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觀點

台灣參與CPTPP:全民攜手共進
台經院

2019/03/21

    參與國際經貿組織一直是產官學界共同推動的目標,台經院身為國家重要智庫,對於如何推進我國加入國際經貿組織的研究也不遺餘力,尤其是最近熱門議論的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這是台灣經貿開創新局的新契機。

 

壹、CPTPP的重要性,並不因美國退出而大減

 

    亞太地區幾項大型的區域貿易協定,包括CPTPPRCEP與「太平洋聯盟」(Pacific Alliance, PA)在內,於中、美貿易關係緊張的大環境下,依然各自有所進展。其中最令人驚奇的當屬CPTPP。日本與澳洲聯手在2017APEC領袖會議期間,將美國退出後的TPP更名為CPTPP,重新出發。雖然失去了美國,但CPTPP的實力依然不容小覷:其 GDP 總額超過 10.6 兆美元,佔全球 13.3%;貿易總值約 4.7 兆美元,佔全球14.5%2018年約佔台灣貿易總額的 24..5%。201921日連結上「日本-歐盟經濟夥伴協定」(EU and Japan's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之後,其全球性的影響更為深遠。

 

    CPTPP自去年底生效以來,成員們續於 2019 1 19 日在日本東京召開第 1 次執委會。成員部長們重申:對於所有接受有效、開放、 包容及以規則為基礎(rule-based)的貿易體系,並願意達到 CPTPP 協定高標準的經濟體,若願加入CPTPP,皆抱持開放態度。目前英、韓、泰與我國,皆已表達高度的參與意願。

 

貳、台灣致力於加入CPTPP

 

一、目標明確、細節仍在協商中

    為了擴大與11個貿易夥伴們簽署貿易協定、尋求公平競爭的機會,並站穩我國在亞太供應鏈的地位,我國爭取及早加入CPTPP的目標明確,並早已是朝野共識。為此,我國與日本官、民兩界的溝通協商,始終熱烈不墜。我國相關單位也持續透過雙邊對話機制、以及APEC的貿易部長會議(MRT)和年度部長會議 (AMM) 等區域平台,爭取所有11個成員支持我國加入。但溝通協商的細節,形同一國際性的經貿賽局,不斷發展變化且充滿戰略意涵,不可能隨時有進度得以披露於大眾,此乃相關領域之專業人士所共知。

 

二、「抗中、制中」乎?

    或有論者認為我國爭取加入CPTPP之努力,乃基於「親美反中」、「拉日制中」的思維。殊不知當前亞太地區政經形勢千變萬化,不但「競爭」與「合作」相依,甚至階段性的戰略或戰術調整也時有所聞。

 

    日、中之間雖然被認為存在著戰略矛盾,但當前在美、中經貿關係緊張的背景下,雙方也積極尋求合作:中方去年5月實現李克強訪日、重啟中日韓三國經貿金融談判,並悄悄放鬆了在釣魚台巡航上的作為。日本除表達與中國合作在第三國推動基礎建設的意願之外,安倍首相並於去年10月赴北京與習近平進行7年來首次「安習會」。

 

    美國與日本的戰略合作關係不可謂不深厚,但華府迄今對CPTPP保持距離,並以即將召開的美、日雙邊貨品貿易談判,對日本保持壓力。

 

    由此觀之,將我國當前對日、對美的經貿作為逕自與「反中」、「制中」劃上等號,恐難真切掌握當前國際經貿競合的全貌。

 

 

參、猶待全民攜手努力之處

 

    為了加入CPTPP,我國行政部門一方面在對外關係的經營上持續努力,另方面也在內部推動諸多的改革工作:除了4項尚待審議的法案 (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等三法之部分條文修正、及數位通訊傳播法草案) 已敦請立法院優先審議外,針對透明化、環境保護、智財權保護、跨境服務,以及技術障礙等議題,皆已完成修法。去年政府也針對農工產品市場開放、法規體制、及與食品衛生暨動植物防檢疫等領域進行談判模擬,並由行政院長親自於148月逐季檢討推案進度。

 

    未來針對如何積極掌握加入CPTPP的產業商機,以及協助受衝擊的民眾迎向挑戰,國內公、私部門仍須尋求更多的協力方案,善用雙方的資源與專業,為加入CPTPP做好完善的準備。這些準備工作與當前的「5+2」產業轉型政策,以及「新南向政策」中「將對象國視為國內市場的延伸」之目標相互結合,可形成內外相連、官民一體的國家經貿發展戰略,將有限資源的綜效發揮到極致。這正是全民攜手為台灣經濟發展開創新局的契機。機不可失,曷不攘臂相助?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