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國際疫情趨緩下 論短期通膨之可能(工商會務)
張建一

2021/03/15
自金融危機爆發以來, 日本、美國、歐洲等先進國家的通貨膨脹率很難達到 2% 政 策目標,進而形塑長期低利的經濟環境。2020 年的全球疫情打亂金融海嘯後各國經濟的發展步調。隨著疫情衝擊的蔓延,多國實施的封鎖及邊境管制措施,從短期缺工、缺料、 物流停滯的生產斷鏈風險,轉向長期歐美消費市場需求衰退的困境。

這場令大多數國家措手不及的「抗疫大戰」,今年終可藉由疫苗大規模普及施打,使疫情逐步受到控制。

然而,各國政府擴大紓困措施支出來拯救經濟衰退, 卻也造成全球資金相對寬鬆的環境下,如何使經濟回復到常軌,恐將為此付出多年經濟調整的昂貴代價。

從經濟供需分析角度來看,會導致通貨膨脹的原因, 一是「需求拉動的通膨」,如央行大規模 QE 撒錢政策,使市場熱錢過多,造成消費市場的搶購而導致的通膨情況;另一是「成本推升的通膨」,像是生產投入成本的提升,如工資的上漲、原物料價格上漲等,進而推升物價導致通膨的發生。

綜觀現今全球經濟環境, 因應疫情,美國迄今提出三輪 刺激方案,第一輪 2020 年 3 月 2 兆美元,第二輪 2020 年 12 月 9,000 億美元,第三輪 2021年拜登上台的 1.9 兆美元,總計 4.8 兆美元,遠遠超過金融海嘯 QE 規模,因而有部分輿論認為,疫情後的通膨問題,將會是各國政府急需處 理的議題。

反觀過去歷史經驗,金融海嘯後美國歷經四輪的QE 政策,大量便宜的資金流入市 場,但並未造成整體性通膨的危機,除了世界人口老齡化、 全球化 、網路化導致溢價空間縮小等結構性原因之外,美國槓桿運用低利率條件,大肆舉債來追求技術創新開發新的產業 ( 如油頁岩 ),反而抑制原油價格的獨佔性供給市場的推升,進而平抑物價的上漲力量。由此可知,由國家政策引發市場熱錢的多寡並非是推升物價的絕對因素。

再者,因這次疫情衝擊, 全球有超過千萬人失去工作, 各國在疫情後的政策方向將會側重解決失業問題,短期難有工資上漲的可能性。全球經濟在穩健復甦之前,預計各國貨幣政策仍將維持寬鬆,從供需分析角度來觀察,較難出現整體物價通膨失控的條件。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國際資金市場的流動性與調節速度愈發提升,科技新興商品標的運作機制逐漸被大家所認可,預計短期仍為低利寬鬆貨幣的環境下,恐急速推升部分資產價格,甚至出現短期泡沫的現象。

美國從受到金融海嘯衝擊至回復至經濟穩定狀態,大概花費將近10年期間。從經濟理論上來看,通膨是一種緩慢變動過程。經濟必須穩定成長至相當時間後,才會大幅推升通膨。如今需待全球經濟成 長恢復到疫情前穩定狀態,長期通膨才有回升的可能性。

轉載自《工商會務》123期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