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經社論

川普當選之後…… [2017/01]

全球矚目的美國總統大選在2016年11月初落幕,出乎意料之外,川普(Donald Trump)打敗了多數人看好的希拉蕊(Hillary Diane Rodham Clinton),成為美國第45任總統。由於選前川普提出許多較為偏激的政見,而且當選之後,透過YouTube公布百日政策,也展現強烈「美國優先」的施政主軸,並列出貿易、能源、政策規範、國家安全、移民、政治改革等六大優先要項。全球最大經濟體政策大轉彎,對於全球經濟發展將帶來顯著影響,台灣作為出口導向的經濟體,對於川普政策的發展不能不深入研究,提早準備。

首先,對台灣影響最大的就是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宣言。眾所周知,參加TPP是目前政府最重要的貿易政策,在美國退出TPP後,並不代表TPP就此停擺,未來只要有一半以上的締約國通過該國國會的支持,且這些同意的國家GDP總和達TPP整體GDP的85%以上,TPP亦可於兩年期限屆期後的60天生效。也就是說,最樂觀的情況是除了美國以外的11個國家於2018年2月前都通過TPP,則這11國的TPP就能在2018年4月正式生效。

目前日本政府已表明即使沒有美國,仍會持續推動TPP,但這個少了全球最大經濟體的貿易協議,其實代表性、影響性已經少上一大截。在川普當選後,越南已宣布暫緩TPP的批准,未來其他國家是否跟進,尚待觀察。

其次,「關稅壁壘」是否會引發「貿易大戰」也是重點。選前川普就揚言,中國與墨西哥低價商品的輸入是造成美國貧窮的元凶,要對這兩國課徵三、四成的懲罰性關稅。從美國法律、國會監督、國際條約等層面,以及中美經濟互相依賴的關係正在迅速擴大,貿易大戰最後有可能的結果是兩敗俱傷等考量,美國國會不太可能會支持發動全面性的貿易戰。

但即使川普無法如願大幅提高關稅,憑藉美國總統的權力,在對中的貿易中施加壓力,或改變遊戲規則也不是難事。而且恐怕中國也不會坐以待斃,兩大經濟體貿易關係惡化,為全球貿易市場帶來的影響將不容小覷。

對台灣來說,更麻煩的是川普曾點名台灣奪走他們的工作。此外,目前台商的營運模式―台灣接單、中國組裝、美國消費的三角貿易模式行之有年,許多台商最終的產品都是運往美國銷售,台灣對中國出口占總出口的比重近四成,台灣對美國直接出口的比重約12%。也就是說,如果川普真的實現了高關稅的政見,台灣恐怕將會有50%以上的出口受到衝擊,影響十分嚴峻。

其三,在過去十幾年來,全球化浪潮席捲全球,川普的反TPP政策引起全球緊張。二次世界大戰後保護主義被提出檢討,1929年的經濟大恐慌(Great Depression)被認為是導致二戰的重要原因,當時除了華爾街的股災及貨幣政策失當,全球經濟會衰退十年之久,背後關鍵就是保護主義,在經濟成長快速衰退的時期,各國政府瘋狂地尋求自保,導致其他國家以報復性關稅作為回應,加劇了全球貿易的崩潰,國際貿易銳減超過50%,對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都帶來了毀滅性打擊。而川普的「美國優先」、「再製造化」很明顯都是保護主義思維。

除此之外,「川普當選」與「英國脫歐」這兩隻黑天鵝的成真,指出了M型化社會中低階層長期累積的不滿已經無法負荷。美國製造業就業環境的衰退不是一日之寒,1970年代美國製造業有1,900萬個工作機會,1980年開始逐步下滑至1,700萬個,2000年網路泡沫及2008年金融風暴讓製造業就業機會一口氣跌至1,200萬個,還留在製造業面臨薪資凍漲的員工算是幸運的,更慘的是被迫轉行至低薪服務業的勞工。

這些問題被廣泛解讀成全球化讓美國勞工失業、收入減半。因此,即使川普再多失言,但簡單的保護主義主張,就取得勞動階級的全面支持。選舉的結果也是點出這個分配不均的現象,東西沿岸國際化深的大城市都支持希拉蕊,但中部與南部較不富裕的農業州,以及關鍵的密西根、威斯康辛等州,這幾個失業率長期高居不下的美國製造業重鎮,最終幾乎也都倒向川普。

矛盾的是,川普是美國當前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也是那1%的其中之一。川普的勝選,反應的是勞動階層的反撲,即使所有主流媒體、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經濟學家、大牌明星、無數名人公開力挺希拉蕊,但都無法阻擋。無獨有偶,「英國脫歐公投」通過的主因也是如出一轍。近年來台灣貧富階層的對立加劇,政府也應該提高警覺。

回過頭來看看台灣應該如何面對川普當選後的情勢:

1.思考操之在我的「單邊自由化」經貿戰略
單邊自由化是以超越WTO開放標準為目標,透過此高標準的自由化準備,不僅有助於提前因應進入區域的整合,同時對於未來的雙邊FTA或RTAs談判也能提供極大的優勢,新加坡政府單邊自由化的推動有成,值得台灣借鏡。

2.結合新南向加速雙邊FTA的簽署
目前亞洲兩大區域協議TPP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其實對台灣都不友善,短期間加入的可能性不高,因此未來簽署雙邊FTA勢在必行。在策略上,若能優先爭取新加坡、越南、馬來西亞和汶萊等這兩個協議交集的「兩棲」成員國之支持,將十分有助於未來參與亞太地區的經貿整合,同時這幾個國家也與政府「新南向」政策目標相符,可優先考慮赴這些國家設立營運基地,以冀收雙重效益。

3.協助產業東進美國
川普的目標其實很簡單,要保護及提高美國勞動階級的薪資,除了反TPP之外,製造業回流、擴大基礎建設及減稅都是重點,因此在川普執政之下,美國市場商機擴大,加上為了吸引全球製造業投資所提出的優惠,或許目前正是投資美國的時機。如果台商能搭上這班順風車,加入這波重建製造業機會,相信川普對台灣的友善度勢必會提升,可創造雙贏。

川普其實是個靈活的商人,為創造最大效益,實際的政策應該還有許多轉圜空間,但台灣不應等政策拍板定案才來應對,審慎思考,提早規劃,傷害才能減到最低。

 

本院:104 台北市中山區德惠街16-8號
電話:總機 +886 (2) 2586-5000,傳真 +886 (2) 2586-8855 聯絡我們

南台灣專案辦公室:807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80號43樓1-2
電話:(07)262-0898,傳真:(07)398-3703,聯絡人:詹佳融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 版權所有. 隱私權聲明