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促5G創新 制度設計有五要(經濟日報)
劉柏立

2020/01/17

      5G釋照終於在昨(16)日決標,高達1,380億元的天價總標金已成市場上的焦點議題。過去4G釋照飆出千億標金,轟動一時,然而船過水無痕,頻譜資源不足的問題依然存在,這固然是5G競標失速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歸結仍需要制度面的健全設計,才能期待5G創新契機與數位國家之實現。

                 先分析5G在頻譜資源上有效應用的技術面與服務面所發生的變化。首先,5G已從過去窄頻寬的排他性專用技術,演變為超大頻寬的共用技術;5G所使用的頻段則從過去的低頻段,提升到高頻段之應用,但也因此傳輸距離大幅縮小;5G的應用需求已從過去的人際通訊,轉變為IoT的自律通訊。

               其次在服務面,例如切片技術可為5G網路用途帶來更多元多樣的應用發展;也因此使得過去由電信事業所主導的通訊服務,在概念上已轉變為網路服務,且電信事業已難提供全方位解決方案的服務;由於高頻段傳輸距離短,導致基地台等網路設備成本大幅增加,從提供全國廣域服務的觀點而言,電信事業的設備投資面臨重大挑戰,有其極限。

              從前述變化可知,過去的釋照經驗,已不宜全面適用於5G釋照。5G釋照須考量到網路建設的投資主體、網路業者與服務提供者之間的相互關係等課題,確保投資誘因,並兼顧創新服務之推出。要滿足此議題的第一要件,合理的頻譜規劃與釋出,自不待言;合理的頻譜取得成本(電信事業)與使用成本(非電信事業),更是關鍵核心之所在。然而,我國頻譜競標政策一貫偏重於「貢獻國庫」,相對輕忽「產業發展」。

              頻譜政策未曾定位於國家戰略的高度,一般對於頻譜的關心多圍繞在溢價標金短暫性發燒話題的討論;發照作業完成後,甚少持續關心頻譜政策相關議題,遑論頻譜資源在創新應用、數位轉型乃至於對整體國家經濟建設重要貢獻之探討,實不利5G創新發展,不言可喻。

                筆者對5G價值的論述邏輯是:「5G就是泛用技術,可有效降低成本提高生產力與服務品質;5G催生無線大連結時代的到來,揭開Society 5.0的時代序幕;未來頻譜資源的需求將更為殷切、應用更為多元;5G的價值可定位在創新市場、新產業的新契機;頻譜政策攸關國際競爭力,應有前瞻性與彈性的戰略高度。」

              因此,為掌握5G發展契機,當務之急在於制度設計,營造5G友善發展環境,具體包含五要:「首先要明確定位5G價值納入國家級經建戰略體系;其次要支持企業展開長期投資與研發的友善環境;第三要引導5G生態系統整合暨公私部門合作空間;第四要確保監理規管思維與5G的時代需求相接軌;最後要積極引進監理沙盒機制進行制度改革設計。」

               要言之,制度設計包含了頻譜政策制度與監理沙盒制度。前者應從機會成本的觀點形成政策目的(包含頻譜資源之盤點與整備、合理的頻譜取得成本與使用成本等),以利5G的普遍近用;後者則應迅速確認創新服務是否可行,並從速修法進行制度改革設計,確保5G創新發展契機。我們確信5G不僅是泛用技術,更是數位轉型的核心技術之一,唯有及時相應的制度設計,才能期待5G創新的普遍近用、數位轉型的推展及數位國家的實現。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