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中國製造2025」欲速難達
盧俊偉

2018/06/28

   中國於2015年提出「中國製造2025」,目標要在2025年時,讓中國從製造大國蛻變為製造強國,2035年時要超越德國、日本,2045年時要趕上美國,在全球具有引領力量。如今,「中國製造2025」一詞已成為當前美中經貿衝突的敏感關鍵詞,繼中興通訊和華為日前因涉及美國國家安全疑慮而分別遭到裁罰、調查之後,近期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復公佈301措施調查結果,認定中國侵害智慧財產權及採取非公平貿易手段,將針對中國500億美元進口產品徵收額外的25%關稅,其中包括針對「中國製造2025」有關產業領域、價值160億美元的284項產品。美國頻頻對「中國製造2025」祭出裁罰,也讓外界關注美中經貿衝突對中國製造2025未來前景的影響。
 

    若單純以目前關稅提高幅度的貿易制裁手段,要迫使中國停止「中國製造2025」的產業政策,事實上並不容易。一方面500億美元的關稅懲罰約占中國出口美國總額的11.5%,占中國整體出口僅約2.2%,金額影響幅度並非巨大;另一方面若中國政府決心要落實「中國製造2025」的產業政策,則大可投注更多政策補貼資源來平衡掉美國的貿易制裁金額影響。因此,後續需要持續關注的是,美國會否有更全面性的政策圍堵措施,包括再度祭出技術出口管制,或限縮中國人才赴美簽證等。
 

    從美國裁罰中興電訊案中可清楚看到,雖然中國也從歐洲、日本、韓國進口高科技產品及零組件,但美國才是中國科技產品的主要供應者,一旦美國政府再度祭出禁止美國企業出售核心技術產品或授權核心技術予中國企業的決定,則造成的打擊影響絕對將遠高於貿易制裁手段。另外,目前也傳出美國白宮似乎有意以「減少非傳統情報收集者的經濟盜竊行為」為由,將中國學生在機器人、航空和高科技製造業等領域學習的簽證限制為一年,此也不利於「中國製造2025」的未來發展。
 

    不過歸根究柢來看,「中國製造2025」較大的問題仍在於,冀望以抄短路來快速達到製造強國的想像,顯然過於樂觀。以研發鏈的角度來講,從前端到後端可包括基礎研究、應用研究、技術發展等三種階段,越前端的研發活動愈能產生前瞻性的產業知識創新,但是相對所需時間也較長,而後端的研發活動則屬於成熟技術的改良(例如製程創新),所需時間較短,但可商品量產化的程度較高。「中國製造2025」的核心是智慧製造,智慧製造被視為新的產業革命,要掌握其核心知識,需要的是深厚的基礎研究作為支撐,因此,基礎研究是根本解決中國關鍵核心技術受制於人困境的對策,也是中國要從一個世界製造大國真正走向世界製造強國的關鍵。
 

    誠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先前在中興通訊事件之後出席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上的談話指出:「中國基礎科學研究的弱勢、短處依然突出,加上企業對基礎研究不夠重視,導致重大原創性成果缺乏,底層基礎技術、基礎工藝能力不足,工作母機、高端晶片、基礎軟硬體、開發平台、基本算法、基礎元器件、基礎材料等瓶頸相當明顯,關鍵核心技術受制於人的局面沒有得到根本性改變。」
 

    雖然中國認知到基礎研究對中國邁向製造強國之路的重要性,但是中國的基礎研究經費占整體研發經費比重,自2015年提出「中國製造2025」以來,一直維持在5%水準(2015~2017年分別為5.1%5.2%5.3%),僅占美國等已開發國家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水準(例如美國2015年為16.9%),甚至低於中國本身2001~2005年的水準(約介於5.33%~5.96%)。雖然整體研發投入經費近年大幅成長,但是從上述經費配比中可以看出,應用研究、技術發展的經費成長仍然高於基礎研究,顯示其整體國家的研發重心仍在繼續鞏固「製造大國」的地位,而非真正朝向「製造強國」目標邁進!
 

    既然中國不願意從基礎研究扎根做起,那麼達成「中國製造2025」的主要策略重點即著重於「拿來主義」、模仿學習的速成道路,包括對外資企業實施以技術轉移換取市場准入,以各種方式(包括企業合作或人才交流學習)模仿複製外國核心技術等等,並且以政府財政補貼、金融資源支持、政府採購限制等形式扶持重點領域的中國企業。
 

    這些速成式的進口替代做法,在過去中國承接先進國家成熟技術、作為中低技術產品製造大國的國際產業分工下,容易成功且不會有太大衝突,同時也是中國快速躋身世界製造大國的重要關鍵。但如今,智慧製造正是當前先進國家積極發展的重點領域,中國再採取「拿來主義」的舊速成模式,很容易成為先進國家高度關切的焦點,這也是國際近期對中國侵害智慧財產權及採取非公平手段進行競爭的指控有所升溫的根本原因。
 

    總結來說,若中國繼續走這條速成式的進口替代做法,那麼「中國製造2025」恐怕在往後數年中,仍將繼續引發中國與先進國家之間更多的經貿紛爭,中國要成為世界製造強國的美夢,不能說因此達不到,只是時程表恐怕得往後再延一延了。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