教授常把這些問題當成嚴肅的科學研究,運用新發展甚至深奧的計量經濟學方法來推估經濟實際的變化,以及政策真正的效果。這是台灣所有經濟研究者都該學習的榜樣。

例如降低利率能促進投資乃是一般經濟教科學和政策主張者常直接做的假設或結論,質疑這結論的人常只是依據歷史上某段時間利率和投資的變化做反對的理由。但許松根教授卻用複雜的經濟計量方法去推估各種政策工具對台灣實際投資的影響,而更有科學依據地主張利率和某些其他政策工具並不像直覺或教科書上說的那麼重要。他也一樣用複雜的計量方法去推估一般人以為可以隨便主張的經濟發展的起點和轉捩點,以及產業升級的程度等等問題。他做這些研究時常帶著學生或研究人員一起做,給他們相當嚴格的要求,也因此培養出不少下一代的人才。

許松根教授也對台灣從日本時代開始的經濟和產業發展及其政策的歷史甚感興趣,而有甚多論述。這方面並沒有足夠的資料做計量經濟的分析,因此他由深研許多文獻來找出其中的脈絡。他去年在網路上發出綜合整理的初稿請大家提出意見,可惜壯志未酬,這宏大的工作可能須要他的學生們繼續努力。

培訓學生也是許松根教授重要的樂趣和成就之一。許教授在台灣大學、中央大學、和淡江大學等大學任教,在中研院提攜年輕學者,也在台經院指導研究計畫和景氣預測。這些地方的人才有各種不同的性向和認真程度,但他都高興地指導,不會拿甲地的長處去批評乙地的短處。他常跟我說某地的學生如何對某問題有興趣或認真學習。他更常津津樂道他的某位學生精通什麼研究及有什麼成果。這樣關懷學生而以學生為榮的老師,現在也已很少見。

許松根教授唸台大經濟系時高我一屆,但因為他是轉系生,所以我從大一就有一些課和他一起上。認識他五十多年,除了佩服他對學術、朋友、學生、和國家盡心盡力盡忠,我最羨慕的是他的快樂,他的樂在有價值的工作之中。他不是不會生氣或批評,但他總能在批評某件事之後,很快說算了而恢復他的樂觀。

五十年來我和許松根教授有很多事情共事合作,光在台灣經濟研究院我們就一起當了三十多年的顧問。他對台經院的付出很能呈現他的盡心和樂觀。台經院是他偶而才來、且只有微薄車馬費的兼任工作,但他對台經院的關心似不亞於專職人員,也不亞於他對本職中研院和母校台大經濟系的關心。他不只指導研究,參與康樂活動,對台經院的人才培育、制度、以及發展方向也思考提出很多意見。他就是這樣熱心的人,只要和他有些關係或拜託過他,他就會當成自己的事來奉獻心力,而且樂在其中。

許松根教授遽然離世是重大的損失,這幾天我想起好友的很多事情,卻不忍寫下來徒添傷感。讓我們學習一下他的樂觀,畢竟他有福氣可以快速少有痛苦地離世。他在法鼓山回歸大自然,北海也是經濟學界多位喜歡喝酒的師友安息之地。他們在往生天堂淨土之前,也許還可以一起面對大海暢飲,高談闊論守護台灣。我好像又看到松根兄拿著酒瓶在邀人乾杯的模樣。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