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關注

正視美國邊境調節稅對台灣的影響
吳福成

2017/04/18

最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川普舉行首次的「川習會」,雙方並未在經貿議題發生巨大衝突,還同意建立新的高層談判架構〈「美中全面對話」〉。儘管如此,川普新政的貿易保護政策之重磅措施「邊境調節稅」〈BAT〉法案,已獲得美國財政部長與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之共識,將力爭在今年8月美國國會休會前通過。由於該法案旨在鼓勵企業留在美國製造、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以及擴大出口和消除貿易逆差,進而平衡與主要貿易逆差國家關係,最後一旦實現,勢必衝擊以美國為主要出口市場的中國大陸,而台灣則可能遭受池魚之殃。
「邊境調節稅」是美國眾議院共和黨議員所提出的「一條更好的路〈A Better Way〉」稅改計劃之核心部分,該法案的特色是對美國企業稅改以產品銷售地為課徵依據,而不是看產品的生產地,課稅基數也將改為國內收入減去國內成本,稅率為20%;因此,將來美國企業從海外進口到美國的產品、服務和無形資產的收入都將課稅,美國企業的國內收入也無法藉由扣除其海外支出來縮減其應稅收入。相對地,在新稅制下從美國企業出口的產品之收入則無須課稅,其最大目地在激勵美國本土製造,因此被質疑是「歧視進口、補貼出口」舉措。
根據無黨派、非盈利的美國稅務基金會〈Tax Foundation〉估計,「邊境調節稅」若實施10年,將使美國的政府稅收增加約1.1兆美元,即可用來支應川普的稅改計劃對企業減稅的稅收損失。但其可能衍生的負面影響則是恐引發美國與相關國家的貿易戰爭,甚至遭到世貿組織〈WTO〉的挑戰,最後還可能導致進口商品價格更加昂貴,挫傷本國內的消費者利益。雖然此法案一度遭到美國大型銷售商激烈反對,但因川普總統已表態支持某種形式的「邊境調節稅」,並強調此舉不是對消費者徵稅,而是對在海外生產的企業徵稅,除非大家都在美國製造,就不需要課徵這個稅。
因此,「邊境調節稅」法案一旦實現,對那些把工廠遷移到中國大陸和墨西哥等地區,且把在當地生產的產品賣回美國的企業最為不利,因為美國對中、墨兩國的進口商品彈性很大,將來這兩國將分別受到不同程度的課稅傷害,可能減少從這兩國進口商品,也會間接影響台灣對大陸的出口。然而,大陸因出口美國的附加價值占出口總值的比例不高,實際上受到的負面影響相對有限,反倒是台灣在大陸的投資龐大,又在全球供應鏈上對美國經濟所占部位較高,加上出口結構差異化程度小,在美國市場被替代的可能性大,承受的傷害可能較為嚴重。
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的研析報告即指出,由於中國大陸製品在美國貨物貿易逆差結構的占比約16.4%,台灣製品的占比則約6.6%,美國基於縮減貿易逆差,若實施稅率20%的「邊境調節稅」,屆時台灣的貿易順差受損金額約占GDP的1.5%。譬如台灣製造的電機產品因高關稅增加成本並大幅漲價,美國買主則很容易找到本國產品來替代,屆時台灣相關產業將蒙受損害。日本大和證券也預估,在同一稅率課徵情境下,台灣的GDP將下跌0.7個百分點,主要受影響產品包括資通與視聽產品、電子零組件、機械、化學原料及運輸設備等。
更值得注意的是,川普新政強調的「在美國製造」,係要求從零組件到成品等所有產品都必須在美國生產,以取代全球化進程的全球供應鏈,此舉對一直來都把美國作為主要出口市場的兩岸經濟必將帶來衝擊。目前中國大陸對美貿易順差高達約3500億美元,幾乎占美國整體貿易逆差的一半,其中台灣製造因深度參與大陸製造的加工貿易模式,也占大陸製品在美國貨物貿易逆差結構有一定比重,將來美國若對大陸執行「邊境調節稅」,屆時美國企業進口大陸製品必將因稅負增加而縮減貿易量,連帶地台灣出口大陸的貿易量也會同步受到影響。
審視整個態勢發展,未來台商從中國大陸對美國出口恐無法避免遭受「邊境調節稅」的間接衝擊,對已深耕兩岸經濟產業合作的台商,更應採取分散風險的因應措施,甚至考慮在大陸當地進行零組件和材料研發的「地產地銷」模式,同時瞄準「十三五規劃」和「一帶一路」建設可能衍生的更大機遇。不過,傳統上以大陸為加工貿易生產基地的台商,若因本身的經營條件夠,即可直接赴美國投資,但弱難以承擔「在美國製造」之要求者,則可考慮返台投資,或配合政府的新南向政策轉移到東南亞新興市場另闢新天地。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