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比特幣的炒作行情,考驗投機客的心臟
范秉航

2017/02/10

雖然質疑的聲浪未曾停歇,比特幣仍是近來炙手可熱的金融商品。根據coinbase的數據,2016年比特幣匯價從434.17美元大漲超過220%,到達958.35美元,甫邁入2017年漲勢未停,1月5日觸及1比特幣兌1,069.40美元的高點。然而歷經半個月的狂飆後,比特幣匯價迅速崩盤,1月13日僅剩1比特幣兌801.98美元,7日內流失四分之一的市場價值。
造成比特幣市價狂漲的原因可從幾個事件加以觀察,首先是美國總統大選落幕與人民幣走貶。根據調查機構 Bitcoinity.org 的數據顯示,2016 年 11 月份虛擬貨幣比特幣全球交易量達1億7,471 萬枚,較前月份大增5成,創下史上新高。而中國是帶動比特幣交易創新高的主要推手,占整體比重達9成。美國總統大選結束後,人民幣相對於美元持續走貶,也讓中國投資人為了迴避匯兌規範,紛紛用人民幣購買比特幣,再轉換成美元等外國貨幣,將資產移往海外。
其次則是對「實體紙鈔」的打擊。印度總理穆迪(Narendra Modi)於2016年11月8日宣佈停止使用500盧比與1,000盧比面額的紙幣,此項政策令國內兩大面額紙幣消亡,亦間接地促使比特幣的銷量大增。據印度比特幣交易平台Unocoin官方的資料,網站的日均訪客量由「廢鈔」前的4,000人次上升至14,000人次。另一家印度比特幣交易平台Zebpay的資料顯示,2015年全年比特幣的銷售總額約為1,480萬美元,但2016年僅11月的交易量就達到了1,120萬美元。
造成比特幣值暴跌的導火線是1月5日一家名為比特幣亞洲閃電交易中心(「亞閃」)的平台網站無預警關閉,上億資金人間蒸發。「亞閃」的業務為代客操盤,透過微信吸引投資人,並在火幣網、幣行(OKCoin)等知名比特幣交易平台購買比特幣,然後將買進的比特幣轉賬委託「亞閃」代操。其收益來自於不同平台間的「匯價價差」,然而當這些平台的比特幣價格趨於一致,套利空間消失,「亞閃」的「傳銷」特徵就顯得相當突出,亦無法維持高額的分紅還利。
眼見比特幣市場脫序,中國人民銀行〈即中國央行〉營業管理部、北京市金融工作局於1月6日聯合相關監管部門約見了目前中國排名前三大的比特幣交易平台火幣網、幣行、比特幣中國的主要負責人,敦促依法合規經營。同時強調比特幣是特定虛擬商品,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
比特幣大幅上漲的起因來自於「自由換匯」,亦即在人民幣走貶時,以比特幣交易規避中國的外匯管制,進行套匯。只要一個中國帳戶與一個美元帳戶,透過兩帳戶間的比特幣互轉,即可在不需銀行且無手續費的情況下完成換匯。此套匯方法雖受到提幣限額、實名認證與綁定銀行帳戶等規範,限制鉅額交易所帶來的衝擊,但在預期心理下仍舊造成了比特幣市場的大幅波動。
基於此,在中國央行介入的13天後,三大比特幣交易平台全數啟動收費機制,拉高交易成本。火幣網、OKCoin與比特幣中國公告於1月24日中午12時開始,按成交金額的0.2%收取雙向交易服務費,遠高於股市向買方(單邊)所收取的萬分之五交易稅。中國央行的舉措無疑是為了加速去槓桿,抑制過熱的比特幣行情。
回歸比特幣或區塊鏈的本質,當政經情勢成為不確定性的根源,信任基礎愈發薄弱,去中心化的虛擬貨幣將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而更高的吸引力則會帶來更多投機客加入。受限於市場流通性與規模,比特幣交易難以影響國際金融市場,但任何風吹草動均會對比特幣匯價帶來衝擊。面對大起大落的匯價,炒作比特幣除了需要敏銳的神經外,更需要的是一顆夠堅強的心臟。
目前我國央行對比特幣態度是以無為取代管制,一方面認為其規模無法影響台灣金融市場穩定,另一方面亦不斷呼籲社會大眾注意接受、交易或持有比特幣衍生之相關風險。但從此次中國央行快刀斬亂麻的處理,甚至打算親自推動數位貨幣的試行,其展現的是對新興金融模式的重視,以及對衍生弊端的因應。雖然比特幣在台灣尚未普及,但當數位貨幣或無現金交易逐漸興起,金融科技的先行者們正站在前頭嘗試創新,並修正錯誤,我國政府更因積極面對,建立有利於金融創新健康發展的規則與環境。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只是第一步,實驗後邁向實戰才是創新存亡的關鍵,期待我國政府能以更加快速的反應與彈性,調適未來的變局。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